怎么可能?她一进去就注意到他了。即便统一着装,站在一众飞行员里,他仍旧倍受瞩目。

    “看到了又怎么样?”

    宋楚好笑的抿了抿唇角:“这么理直气壮,你没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又是那种洞悉一切的眼神和表情,盛锦初回瞪他,但他根本不为所动。仿佛她做了什么亏心事,而他非要讨个说法。

    盛锦初叹了口气:“那天的事情已经过去了。”

    “在你那里是过去了,可我过不去怎么办?”

    “你什么意思?”

    宋楚以他的身高优势,俯视幼小生灵一般低头审视她:“我没想到你这么大个儿一个经理相亲也要耍诈,个人信息有隐瞒,看到不对眼的人半点儿唇舌不浪费,立刻桃之夭夭,你觉得这样对我公平吗?”

    盛锦初头皮被他吹得发热,脸也烧了起来。同一个比自己小五岁的男人相亲本来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了,偏偏那个人还是自己的男下属,而她自己在整场相亲里劣迹斑斑,毫无可取之处。盛锦初面子上一点儿挂不住了。的确应该解释清楚,可是,这里人来人往不是说话的地方。

    眼见那边就过来人了。

    她有些做贼心虚似的伸手拉他:“我们换个地方说。”本想拉他的衣袖,慌乱中攥住了他的手腕。

    宋楚怔了下,手腕瞬间在她细腻潮湿的掌心中融化了一般,他不可思议的抬头看她。不知道一个女人竟能给人这样的抚触,这样的软绵,舒心,他近而本能的想脱去刚强的“外衣”,这个女人该有着怎么一副腻死人的柔软身躯?

    等盛锦初反应过来,指掌已经被他反握住,不仅如此,她手中的车钥匙也落入了他的手中。

    宋楚一马当先:“走吧。”

    “去哪里?”

    宋楚回头看她:“送你回去休息啊。”离得近了,才看到她眼中纵横交错的红血丝,一看就几天没有好好休息了。

    他一改衷肠,难得柔情的想,有什么话不能等明天再说?

    盛锦初被他的举动惊到了,用力抽回手:“你干嘛?想送我吗?”还是算了。

    宋楚盯着她好笑:“送你回家怎么了?用得着摆出如临大敌的样子吗?”

    盛锦初夺回钥匙:“名不正言不顺,当然没有叫你送的道理。”

    “相过亲的男人,对方又特别中意你,难道也叫名不正言不顺吗?”

    盛锦初疲劳的眼睛一下睁大,无神的眼瞳忽然目露凶光:“别胡说八道,胡闹也要有个限度。那天的事纯粹是个误会,不瞒你说,我去那里之前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到了门口我妈才打电话告诉我,里面有一场相亲在等着我。至于你所谓的欺诈行为,那完全是我母亲的个人行为。她觉得有个当高管的女儿是奇耻大辱,所以才谎报我的职业。我代她向你道歉,相亲的事以后就不要再提了。”

    说着说着,她情绪激动起来,脸颊红通通的。

    快步走到车前坐进去,车门关上时甩得很用力。不得不说,莫明的难堪搅得盛锦初心烦意乱,如果对方不是这样年轻,这样出众,她可能不会这么气急败坏。

    不站到这个人面前,她还误以为自己很年轻。以为很多东西她还享受得起,也消耗得起。所以,尽管家人已经急疯了,她仍旧不紧不慢,像个高贵的女王一样,以为全天下的好东西都能任她挑选。

    但是,宋楚就像一面镜子,忽然让她看清了残酷的一点现实。她的确已经不年轻了,之前没得到的,隔了这么久的时间,不知道还追不追得上。

    车子奔向大路,盛锦初暗暗捏紧方向盘。虽然她一直不想承认,但情感的确是她人生最大的败笔,连一般的水平都达不到。同她一直引以为傲的成绩相比,这个简直叫她难以启齿。

    因为没有办法,就干脆自恃清高。这就是她为什么抵触相亲,也是她再次见到宋楚,突然神经敏感的原因。她精心呵护的短板,被一个内部人窥探到了,无疑是个奇耻大辱。

    在飞机上看到宋楚的时候,她甚至惋惜空难没有发生,她最不能辱没的自尊心即将变得岌岌可危。

    包里的手机响了好一会儿,盛锦初才反应过来。

    她腾出一只手接听。

    听筒里的江爱华难得欢天喜地。“小初啊,妈妈真是小看你了,一直以来都以为你是块朽木,没想到你开窍了。刚刚你刘阿姨给我打电话了,说男方很满意你,觉得你各方面条件都好,想跟你相处试试。”

    盛锦初驾的车子一下跑偏:“我不同意。”

    江爱华本能的想说:“不同意看我不打死你。”但是,想到她这回功勋卓著,她语气缓和了一下,只说了个:“你敢!”她努力迫使自己和颜悦色:“那么好的条件为什么不同意?傻子才不同意呢。你刘阿姨说了,男孩儿家庭条件没得说,男孩儿自己也本份,是飞行员,跟你一样拿高薪,又都在航空公司上班,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这样的人,打着灯笼都难找。”

    盛锦初没有告诉她,何止都在航空公司上班,还是同一家公司,上下级关系呢。这样的缘分,是不是见鬼了?

    “好了,妈,开车呢,回头再跟你说。”

    不理会听筒中江爱华那句:“死丫头。”盛锦初挂了电话,并在前面路段找调头的路口。

    已经傍晚时分了,晚照黄黄的,从后面望过去宋楚修长挺拔的身体全在影子里,黑沉沉的。

    直到一声刺耳的刹车,盛锦初的车子在他身侧停下。

    他得逞似的笑着转过头来看她,他的脸就全在光亮里了。皮肤白得透明,一张脸更显得清俊。

    “我就知道你会倒回来,将我合理化。”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年轻机长》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