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029有完没完

    刘敏玉即刻变了脸色:“唉,盛锦初,你怎么骂人呢?”

    “你说我为什么骂人?”盛锦初冷眼睨她:“行了,你就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不到最后,谁也说不准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

    她知道刘敏玉是在拿杜崇旭的成功刺激她,刘敏玉以杜崇旭的荣耀为荣耀,就更加大了其中的讽刺意味儿。

    她这是在不着痕迹的往她心口上扎刀子。

    只是,现在论胜负还早了点儿。

    盛锦初冷着脸,进了会议室。

    以盛锦初的脾气,遇事不爽,顶多急言利语的讽刺两句。她永远不会像个泼妇一样,跟一个女人没完没了的打口舌战。

    所以,每次交锋之后,刘敏玉都有很强烈的挫败感。她明知道盛锦初有多辛辣干脆,跟她逞口舌之快,多半不会讨到便宜。但她就是心有不甘,一次次的发起进攻,想要扳回一局。

    刘敏玉也跟着走进会议室,在属于她的位置坐下来。能坐到东航这间会议室的人,大都是名校毕业,学生时代有一张漂亮的成绩单,毕业后有精彩的履历表。

    她刘敏玉自然也差不了。

    但是,事业上的成功并未让她在情感上获得多少安全感。她的全情投入,似乎还比不上目空一切的盛锦初。

    刘敏玉承认她很嫉妒盛锦初,盛锦初聪明漂亮,连不尽人情都透着一股近乎冷漠的高级感,她永远没办法像盛锦初那样眼神锋利。

    她为了爱情,不惜将自己放得很低。但这一样不能彻底消除她患得患失的不安全感。为了消除恐惧,她只能一再掠夺。

    所以,和盛锦初不同,盛锦初表面冷酷,但她的心是向阳的。而刘敏玉是实实在在行走在阴沟里的人。在她颇具亲和力的外表下,藏着一颗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邪恶心性。

    有时为了得到,她什么事都做得出。

    一直忙到下班,盛锦初才想起宋楚整个下午都没有出现。

    她从机队出来的时候给他打电话。

    接通后问他:“你怎么回事?不是叫你来机队找我?拿我的话当耳旁风是不是?”

    宋楚“唔”了声:“我快马加鞭往回赶不需要时间啊。已经在你楼下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在我楼下干什么?”

    “阿姨做了你爱吃的菜,让我给你带过来。”

    盛锦初愣了下:“你去我家了?”

    她连忙驾车回家。

    远远看到宋楚拎着食盒等在楼下。

    看到盛锦初过来,他小孩子气的说:“见者有份。”

    盛锦初盯着他:“你还没说,怎么跑我家去了?”

    “闲着没事我就去了。”宋楚扬了扬发酸的手:“你到底想不想吃?”

    当然想。

    江爱华的厨艺一流,吃她做的菜,盛锦初能多吃一碗米饭。

    何况她早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看了他一眼:“上来吧。”

    这还是宋楚第一次进入她的私人空间,上次去盛家,匆匆一眼,只觉得格调清新整洁,这里也差不多。他一边换鞋,一边打量触目可及的地方。

    盛锦初脱下大衣说:“我去蒸米饭,你能把菜热一下吗?”

    宋楚收回目光:“没问题。”

    盛锦初先去换过衣服,接着回来把米饭蒸上。两个人的量,很快就蒸熟了。

    她走进厨房,对宋楚说:“机队已经把你的名字报上去了。”

    宋楚的动作明显顿了下。他扭头看向她:“你想砸锅吗?”

    盛锦初说:“看到你在飞机上那么痛苦,过后我想了想,何必强人所难呢,谁还没点儿难言之隐。只要你不飞,就能相安无事,那就不要飞了,这样任何人都不会发现你有心理障碍,你还可以一如既往的飞你的国内航线。一开始我真的是这么想的……”后来之所以会改变初衷,是在和张教官聊过之后。

    成为一名飞行员多么不容易,何况还是个天赋异禀的飞行员。就应该在广阔的天空里肆意翱翔,而不是被囚禁在狭小的天地里。但是,现在的宋楚像被折断翅膀的飞鸟。这样的状态,真的是不去提及,就能当问题不存在吗?

    “我忽然觉得太可惜了,逃避不是办法。就像你说的,你不差钱,可能不在乎飞国际航线多赚的那几个钱。可是,你的自尊心真的允你一点儿感触都没有吗?它没有愤愤不平过?”

    宋楚转过身,继续挥舞热菜的铲子。

    “没有,反正是在天上飞,国内航线和国际航线又有什么分别?这种事跟自尊心扯不上关系。”

    “骗子,一个巴掌都能让你选择跟一个大你五岁的老女人在一起,我不信……”

    “哐当!”宋楚愤怒的扔下手中的铲子,又“啪”一声将火关灭。他转过身来:“盛锦初,你有完没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