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锦初见他一下炸毛了,她暂缓说:“好,我们先不说这个。现在聊聊你在东航的工作,你对自己每个月的班表满意吗?”

    东航每个月月中要登记下个月的志愿,想飞哪里,想在哪几天休息,飞行员有一定的自主选择权。而飞行员的班表一般是综合包,每个飞行员通常有几条航线可以选。所以,一个飞行员可能既飞国内航线,也飞国际航线。

    东航的排班取决于资历,资质高的飞行员有最先选择的权利。这就决定了,一个高等级的飞行员可能只要飞一趟国际航线,为期半月,计薪时数就能达到六七时个小时。而等级低的飞行员,则可能被排到一系列为期两到三天的国内航线,任务分布零散,占满一整个月。

    因为宋楚只飞国内航线,他在东航的位置比较尴尬。盛锦初刻意去查了他的班表,发现宋楚的日程表基本就是一张白纸,他随时处在待命的后备状态。这就决定了有飞行员请假,或者遇到不能飞行的事由,不管身在何处,他一定要在规定的时间内抵达机场。

    宋楚满不在乎的说:“有什么不满意的,一次两三个小时的飞行任务,轻松自在。”

    盛锦初毫不掩饰的冷笑,“登记的驾驶舱时数或许只有两三个小时,可是,说不定这两三个小时背后是从凌晨开始的十几个小时的执勤,其中大半的时间都花费在航站楼等待延误。你真的感觉轻松吗?”

    宋楚微微一愣,知道骗不了她,她对飞行员的工作了如指掌。

    此时电饭煲发出跳闸声。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米饭香,宋楚已经没有来时的胃口了,他还是做出期待的样子:“饿死了,吃饭吧。”

    他就要越过盛锦初去盛饭。

    盛锦初一伸手拉住他,这一次她明摆着不打算让他蒙混过关。

    “你以前任职的航空公司我知道,待遇非常不错。像你这样的机长,每次排班公司应该会给你六到七个城市做为选择,假如你一个月你飞四条航线,可能都是喜欢的城市。国际航线的机长不仅可以住最高格的度假酒店,偶尔还可以携家人同行,做为旅游福利。可是,现在呢?做为一名区域飞行员你享有什么?必须执行的令人疲惫的日程表,在忙碌的机场进进出出,应付多段航程。还要常常与最糟糕的天气和差劲的酒店为伍,你真不觉得有什么吗?”

    宋楚紧紧盯着她,他的脸色已经变得非常难看。她非要这样戳穿他吗?让他的难堪**裸呈现对她有什么好?

    “别自以为是,就算飞不了欧美航线,我还可以飞其他的国际航线,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

    “就因为你不想让别人这么想,所以,你刻意拒绝了所有国际航线,这样一来欧美航线在别人眼中对你就没有什么不同。”

    宋楚猛烈跳动的心脏被她的尖锐狠狠刺了下。他不适的眯起眼:“一条航线而已,我有什么不敢飞?”

    盛锦初神色柔和:“那就要由你来告诉我了。”

    宋楚猝不及防陷进她的柔软中,没有被抚慰,而是深深的窒息。

    他动作激烈的一脚踹开一边的垃圾桶,大步朝客厅走去。

    盛锦初很快听到门板大力关合的声音,整个房间恢复宁静,宋楚已经离开了。

    她回到客厅,坐到沙发上,同样一点儿食欲都没有了。

    她去详细了解宋楚的状况,一定让他觉得非常窘迫。年轻男人一腔热血,自尊心只会更加强烈。做为女朋友,他是想在她面前顶天立地的。而她却偷偷的跑去窥视他的狼狈。

    任谁都会感觉难堪至极。

    可是,如果脓包不刺破,就很难痊愈。

    所以,一切尖锐的疼痛都是暂时的。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年轻机长》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