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青听他这样说,反倒不想下去了。

    “你不送我回去吗?”

    宋楚说:“不送,这里很好打车。”

    左青向窗外看了一眼。

    “你让一个穿着高跟鞋,超短裙的空姐站在路边等车,不是故意将她置于险地嘛。”

    “我不介意把你送回真的险地。”

    左青感觉到车动了,虽然陌生,但她感觉他做得出。妥协的叫起来:“好了,好了,我下车。”

    本来想问他的名字和联系方式的,结果将一下车,他就一溜烟开走了。

    再见面就是一年前开飞行前会议时,左青看到身穿机长制服的宋楚大大的吃了一惊。

    但是,宋楚已经不记得她了。在他眼中,所有穿制服的空姐都一个样。

    说到邪恶,谁能比得上宋楚?

    左青越想越伤心,她以为只要她开口,一定就能收获圆满爱情。东航追求她的人排成队,宋楚为什么就不喜欢她呢?

    左青脸被冻麻木了,脑袋也僵了,很多问题越来越想不明白。

    她胡乱的抹了一把泪湿的脸,也不管妆会不会花。她一定要找宋楚问清楚。他为什么不喜欢她呢?还是以前喜欢,后来不喜欢了?

    左青旋风似离开阳台。

    宋楚站在宴会厅的门口向里张望,这里面太暖了,暖暖的人影簇拥在一起,更显得喧闹拥挤。他搜寻的视线定格在一个白色裸露的肩膀上,浮在幽暗之上,比所有人的都要娇嫩。

    宋楚掏出手机拔号。

    人群中盛锦初听到来电,歉意的走开。她从手包里掏出手机接听。

    “喂……”

    “抬头。”

    盛锦初闻声,下意识抬头,只见斜倚在厅门口的宋楚转身离开。她收起电话穿过人群,紧跟着出了宴会厅。

    宋楚已经按下了电梯键,盛锦初走过来的时候,电梯门刚好打开。

    她不等问他有什么事,被宋楚一把拉了进去。

    电梯门缓慢关合。

    宋楚肆无忌惮的揽着她的腰,把她整个人塞到怀里。机场分开后,他就一直没有看到她,以为她不会来酒会了。

    他低头打量她,穿着抹胸礼服的盛锦初,皮肤白皙,使她看起来像个半透明的玉人。

    想到她在为大大小小的事情奔波不停,宋楚心疼的说:“我们是不是又给你找麻烦了?”

    盛锦初说:“没有,你们表现得很好。”她伸手触碰他的脸颊,“尤其是你,是东航的骄傲。我为自己最初的自命清高感觉惭愧,你才是真的不凡。”

    喝了不少酒的宋楚声音低沉:“那你要不要奖励我?”

    盛锦初抬头:“你想要什么奖励?”

    电梯门“叮!”一声打开,这一层是机组成员下榻的客房,现在大家都到楼下去参加酒会了,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人上来。整条走廊静悄悄的,软绵的地毯落地无声。

    出了电梯,宋楚顺势将她压在墙壁上。他高大修长的身躯宛如铜墙铁壁。

    湍急的**搅得他眼神涣散,“我想你,见不到你的时候,我的心里脑子里满满的都是你,觉都睡不安稳了。”现在的盛锦初不知怎么,在他的眼中真是一好百好。

    就连她绝对不算傲人的身姿,也有了天造地设的凹与凸,他光是想象那触觉,身体就泛起了异样又好受的疼。

    宋楚想把那些栩栩如生的想象变成真实。

    滚烫的气息吹拂她的脖颈:“我要完成第四步。”

    盛锦初的心跳剧烈,她抬手推了推他:“你喝醉了。”

    宋楚今晚是真的醉了,但是,他很清醒,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你不愿意吗?”

    他沉下眼睑问她。

    她不愿意什么?灼热的焰火在她体内扩散开来,冰冷的墙壁,也没能将她体内的燥热人镇下去。

    盛锦初只觉得自己到了这样一把年纪,才真正迎来最好的花期。

    不等她回答,宋楚已经低头吻上她。

    他从口袋里掏出房卡,门板应声开启。

    盛锦初整个人被腾空抱起。手包里的电话响个不停,这个时间想要联系她的人一定还很多。

    她要抓过手机接听,被宋楚夺过去远远的扔到一边。她抓空的手指很快被他的修指交叉握紧。

    整颗心都踏实了,盛锦初突然觉得,管它呢,她都三十二岁了,还不能好好的享受一场恋爱吗?

    她这样一想,整个身体都打开了。

    宋楚在这不可思议的柔软中,彻底投诚了。

    左青下来的时候,脸色惨白。

    一个空乘拉着她问:“撞鬼了?脸色这么难看?不是和宋楚一起出去的,他人呢?”

    左青含着的眼泪又开始抑制不住的打转,她像不能忍受屈辱似的痛苦转身。

    “哎,左青,你去哪儿?”

    左青一路小跑着离开了。

    同事一脸莫明其妙:“她这是怎么了?”

    杜崇旭一直联系不上盛锦初,几个小时打她的电话都没人接。这是非常反常的,他们业务繁忙,除了必须关机的时候,其他时间会一直开着,夜晚睡觉也不例外。

    杜崇旭烦躁的皱着眉头,已经从沙发上站起身,握着手机踱到窗前。

    刘敏玉看他心神不宁的样子,等他放下手臂,问他:“怎么,还是没人接吗?”

    杜崇旭沉不住气了:“会不会出了什么事,我让其他机组成员去看看。”

    刘敏玉嘴角呈出一丝冷笑,讽刺的痕迹明显。

    “不一定是出事了,也有可能是欢乐过头了,顾不上接。”她故意让杜崇旭看眼时间,提醒他:“你想想伦敦现在是什么时候,不要让人去找她了。”万一撞破了好事怎么办?

    刘敏玉说这话的时候,深谙此道的表情非常邪恶。她就是在提醒他,他们在这个时间做惯的事,盛锦初也可能在做。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年轻机长》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