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曼云喝不惯咨询室里的咖啡,恰巧附近有一家咖啡馆,她过来一边喝咖啡一边等宋楚。

    透过玻璃窗,恰巧看到一辆熟悉的轿车停在路边。

    楚曼云被滚烫的咖啡烫了下,她一边吸着气,一边放下杯子。

    拿出手机,将镜头对准窗外。

    口腔内灼烧的痛感仍在,她用舌尖抚触,感觉掉了一块皮。

    镜头中年轻女子的皮肤白得发光,天生的水润饱满,严重刺激着楚曼云的感官。

    想她二十几岁的时候也是这个模样,如今再好的护肤品也达不到这种明**人的状态了。

    屏幕跳转,突然有电话打来。

    楚曼云猛地回过神,接起电话。

    “结束了?”

    宋楚“嗯”了声,问她:“在哪儿呢?”

    “你从咨询室里出来,我就在路对面。”

    楚曼云挂断电话后,侧首看了眼。路边的黑色轿车已经开走了。

    她拿上包出来。

    很快看到她的外甥从咨询室中走出来,穿过路面朝她逼近。

    他的眼眶发红,整个人看上去有些疲惫。但是,微笑的时候,又有一种脱胎换骨似的轻松自在。

    楚曼云知道他已经历劫成功了。

    “肚子饿吗?吃点儿东西回去睡一觉吧。”

    宋楚说:“不吃了,你先回去吧。我要去找盛锦初。”他有两天没有看到她了。

    楚曼云因为他的迫不及待而发笑:“真是儿大不中留啊。”她轻轻的推了他一下:“好吧,你快去吧。”她知道恋爱中人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而她也刚好有事情要去做。

    宋楚问她:“你回家吗?”

    楚曼云脸上的笑意变得很虚幻:“我去办点儿事情。你别管我了,快走吧。”

    她看着宋楚坐上出租车离开。

    几秒钟后,楚曼云转身去提车。她目标明确的开去了一家酒店的停车场。

    宋楚坐在出租车里的确有些迫不及待。

    约见咨询师的这两天他都没有联系盛锦初,有心理障碍的那个宋楚是不完整的,他想自己完全整合之后,能以一个真正昂扬向上的姿态站到她面前。

    宋楚想,他终于有个交代了。

    他可以当着盛家人的面告诉盛锦初,他已经把要娶她的想法对宋遇行说了,他要正式对自己闯下的祸患负责。

    当然,他这样做最主要还是因为对盛锦初的感情,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盛锦初对他影响力巨大,足以让他坚定信念。

    宋楚按响了盛家的门铃。

    他挺直脊背,让自己看起来精神百倍。门板打开之前有些后悔来得太仓促了,没有带什么礼物上来,不免有些失礼。

    宋楚心中交战的时候,门打开了。

    盛文忠看到是宋楚,喜上眉梢:“小宋来啦,快进来,快进来。”他完全一副见到忘年交的热情。“来得正好,你阿姨中午炖鱼,我们喝一杯。”

    宋楚说:“好啊。”他伸长脖子往里看,江爱华在厨房里忙活,其他房间静悄悄的,他忍不住问:“叔叔,锦初呢?”

    盛文忠意外的说:“她去d城了,没跟你说吗?”

    宋楚微微一怔:“她出国了?什么时候的事?”

    盛文忠说:“就昨天。”

    宋楚有些心神不宁,他说:“我给她打个电话。”

    盛文忠让他去盛锦初的房间打。

    宋楚顾不上许多了,他关上门拔通盛锦初的电话,怎么又是这样?不声不响的就走,她心里到底有没有他这个男朋友。

    电话不等接通,就被按断了。

    宋楚吃惊,盛锦初拒接他的电话?

    手机嗡嗡振动两下。

    宋楚忙翻看短信。

    “我们分手吧。”

    ------题外话------

    宝们,这两天没灵感,少更点儿哈。之后再补。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年轻机长》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