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的灯光迷离若醉,打在人的身上犹如加了特效。

    盛锦初撑头坐在吧台前,纤细的腰身自然而然向前拉伸,却被男人看成了诱惑。不断有人过来搭讪,有本地人,也有长着东方面孔凑上来套近乎,一张口却是日本人或者韩国人。

    异国他乡,盛锦初还算有安全意识,知道一个喝醉酒的女人有多危险。

    她拒绝所有猎艳者,拿上包向外走。

    这个国度的夜晚她不陌生,先前为了那个开航报告,她不知道来过多少次做实地考察。信心满满,想成就一番大业。没想到会在这里栽了一个大跟头,需得重新认识自己。

    盛锦初的心里憋闷得厉害,两天来没有得到丝毫的缓解。

    原本自信的她,也不禁陷入自我怀疑。

    或许真的是她不够优秀,所以,不仅事业上遇到了瓶颈,感情上也不被认可。这样一想,忍不住更加沮丧。

    一直以来江爱华就担心她忙来忙去,人生到最后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什么也没得到。盛锦初想,这是要一语成谶吗?

    她一边走,一边想心事。

    等稍微冷静下来,注意周边环境的时候,已经在通往酒店的路上。只是这一段相对闭塞,两侧是浓密的绿植带,过往车辆不多。出租车不会停在这里拉客,所以,从酒吧出来时没直接叫车是她最大的失误。

    盛锦初反应过来,开始觉得惊惧。

    防备让感官顿时敏锐起来,对所有响动都过份警觉。

    所以,身后的脚步声在她听来异常明显。

    这个时间还有人跟她一样步行通过这里?

    盛锦初不想自己吓自己,路是公共的,她能走,别人也能走。她环抱住自己加快步伐。

    但是,很快就觉出不对劲了。她刻意加快脚步的时候,身后的脚步声也加快了。她慢,身后的也慢。就那样不近不远,鬼魅似的缠着她。

    盛锦初暗暗打量周围的环境,已经想逃生的办法。躲是没法躲,踢掉高跟鞋全速奔跑吧。

    她在心里默数,三,二,一,跑!

    不等拉开架子,身后猛地贴上一个人,手臂环抱住她的脖颈。

    盛锦初被吓得大脑一片空白,她低下头狠狠的咬上对方的手臂。

    只听耳畔痛吟一声,男子气急败坏:“盛锦初,松开!谋杀亲夫是不是?”

    盛锦初听到熟悉的声音,神经极剧绷紧再松弛,整个人就跟停摆了似的,做不出任何反应。所以,咬紧的牙关也不晓得松开,隔着衣袖,她还是感觉尖锐的牙齿陷进肉里,完全成了动物的本能。

    宋楚抬起另外一只手去捏她的下巴。

    盛锦初牙齿松动,终于放开,她错愕的转过身。

    宋楚抱着手臂,一脸委屈的望向她。

    “属狗的么?”

    盛锦初反应过来,抬手抽打她。

    “你为什么在这里?”知不知道这样会把人吓死?她越打越气,手上的力道不断加重。

    宋楚任她打了几下出气,接着攥上她的手腕,用力一拉,将人扯到怀里抱紧。

    “你说我为什么在这里?嗯?”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年轻机长》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