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曼云飘飘的说:“分手了,现在我是孤家寡人。”

    宋楚还是吃了一惊,楚曼云和刘详是老同学,高中时代就彼此倾慕过,着实算压心底的粉红色回忆。辗转半生再遇到,楚曼云仍旧孤身一人,刘详也恰巧结束一段不幸的婚姻。两人在一场同学会上遇见,当时空气中播放的就是这首《最真的梦》。

    同学会结束后,刘详送楚曼云回酒店,就在酒店门口跟她表白了。

    据刘详说,是这首歌激发了他,也给了他勇气。历尽半生,他不想再蹉跎了。

    楚曼云接受了他的感情。

    “你们的感情不是一直发展很稳定吗,到这时候了,怎么说分就分?美女,你不是在耍小性吧?”

    宋楚脱掉上衣,过来揽上她的肩膀,想听她怎么说。

    他担心两人因为一点儿小矛盾,而自己的小姨使大小姐脾气,就要跟人一拍两散。

    楚曼云拆开他的拥抱,知道飞机餐填不饱肚子,她算计他大体回来的时间,帮他点了食物。

    “先去洗手,你一边吃我一边跟你说。”

    “好吧。”宋楚先去洗手换衣服,回到客厅音乐已经停止了,他坐到餐桌前说:“你最好给我个合理解释,别说你是仗着自己青春貌美,为所欲为。”

    楚曼云忍不住发笑,她的外甥就是有这个本事。

    须臾,敛了笑:“他和一个二十几岁,又白又嫩的小姑娘在酒店开房,被我撞到了。当晚我就跟他进行了清算,江北城的房子一半的价款我已经打到了他的卡里,留在我那里的东西也给他快递到公司去了。”

    这样干脆决绝。

    宋楚一口食物含在嘴里,停顿几秒艰难下咽。

    这世上出轨的男人不计其数,很多女人选择忍受或者原谅。但是,对于楚家的女人,这就是致命的死穴。

    楚曼雨要死要活,又哭又闹。楚曼云则毫不留情,一刀两断。

    哪一种才是真的好呢?

    见宋楚愣神不说话。

    楚曼云操手靠在椅背上感叹说:“这些年我一直骂你妈窝囊废,害人害己,我自己又好到哪里去呢?我们都是被家庭所累,当初你外公就是个极不安份的男人,年轻的时候沾花惹草。你外婆每天一哭二闹三上吊,除了这样,她什么都做不了。

    我和你妈就是看着这样的闹剧长大的。对待背叛,你妈完全认同了你外婆,成了她的复制品。就连遭到背叛时的反应都一样,她们都是敏感又神经质。

    而我则反向认同,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对待男人的背叛永远都是冷酷无情的。我不会给他们一丝一毫改过的机会。”

    说着,她看向宋楚的目光中流露出欣慰:“好在你心理弹性强,可以长得这么好。既不像她,也不像我。满满都是爱人的能力。这样也才可以获得别人更多的爱。”

    宋楚放下筷子:“既然什么都懂,为什么不从执念中跳出来?”

    楚曼云摇头:“跳不出来。这完全是个魔咒,如果可以轻易抽身,你妈也不会搭上性命。她闹腾了那么多年,将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儿可爱之处,要我是宋遇行,也会觉得厌烦。

    可是,你妈就是跳脱不出来,她越爱,就越作,直到把所有噩梦变成真,把自己作死。其实不管你爸怎么做,她都很难幸福,她没有安全感,就注定疑神疑鬼。如果她不爱你爸会好很多,偏偏他们还有那么多美好的回忆,不要了她的命才怪……”

    盛锦初盯着电脑屏幕全神贯注,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将她连贯的思绪打断,她皱了下眉头。

    看到是宋楚打来的,马上就舒展了,她甚至有点儿期待。

    “今天不飞吗?”

    “明天上午的航班。”宋楚问她:“你那边的工作还要几天可以结束?”

    盛锦初明知故问:“你干嘛?”

    “我还能干嘛,我想你啊。”

    盛锦初听出他声音沉顿,问他:“你怎么了?心情不好?”

    宋楚说:“我小姨和她即将结婚的男人分开了,对方出轨,被她抓到了。”

    盛锦初愣住了下,“那她一定很难受吧?”

    “表现得稀疏平常,处理起分手事宜也有条不紊,一副无关紧要的模样。只是,如果真的不在乎,就不会反复听定情的歌了。”

    盛锦初断言:“这种事,没哪个女人会真的不在乎。你多安慰她一下吧。”

    “她已经回江北城了,根本不让我沾她的边。肯定躲起来舔舐伤口去了,再出来就又是一条好汉了。”宋楚语意一转,又说:“跟我小姨聊天的时候想起一件事,她提到我妈,说我父母还是有过很长一段美好的时光的,我妈之所以放不开,就是对那段美好的回忆念念不忘,其中就包括我爸曾带她搭乘飞机刻意去看极光。

    可是,这种事情要碰巧,为了达成我妈的这一愿望,他带她在那条航线上来回飞了十几次,看来是诚心打动了神明,终于让她看到了。还是从正面看到,场面非常壮观,美到极至,任谁看到都会叹为观止。

    我忽然想到,你即将开辟的那条航线也能看到极光,虽然按它的经纬度推算,是处于环状带的外围。不会从正面看到,可是,光是从一侧观赏,就足以让人永生难忘了。

    你不是说客源的很大一部分是女性乘客,女人大多俱浪漫色彩,看看做广告宣传的时候,能否用得上。”

    盛锦初听着,隐隐的感觉热血沸腾,头脑中一个模糊的念头,捕捉不清,但明显已经孕育了强大的生命力,快冒出头来了。

    她知道,每当此时,她就是要冒险,做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举动。

    她挺直身子:“你当了这么久的飞行员见过极光吗?”

    宋楚说:“见过,有一次直接从正面看到的。简直被她的美艳震惊到了,看后心情激动,却一直很难形容。你想想,漆黑的夜晚,面前像矗立着一道璀璨的巨型拱门。飞机承载着我们穿行过去,就像进入了光之隧道。”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年轻机长》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