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097章 够狠

    “太子,痘症无药可治的,更没有灵丹妙药。”程大奎看着楚泽元老实地说道,就怕太寄希望于药,到时候失望太大了。

    “我知道,痘症的传染性强,得了几乎是必死,但是有药可以减轻痛苦。”楚泽元清澈的双眸看着他说道,“跟我来吧!先看看有没有。”

    “那好吧!”程大奎跟在他身后朝营帐走去。

    “姚叔去京城采药,也需要药方的,起码有个方向,总比无头苍蝇的好。”楚泽元边走边说道。

    说话当中到了楚泽元的营帐,从药箱里翻出药瓶,“还真有。”

    “只有药丸,没有药方不行啊?”程大奎着急地说道

    “有!”楚泽元从药箱侧边摸出一个小册子,翻到有关痘症方面的药方,直接撕了下来,“给!”

    程大奎郑重地接过药方,折好了放在胸前,“太子你放心这事俺保证完成。”

    “等一下,这痘症传染性极强,你就这么将药方递过去,万一传染了丁大他们怎么办?”楚泽元拉着他的胳膊说道。

    “那我穿上油纸伞做的衣服。”程大奎想也不想地说道。

    “我们当时也穿了,不还是得病了。”楚泽元黑眸看着他说道。

    “嗯!”程大奎想了想道,“俺在捂着嘴,把头包着,只留俩眼睛。”紧接着又道,“药方俺直接读给他们得了,俺不靠近营地,拿着大喇叭把丁大给叫出来,离的远远的行吧!”

    楚泽元点了点头,“咱们在想想还有什么咱没有考虑到的,一定不能在传染给别人了。”

    “好像……”程大奎猛地想起来道,“咱穿的衣服都得烧了。”

    “烧了?”楚泽元抬眼看着他想了想道,“这衣服总不能都烧了吧!那岂不是要光着了。这个衣服,被褥要用沸水煮煮。营帐内外都要用石灰水撒撒。”笑了笑道,“好在是夏天衣服单薄。”

    “太子可千万别抓脸上的疹子。”程大奎想起来道。

    “为什么?”楚泽元不解地看着他说道。

    “抓破了,就容易留下坑,你看臣脸上的麻坑,就是那时不懂给留下的。”程大奎摸摸自己的脸,“都破相了。”

    “知道了,痒我也忍着。”楚泽元目光温和地看着他说道,“快走吧!”

    “末将告退。”程大奎双手抱拳行礼后,转身离开。

    楚泽元握了握手里的药瓶,“就这点药,也不够分啊!看谁的情况严重在拿出来吧!”直接将药瓶给揣进了袖笼里。

    楚泽元回到了军医的帐篷,这里已经有人开始搭建帐篷了,得病的不少,得集中起来救治。

    楚泽元挑开帘子进了帐篷,“咦!人呢?”

    军医赶紧行礼,回禀道,“启禀太子,他们在不远处的树林边,这帐篷里又闷又热。”

    “我去找他们,你忙你的,别紧张。”楚泽元看着军医宽慰道。

    “是!”军医哭丧着脸看着他说道。

    算了,不能勉强,谈疫色变,尤其还是痘症。

    楚泽元走到林间找到了徐文栋他们,“太子。”他们齐齐站起来行礼道。

    “坐,坐下说话。”楚泽元双手向下压了压道,走到空着的小马扎边上坐了下来。

    徐文栋他们也跟着坐下来,“将大奎送走了。”

    “送走了,不但让丁大做好战斗准备,还让丁大安排人去京城送信,咱们需要药材。”楚泽元面色平静地看着他们说道。

    “从这里到京城骑马也就一天的路程。”郭俊楠闻言估算了一下道。

    楚泽元看着一个个如霜打的茄子似的,蔫了吧唧的他们道,“行,有人救咱们,咱们也别垂头丧气的。”

    “太子,不是俺们说话难听,这可是痘症,咱们死定了。”

    “那倒未必吧!大奎他们不是活的好好的。”楚泽元纯净的双眸看着他们说道。

    “咱有那么幸运吗?”

    “现在做什么都是在垂死挣扎。”

    “我知道痘症,那是得了,成村、成村的人死。”

    “你们这样消极的话,一定不会是幸运的。”楚泽元眼神坚定地看着他们说道,“大奎当时他们在没啥药材的情况下,挺了过来,咱们有药有人,还怕什么?中医讲究扶正祛邪,自身强壮,病邪不侵。”

    他们看着乐观的楚泽元,还是年轻不经事,不知道这痘症有多恐怖。

    楚泽元看着脸色灰败的他们,有些话真是说破了嘴皮子都没用。

    “你们刚才在聊什么?”楚泽元黑亮的双眸看着他们说道。

    “哦!我们在聊这痘症怎么传染给咱的。”何二楞闻言开口道,“这肯定是左都钰干的,只是咱穿着油纸伞布做的衣服了,咱怎么还得病了。”

    “还有左都钰怎么做到的,我看他也没有任何防护。”郭俊楠闻言随声附和道。

    “他脸上也没麻子,肯定没有得过痘症。”徐文栋想起来也道,突然瞪大眼睛看着他们道,“他不会为了坑咱们,以身犯险吧!”

    “现在看来恐怕是的吧!”郭俊楠闭了闭眼看着他们说道。

    “这么狠!”何二楞忍不住咂舌道,“难怪前几天我观察他们的营地有些变动。”

    “变动?什么变动?”徐文栋摇着手中的大蒲扇看着他问道。

    “我通过望远镜观察到的,他们营地很明显的变化,被分离出去,中间还用大栅栏隔离着。”何二楞双眸闪着冷芒看着他们道,“原来是早有预谋。我起初以为他有行动,准备突围呢!看来是怕传染给别人。”

    “等一下,左都钰这般做,那些人岂不是要跟着他一起死啊!”徐文栋突然满脸惊恐看着他们说道。

    “看样子是的。”郭俊楠想也不想地点头道。

    “丫的,他还是人吗?”何二楞气炸了,“你对待敌人心狠手辣怎么都不过分,自己人也这样。”

    “甭管他了,咱现在得想想左都钰那个混蛋怎么传染给咱们的。”徐文栋目光扫过他们道,“这很重要,关系到咱们要怎么做防护才不会传染给其他人。”

    “咱都捂的满身痱子了,不还是中招了。”徐文栋想起来感觉这身上更加的痒了,扇子使劲儿的摇摇。

    “咱的脸没有捂住,待在一个大帐里,所以都被传染了。”楚泽元指指自己的脸道。

    何二楞闻言一拍额头道,“师父写的小册子里,有关瘟疫的方面,不是让咱从头到脚捂住的嘛?”

    “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可那是见到河里的浮尸,或者是有可能传染瘟疫的。”郭俊楠火冒三丈地说道,“这谁他娘的哪里知道左都钰是个狠人,千防万防的没防住。”

    “你们发现没,左都钰没有穿盔甲来,那衣服看着有些破旧。”何二楞微微眯起眼睛看着他们说道。

    “二楞师兄这么一说,左都钰临走时,还特地拍了拍身上的衣服。”楚泽元想起来看他们说道。

    “奶奶的,这痘症就是在那时传染给咱的。”徐文栋咬牙切齿地说道,“真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行了,别骂了。”郭俊楠面容严肃地看着他们说道,“咱现在考虑要不要告诉兄弟们实情。”

    “这不能说。说了还不炸了窝,乱套了。”

    “不能说,说了为了活命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万一场面失控怎么办?”

    “可是咱们不说,左都钰怎么可能放弃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呢!他肯定会扰乱咱们的军心,趁机逃走的。”何二楞直接说道,“以咱们的发病速度来看,对面左都钰乱晃荡的话,这传染范围不会小,肯定也发病了。”紧接着继续说道,“他如果像咱前些日子堵在门口,冲咱们喊话,这就瞒不住了。”

    话音一落,在场的人面容一下子耷拉下来,这几乎都不用想,左都钰怎么可能放弃这大好的机会。

    “那他们就这么甘心送死吗?”楚泽元有些惊讶地说道,“这般听话吗?”

    “不听话又怎么样?事情已经发生了,他们就是杀了左都钰也无济于事。”郭俊楠眸光黯淡的看着他们说道,“况且左都钰治军有手段,谁知道怎么说服他们甘愿送死呢!”

    何二楞目光落在徐文栋身上道,“徐国公,咱还是如实说了吧!”

    “如实说了,万一他们有逃兵呢?”徐文栋担心地说道。

    “以现在的情况,绝对不能让人出去,这出去,传染给其他人,其他人在向外传染……”郭俊楠头皮发麻道,“那就完了,咱就成了罪人了。”

    “擅自逃离者,杀!”徐文栋目光平静地看着他们直接说道。

    对此大家都没意见,这时候不是妇人之仁的时候。

    “让大奎的手下,守好门户!”徐文栋冷静地说道,“敢闯关者格杀勿论。”

    “那现在谁去说。”郭俊楠视线落在徐文栋的身上道。

    “咱们去不合适了,已经都染上了,再去说,就传染给其他人了。”

    “还是大奎的手下吧!挨个的百户、千户的去说。”徐文栋想了想说道,“将已经发病的都集中到军医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