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017:飞鸽传情

    轩辕墨赶忙起身恭敬道:“恭送父王。”

    夜玄玥看着男人离开的身影,忍不住在心中感叹:做帝王家的孩子真不容易,明明是亲生父子,却被重重规矩约束着,如此生疏。

    明日她便可再见到父母,想到上一世他们因自己被轩辕景害得惨死,便愧疚的恨不得杀了自己,这一世,她定不会再让他们重蹈覆辙。

    “墨儿,快吃,吃好母妃陪你玩。”夜玄玥拉过儿子的小手让他坐下。这一世,她只想守护最亲的人。

    “母妃,孩儿吃过要去读书。”小家伙懂事道。

    夜玄玥心疼的摸摸儿子的头,看着儿子道:“墨儿,母妃给你起个小名好不好?墨儿这个名字太深沉了,不适合小时候用。”

    “母妃要给孩儿起乳名?好。”小家伙很开心,别的小孩都有乳名,他很羡慕,没想到有一天母妃也会给自己起乳名。

    夜玄玥看着儿子,想了想道:“就叫小包子吧!白白的,圆圆的,可爱又好吃,如何?”

    “好,只要是母妃取的,孩儿都喜欢。”轩辕墨很珍惜和母妃在一起的时光,这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感受到母爱。

    真的好怕这只是一个梦。

    “母妃,昨日儿臣去给您请安,听紫砚姑姑说您身体不舒服,现在好了吗?”小家伙关心的问。

    夜玄玥的心瞬间被温暖了,点点头,温柔道:“好了,昨日母妃不是不想见你,是怕得了风寒传染给你,好在母妃身体不错,很快就没事了。

    小包子,你怎么这么讨人喜欢呢!”夜玄玥忍不住捏了下儿子粉嫩嫩的小脸,粉雕玉琢的,太好看了。

    前世真是瞎了眼,放着这么好的夫君孩子不爱,喜欢上了一只畜生不如的男人。

    明日的宴会,只怕会有人按耐不住吧!

    夜玄玥陪了儿子一天,晚上回到住处,便见一只白鸽飞了进来,落在了她房间的窗口。

    紫砚走上前,取下白鸽腿上绑着的竹筒。

    走到主子面前,将竹筒递给她:“小姐,顺王送来的。”

    夜玄玥接过来。

    想想上一世的她看似柔弱,而有关轩辕景的事却又异常胆大,竟敢在轩辕璃的眼皮子底下和那个渣男飞鸽传情。

    拿出竹筒里的纸条看:上面内容是顺王诚恳的道歉,说约她城外见面那晚,临时有事给绊住了,等他赶到的时候,她已经被太子带走了。

    还说那一切是太子设的局,他真的不知情,莫要让她误会,他对她的心,天地可鉴,日月可证,千万别被有心之人挑拨了。

    为表真心,他愿意娶她为正妃。

    给她出主意,明晚宴会前,让她找自己的父亲说明她与太子在一起不幸福,想和离,让她的父亲在宴会上用战功向皇上请求她和太子和离,然后赐婚给他,这样他们就可以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看完这一切,夜玄玥笑了:上一世自己竟真的傻傻的信了他的这番解释解,甚至被他的真情所感动,按照他说的做了,当众给轩辕璃好大一番羞辱,结果她却被轩辕景和楚烟儿反算计都不知,不但没能如愿,还背上了不知廉耻,不守妇道的骂名。

    这一世,她不会再那么蠢了。当着众人的面求和离,给殿下难看,让皇室颜面挂不住,他这不止要羞辱轩辕璃,还要让父亲以下犯上,上演功高震主,不将皇上放在眼里的戏码,亏他想的出来。

    屎壳郎爬到脚面上————不咬人真恶心。

    “小姐,要给顺王回信吗?”紫砚询问,其实她心里是希望小姐能和太子在一起的,毕竟有小皇孙,可想到太子只有三年的寿命了,心中不免矛盾。

    “回已收到。”夜玄玥吩咐,眼底浮上一抹冷笑。

    紫砚按照小姐的吩咐回了信,放飞白鸽。

    而此刻,玥云苑外,一身玄衣的轩辕璃站在夜幕中,几乎与天地融为一体,看着飞远的白鸽,墨眸不知不觉变得幽暗深沉。

    追风站在主子身侧,心里虽气愤,却又不敢多言。

    太子妃娘娘还嫌前些日子的事闹得不够大嘛!还敢暗中与顺王来往。

    “娘娘,左相府的烟儿小姐差人给您送来了一件镂金牡丹花纹蜀锦宫装,来人说烟儿小姐做了一件镂金百蝶穿花蜀锦宫装,明日要与娘娘一起穿。

    烟儿小姐对娘娘真好,这蜀锦甚是难得,烟儿小姐有什么好东西都会想着娘娘。”初雨替主子高兴。

    大家都在私下里议论娘娘身带不详,谁和娘娘接触便会走霉运,都不愿与娘娘亲近,只有烟儿小姐不惧传言,真心待娘娘。

    夜玄玥走上前,看着华丽的蜀锦料子,淡淡一笑道:“小丫头,你太单纯了。”

    初雨一脸的茫然。

    夜玄玥伸手摸了下初雨端着的衣服,道:“的确漂亮。蜀锦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仅皇室贵族,达官贵人能使用,今年的蜀锦因织造时出了纰漏,产量极少,所织成品都送进了皇宫,这个花色,是今年的新品,楚烟儿不可能有,但贵妃那里有几匹,正好是这个花色,想必是贵妃赏赐她的。

    我之前救小侯爷取了顺王的心头血,贵妃定恨我入骨,只怕这身宫装不简单。”

    其实华贵妃一直都不喜欢她,又怎会允许她嫁给轩辕景,所以会想尽办法的让她出丑,对付她。

    上一世的她被爱蒙蔽了双眼,还傻傻的以为只要她为轩辕景做的足够多,就能打动贵妃,得到她的喜欢,所以尽可能的讨好。

    紫砚走上前谨慎道:“小姐怀疑这衣服被动了手脚?”

    “这衣服上有股很特别的香味,你善调香,闻闻这香是否有问题?”夜玄玥看向紫砚说。

    身为她身边的一等侍女,不但要侍奉好主子,还有保护主子的责任,她从来不亏待身边的下人,不但吃穿用度不会亏待她们,还会让她们学一技之长,之前背叛她的风竹,也是个琴棋书画都会的。

    或许就是因为把她培养的太出众了,才会心生嫉妒,不甘屈居人下,做出背叛主子之事。

    但紫砚与她不同。

    紫砚沉稳,忠心,比起喜欢习文的风竹,她对武功更感兴趣,所以从小习武,还善于调香,对毒药也有些了解,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保护主子。

    紫砚凑上前去闻了闻,脸色沉重:“小姐,这身衣服用熏香熏过,不仔细闻发现不出问题,就是普通熏衣服的熏香,但细闻,这香里被加了曼陀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