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320章 大结局(下)

    这一战,空前绝后。

    由南诏而起,眼看西弦将灭,东兴女帝强势杀入,镇压南诏,解救西弦,之后更是归还疆土,三国鼎立。

    虽是三国,也就西弦和南诏不相上下,东兴却是绝对的强大,不管是兵力还是财力,完全压制两国的存在。

    若非要说让一个女子压在两国的头上显得憋屈,那你倒是反抗啊。

    只要你打得过东兴的铁骑、扛得住东兴的炮火,大可试一试。

    那一战之后,三国各自休养生息,便是没有签订和平盟约,却也没人再掀兵灾。

    南诏和西弦还是偶有摩擦,毕竟之前的仇怨摆在那里,但是面对东兴,却都不约而同的规矩了,被东兴女帝的铁骑碾压过,没确定自己能超过东兴,怕是没人敢轻易动手。

    之后十年,东兴女帝与摄政王联手共治,重建南方几十坐城池,鼓励从商,大兴文学,十年时间,缔造出富足安定的繁华盛世。

    东兴女帝,也不再是妖邪祸患的化身,而是凤氏先祖龙脉所凝聚的人间帝王。

    就连她的重生,也成了玄幻的传奇,说她是天上的神仙下凡历劫,要历经各种苦难才能修得无上仙班。

    此前她身为大长公主,渡了各种苦难,但是却差了一个情劫,所以导致飞升不成功,这才被打了回来,再渡情劫。

    凤执:“......”虽然知道这是吹捧她的,但是这胡编乱造也不太好吧,万一世人听了都去求仙问道,那还得了?

    但是比起什么夺舍复生之类的,这个说法显得没那么邪门儿。

    找不到更好的说辞,凤执也只能放任,把这些当做趣闻让他们去看了。

    在遥远的百年之后,修仙之风盛行,更是出现了各种修仙的门派,那时东兴女帝被封为神君,供奉在个个神庙中间享受香火,那估计是凤执怎么也想不到的。

    一人气息靠近,是靳晏辞,看着她手里的杂书,他微微挑眉,显然他是看过的:“陛下也看这个,修仙历劫,我是陛下的情劫?”

    这个说辞倒是取悦了他,凤执死而复生,只为他而来,多好。

    凤执莞尔:“朕这个女帝,后宫空置,独你一人,你可不就是朕的劫?”

    靳晏辞眸中闪过危险:“听陛下这语气,似是不甘心?”

    凤执:“我哪儿不甘心了?”

    伸手捧着他的脸,指尖细细描绘勾勒,勾唇,笑得妩媚:“人间万般绚烂,不及夫君殊色,朕有如此夫君,足矣!”

    靳晏辞这才满意,然后,凤执看到了他身后的几人。

    师策听得很是精神,眼里迸发着猥琐的光芒:“嘿嘿,陛下和王爷继续,继续哈,我等什么都没听到,真的。”

    那表情,怎么看怎么鸡贼。

    师策内心超级激动:今天简直太走运了,居然听到女帝对皇夫说情话,啧啧,又是快乐的一天,下一个话本子可以把这些加进去了。

    是的,师策最近迷上了写故事,而且全是以女帝为原型得故事,各种天马行空、胡编乱造,之前那修仙的那些,就是他写的。

    亏得是他,要是换了旁人,早被女帝拍死了,哪儿还能由得他这么活蹦乱跳?

    而且他这胡编乱造居然还歪打正着得了摄政王的心意,不但没被打压,还得了支持,绝对是意料之外的收获。

    玉子归微微含笑表示理解,看到这画满也很淡定,年纪和阅历增长,稳重内敛,大气庄重,一看就很靠得住,一对比,师策就好像没长脑子光长皱纹了。

    要说最尴尬的当属康轩,毕竟他对女帝的心思天下皆知,听到这样的话应该最是难受的,但他也只是轻咳两声缓解尴尬,眼里泛着清淡的光芒,并未有多余的情绪。

    早就知道自己止步于此,认清了现实,自然也就不会有太多情绪,相反,他们越是情深,越是证明他的选择是对的。

    凤执被靳晏辞抱着,没察觉到他们,但靳晏辞不可能没察觉到,这厮是故意的,凤执没好气的瞪他一眼。

    “何事?”

    康轩拱手:“启禀陛下,新一年的学子考核结果已经出来了,臣等是来送答卷的。”

    凤执起身:“去书房说话。”

    康轩现在是东兴年轻的丞相,玉子归身居太尉,掌管兵马大权,师策是为御史,三人便是如今东兴最得女帝重用的三大权臣。

    康轩和玉子归那是靠实力走到如今的地位,师策......那是个意外。

    不过就师策那德性,你非要说他是靠女帝走到如今,那也是一种本事,不然这天下那么多臣子,想讨好女帝的不计其数,怎么只有师策得到了女帝青睐,哪怕表面上嫌弃,却一直扶他直上,总是说他不堪重用,可很多事情都能看到师策的影子。

    真是玄乎。

    当然,女帝的忠臣可不止他们,宋砚、连勋等相继封侯,镇守一方,血鸦、靳十一、靳十三也是朝中大将。

    圣亲王凤安河死后,凤长恭继承王位,封安亲王,辅政女帝,为国鞠躬尽瘁、劳心劳力,毫无怨言。

    但凡是能单独拎出来的存在,那都是手握大权的权臣,而这些人虽然各有所长,能力不同,却构成了女帝最大的权力网,让女帝牢牢的掌控着天下。

    处理国学监考核的学子,自然少不了康烁这个监正,但康烁其实最是不乐意来见女帝,见一次,心就痛一次。

    当初康轩查到水灾是人为,遭人追杀,一路逃亡下落不明,实则是受了重伤,被人所救。

    伤势太重,又与属下走散,愣是在那家人家中待了足足半年才被找回来。

    康烁喜极而泣,亲自前去感谢恩人,这才看到恩人家中有个十五岁的小姑娘,长得清秀可人,言谈间明显对康轩生情,尤其听说康轩重病的时候还是她跟着细心照顾,康烁立刻就起了心思。

    借着报恩的名义把人带回去,让她跟康轩相处,看着康轩并不排斥,康烁就觉得有戏,观察半月,迫不及待的就想准备两人的婚事。

    年纪小点儿不重要,身份卑微不重要,不识字也不重要,只要不让康轩孤独终老,不让康家绝后,只要是个清白的姑娘,康烁都可以接受,简直就是求之不得。

    然而,康烁做梦都已经抱上孙子了,结果他一提这事儿,康轩直接就拒绝了,非常坚决的那种。

    报恩可以,钱财、珍品,绝不吝啬,但成亲,绝无可能,他心里只有女帝一人,容不下别人。

    康烁当时差点儿没给气死,据说康轩态度坚决,连娶个女子传宗接代也不接受,俨然就是已经打定主意孤独终老,这是要断了康家的香火啊。

    康烁怒火攻心,打了康轩几次,有一次都差点儿把他给打死了,康轩也没有妥协。

    不管是任何人劝说,康轩都不为所动,康烁也实在没法了,放任自流,权当没这么个儿子。

    可惜他跟儿子同朝为官经常遇到不说,他还要经常面对女帝这个罪魁祸首,那心中的怨气可想而知。

    凤执:“......”本来她是不心虚的,她也没做错什么,心虚什么?但是经常被康烁那种幽怨的眼神看着,再看看坚定不移的康轩,让她都有些负罪感了。

    凤执并非没有叫康轩谈过,康轩只是从容的反问:“臣确实仰慕陛下,此心不渝,但臣并未僭越,也不曾做出任何出格的举动,坦坦荡荡,恪守本分,无惧非议。”

    “但...若是陛下厌恶,请派遣臣前往边境便是。”

    凤执无话可说,她能说什么?康轩巡察多年,处理案子无数,功劳赫赫,还因此落下一身隐疾,如此忠臣,她能因为他的喜欢就把人赶走?

    这事儿从此不再提,不过康轩是恪守本分了,凤执却得遭受康烁的怨念,完了回头旁边还有个醋坛子。

    凤执之前一直有个疑惑,靳晏辞占有欲挺强的一个人,为何康轩在眼前他却从未对康轩出手。

    后来凤执终于懂了,一是因为康轩懂得分寸,并未做出什么挑衅的举动,二是......呵,康轩的存在正好让他名正言顺的借机欺负她,因为凤执有那么点儿愧疚心虚,他便可得寸进尺,可劲儿的欺负人。

    用心险恶的臭男人!

    -----

    女帝多年无子,也没有说要过继皇子立为储君,但朝中却没人提及此事,仿佛理当如此。

    而女帝手揽大权,却并未风流成性,后宫空置,与摄政王恩爱有加,十年如初,成了天下有情人的典范。

    看过女帝和摄政王的甜蜜恩爱,何须艳羡神仙眷侣?

    又是一年,女帝生辰,摄政王亲自操办,用尽心思。

    生辰宴当日,百官齐聚,女帝与皇夫相携而来。

    人间夫妻最情深的誓言莫过于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青丝结发共白头,许人间百年春秋共赏。

    女帝和摄政王显然做到了,尤其是摄政王那一头白发,仿佛让人一眼就看到了结局。

    而女帝今年也四十有余,可那容貌,简直羡煞人也。

    岁月仿佛已经把她遗忘,几乎没有在她脸上留下痕迹,唯一增加的是那厚重的威严,哪怕浅浅含笑,却也让人恭敬得不敢造次,唯有在摄政王面前,才会流露出慵懒随性。

    凤执的容貌绝美清傲中带着威严,所谓谪仙神女,也不过如是,实在让人无法把妖邪之类的字眼套到她身上。

    要说朝臣,其实最开始还是不甘心的,谁愿意跪拜一个女子?

    然而,先是被女帝的权势压制,被朝堂前辈教做人,然后彻底臣服于女帝的英明果决。

    心甘情愿效忠女帝之后,再抬头一看,突然就觉得老天爷真是太眷顾他们了。

    女帝强大开明、公正严谨、清政爱民,遇到如此明君已经是一生之幸,而且这明君还长得这么好看,这不比那些好色成性的糟老头子养眼?有这么个女帝,就算被骂,那也是心甘情愿的。

    当然,这些想法只能藏在心里,不然被摄政王知道了,那就完了。

    女帝有多开明、摄政王就有多狭隘,吃起醋来,连师策都不放过,简直丧心病狂。

    当然,摄政王表面上还是有风度的,不会让你知道他是因为吃醋针对你,只是你会发现,你的政务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累死了活该,累不死再来。

    众人起身见礼:“恭迎陛下,祝陛下福寿安康、寿与天长、江山永固,万世千秋。”

    “平身,赐座!”

    凤执坐下,是大臣一个接一个的献礼,别说,特别俗气,全是金子......多少无所谓,但只要是金子,女帝就开心。

    朝臣也很是无奈,天下珍宝何其多,偏偏女帝什么宝物不爱,就爱那俗不可耐的金子。

    要不怎么说这师策讨人厌呢,送金子这事儿就是从他开始的。

    当初女帝生辰,他直接捧着一箱金子送礼,众人震惊他的直接,紧接着女帝居然笑了,瞬间感叹师策的高明。

    其实师策就是想不到小祖宗喜欢什么,实在找不到稀罕物了,这才直接给箱金子,想着仗着小祖宗的信任,应该不至于挨打,结果歪打正着,得了女帝的心,还得了不少赏赐。

    女帝都收金子,那天下当官的会不会行贿成风?显然不是的。

    女帝每年生辰所收金子,全部记录在案,然后用来置地,修建统一的房屋,这些房子最后都将分给为国有功的将士及家属,安置无家可归的妇人孩子,以及文采出众的贫寒学子。

    为此专门立法,这些房子归国家分配,任何人不得私占、抢夺,还成立的专门的府苑,有专门的护卫巡逻,那地方,但凡能分到的,无不感恩戴德,没能分到的,心心念念,翘首以盼。

    因为这些房子分配需要考核人的罪过和品行,连作恶的人都少了许多。

    因此,没人会质疑女帝收金子,反而大赞女帝仁德。

    当然,女帝收金子可以,其他人,那是不行的。

    若有官员敢效仿女帝收受贿赂,女帝很仁慈的,只要查证你只是收钱没有害命,她不会杀你,但是会把你的家产抄到底裤都不剩,然后你的家人,三代之内不得为官,五代之内不可享受任何国家的福利。

    这后果,没有见血,看着不狠,但是剜心刻骨,没人敢犯。

    一群大臣送礼完毕,就是下一辈的孩子。

    各家的孩子,凤执看着长大的,年纪小的才堪堪能走路,年纪大的已经十六七岁了。

    女帝虽然没有孩子,但是对孩子却是极为宽容,年纪小些的,童言无忌、天真烂漫,女帝也不会怎么计较,甚至这些孩子入宫,得到的赏赐比他们父辈还多,因此这些孩子都很喜欢女帝。

    懵懂无知的时候是天真喜欢,渐渐长大,读书明理,方知何为君王大度,这一代的孩子,深受女帝影响,也终将成为又一代的中流砥柱,盛世明珠。

    长辈送的是金子,晚辈的可不能送,那就是各种小玩意儿,多数都是亲手制作的。

    女孩子多是手环、花环、各种饰物,或者亲自绣的绣品,男孩子则是自己的战利品、雕刻制作的摆件。

    一件一件送,还得亲自解释如何做出来的,用了何种材料。

    女帝听得认真,孩子们讲得起劲,一个个激动得面颊发红,羞涩又开心。

    康子衿摇头失笑:“我家这几个孩子对我这当娘的都没这么上心过。”

    凤无双也笑了:“可不是,天天神秘兮兮的,还躲着我,以为他干什么呢,结果居然是为陛下准备礼物,连我这当娘的都不给看。”

    玉子归望着那边:“以前觉得陛下没有孩子,总归是一种遗憾,现在看来,是我等狭隘了,陛下有孩子的,这些都是她的孩子,真正的帝王,不仅仅是手握大权一统天下,而是厚德载物、泽被天下。”

    多少帝王一辈子都做不到的,被她一个女子做到了,她值得被他们拥戴尊敬。

    凤执:???

    她做什么了?就是觉得这群孩子看着比较可爱,逗着好玩儿而已。

    一群大臣,一个比一个老成酸腐,哪儿有这些小娃娃可爱?

    不过可爱得小娃娃也会长大,看着他们长大了,凤执也觉得自己老了。

    当然,凤执的感叹是没人赞同的,这么多人,老的也不少,就连那最艳丽的夕鸢公主,生完三个孩子之后,身材走样发福,保养得再好,容貌也有了皱纹。

    红蔻早已经是中年妇女,还抱了孙子,就连凤无双和康子衿都已经是可以当婆婆的感觉了。

    独独女帝陛下,好像被岁月遗忘了一般。

    看看自己,再看看陛下,赫然感觉就是两个世界一般。

    今日女帝开心,又有摄政王守着,难得贪杯喝了几杯,毫不意外的醉酒。

    第二天早上,摄政王喊女帝起身上朝,宿醉的女帝极为难受,主要是昨天晚上某人趁着她醉酒诱惑她干了坏事儿......

    赖床的女帝脾气不小,摄政王脸上全是得逞后的餍足和宠溺,亲自侍候洗漱穿衣,一点儿脾气也无。

    等洗漱好了,女帝也清醒了,二人相携去上朝。

    金銮殿之上有两把椅子,龙椅之侧多了一把金椅,给摄政王的,夫妻共治。

    距离皇位,半步之遥,但摄政王却从未僭越一步。

    “陛下驾到!”

    众臣缓缓跪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

    一眨眼,又是十年,天下安定,四海升平,盛世繁华。

    朝中大臣,来来去去换了不少,生生死死,也走了不少。

    就在去年,陪着凤执最久的户部尚书李戍也走了,那是冬天,漫天飞雪,女帝亲自去送的。

    死在冬天,真的好冷啊。

    凤执还嘲笑李戍,要死也不挑个好时机,再等一个月开了春,百花齐放,岂不美哉?

    可惜,李戍再也不能睁开眼怼她了。

    朝堂已经成了完美的体系,虽然有老臣子离开,但不断有新的臣子加入,法制完善,兵强马壮,百姓富足,短时间内,已经不需要太大的改变了。

    一如既往的朝政,千遍一律的政事,很枯燥乏味,但这何尝不是一件幸事?

    夜晚,寝殿里所有人退去,只剩凤执和靳晏辞。

    难得两人都没有睡意,一起坐到露台,一壶清酒,一个棋盘,不过今日凤执却没有下棋的想法,天下为棋,她下的棋局太多了。

    两人喝着酒,看着难得的漫天繁星。

    凤执回头望着靳晏辞,她从不相信人间情爱,觉得都太虚假,可这么多年,靳晏辞倒是让她相信了。

    靳晏辞低头:“在想什么?”

    凤执抬手勾起他的发丝,雪白的发丝缠绕在她指尖,分不出到底是她的手更白还是发丝更白。

    “突然有些恨时光太慢,要什么时候,我才能跟你一样满头白发?”

    靳晏辞失笑:“你急什么?还有很久很久,我都一直陪在你身边,等你青丝成雪。”

    凤执笑了,伸手抱住靳晏辞,深深的呼吸着他的味道,她是女帝,从来骄傲,偏偏啊,这人总是能避开她所有的锋芒傲骨,让她心都柔软。

    “靳晏辞,我不是个好妻子,下辈子吧,下辈子你来找我,咱们做对寻常夫妻好不好?到时候我一定给你生一双儿女,与你共至白头。”

    靳晏辞低头,深深一吻落在她眉心:“好。”

    这个诺言,亦是他梦中所求的,真好。

    可惜,凤执没能等到青丝变白雪,不过三年,突发疾病,药石无灵,摄政王和朝臣遍寻天下神医也没能救得女帝。

    那是春日,百花齐放,女帝驾崩!

    摄政王抱着女帝尸身不放,整个皇宫哭声一片,天下百姓也悲痛不已。

    师策和凤长恭更是哭得晕厥,不少大臣也忍不住落泪,最后还是玉子归和康轩苦苦劝说,这才让摄政王放开了女帝,但他也没让任何人碰触,梳洗打扮,都是他亲自完成。

    没有哭、没有泪,没有任何表情,但是任何人都能感觉到他的悲痛和绝望。

    女帝死后留下一张传位遗诏,摄政王握在手中却一直没有宣读。

    摄政王操办女帝丧事,安亲王监国。

    所有人都觉得皇位一定是摄政王的,他身为皇夫,一直屈与女帝之下,身为男子,被女人压制着总归是憋屈的,这一次,终于可以登基为帝了。

    面对某些人的旁敲侧击,或恭维讨好,靳晏辞什么都不说,应该说自从女帝驾崩之后,他几乎就没有说过话了。

    三月之后,摄政王处理好女帝身后之事,宣召所有朝臣上朝,等朝臣到来,却没有看到摄政王的身影,只有一纸传位诏书留在龙椅之上。

    女帝亲笔所写,传位于安亲王凤长恭。

    凤长恭看着自己的名字,这三个字......是摄政王的笔记。

    女帝留了一个选择给摄政王,可他没有选择皇位。

    就在这时,禁军来报,今日一早天色未亮,守城军看见摄政王一身红衣策马去了帝陵。

    等凤长恭带人过去的时候,只听得一声炸响,帝陵外山崩塌,将帝陵的入口全部掩埋,谁也进不去了。

    众人震惊在原地,随后缓缓跪地:“恭送王爷!”

    “恭送王爷!”

    帝陵之中,伴随着一声炸响,彻底封锁,但靳晏辞却不觉得害怕,反而听着无比的安心,终于......只剩下他们两人了。

    没有江山,没有朝臣,没有处理不完的朝政,只有他们二人。

    墓顶镶嵌的夜明珠照亮着帝陵中的道路,靳晏辞缓缓往前,他走得并不快,但却坚定。

    这陵墓是他亲自监督修建的,陛下也是他送进来的,这里,没人比他更熟悉。

    走过重重关卡,终于来到主墓,若不是中间那雕花的石棺,这里看起来一点儿都不像是陵墓。

    雕梁画栋,桌案书椅,有女帝最爱的软塌,最喜欢的茶具、棋盘,有他们曾经一起用过的洗漱盆、踩脚凳。

    每一个物件都是二人共同用过的,带着女帝的气息。

    靳晏辞在周围巡视一圈,看着这一切的一切,人生短短几十年,他这几十年的记忆里,痛苦早已经淡去,只剩下女帝了。

    拿起桌上的酒壶,斟满一杯,毫不犹豫的饮尽。

    转动机关打开石棺,里面躺着女帝,一袭金红华服,头戴金玉凤冠,绝色容颜,仿佛睡着的新娘。

    “阿执,久等了。”

    踏入棺中跪在她身侧,缓缓落下一吻,轻抚她的容颜,贪婪的看着她,轻轻的躺在她身侧,十指相扣。

    石棺缓缓合上,生同寝,死同棺。

    一生相许,不负情深。

    葬!

    -----

    女帝与皇夫同葬,秋落和血鸦等人在帝陵之外修了一个小院子,为女帝守陵。

    女帝死后,并未带一人殉葬,皇夫也不准任何人玷污这坐陵墓,是以这里面只有他们二人。

    秋落等人是愿意为女帝殉葬的,但女帝没答应,皇夫也不许,他们就在这外面守着,直到寿命终结。

    后来康丞相也来了,康轩五十多岁就辞去了丞相之位,搬到了帝陵之下,搭了一个小院子,跟秋落他们成了邻居。

    此后他一直在此,种种地,写写书。

    在他百年之后,一本女帝传记面世,写的是从康轩遇到女帝开始,他眼中所看到的女帝,写的是女帝的铁血手腕、政治见识、帝王仁义、以及她跟皇夫之间的温馨日常。

    通篇几十万字,没有一个字提到他自己的情义,可细细品读才会知道,这每一个字都饱含着他无限的情深。

    在错的时间遇到了对的缘分,不一定就是错过,一身坚守,至死不渝,未尝不幸福。

    他的情深,注定不会有结果,但爱上女帝,他从未觉得自己被辜负。

    ------题外话------

    可算是写完了,卡得我肝疼,oo

    之前写得憋屈,但这个大结局我个人挺喜欢,

    新书过两天就跟大家见面,让我酝酿一下。

    写书就像是在生产珍珠,过程是痛苦且煎熬的,但当珍珠生成的时候,总觉得一切都值了。

    每一本书就是一颗珍珠,或大或小、或完美或瑕疵,控制不了,但这都是我努力的结果。

    也许不完美,也许不够吸引,但我很开心看到它们的出现。

    我喜欢写故事,自己描写,自己创造,喜欢那个过程,喜欢幻想,喜欢天马行空。

    能得小仙女们的喜欢,不胜荣幸,陪伴我一程,无比感激,谢谢你们。

    下一个故事,下一段路程,若能惊艳你的眼眸,我们再会。

    祝每位小仙女天天开心、天天快乐,身体健康、事事顺利、没有烦忧,唯有暴富!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