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眉间雪

    歌曲信息一出,各洲直播间都在讨论。

    “这应该是我们秦洲人最熟悉的经典环节了吧,鱼王朝的歌手,演唱羡鱼的作品。”

    “羡鱼的歌曲还真是多到惊人!”

    “这几天网上有个说法,说是羡鱼参赛的作品已经快要用完了,毕竟到目前为止,羡鱼已经拿出了十几首作品,比蓝乐会其他任何一位作曲人都多!”

    “我很好奇,羡鱼的作品什么时候会用完。”

    “按理说应该快了。”

    “先不说羡鱼的作品什么时候用完,这轮演唱值得期待,因为古风算是羡鱼非常擅长的类别,他甚至以一己之力拔高了古风歌的上限,创作了古典风的歌曲。”

    “这会是一首古典风作品吗?”

    所谓古典风,指的是《东风破》那类歌曲。

    当然包括《青花瓷》也是很多人口中的“古典风”,这首甚至被誉为是古典风大成之作。

    而古典风,也被视为古风歌的一种。

    姑且算是蓝星人对于“中国风”歌曲的理解。

    ……

    各洲讨论间。

    夏繁孤身走上舞台上。

    而在舞台后方的巨大屏幕上,浮现出一幅画面。

    这是一个可爱的古装小正太,正向一名白衣女子行礼。

    女子的声音透着喜悦:俯首作揖谢师恩,呐,我喝了你的茶,就是你师父了。江湖险恶,咱们师徒一心,同去同归。

    正太:嗯。

    女子:我先去给你买包包和糖葫芦,你等着我啊!

    正太表情紧张。

    女子:怎么了?一个人害怕?

    正太:才没有!

    女子:那你为何拽着我的衣角?

    正太:我……

    女子:不怕,师父跟着你。

    ……

    前奏动画让所有人对这首歌有了大致的第一印象,伴奏与人声同步。

    这一幕讲的是师徒。

    蓝星观众听的古风歌很多,大多都是配合画面以及几句台词食用。

    大家对这种模式并不陌生。

    而随着女子略带宠溺的声音落下。

    夏繁的歌声随之响起:

    ……

    画面以蒙太奇手法揭示了时间的变迁。

    小徒弟渐渐长大了,开始进入叛逆的年纪。

    少年:都跟你说了,别跟着我了,你怎么还跟着!

    女子沉默。

    少年:干嘛不说话!

    女子:你不是嫌我吵么?

    少年:我……不是那个意思……

    女子:马上就要出师了,我给你准备了新衣裳,你试试?

    少年:你做的衣服太丑了,穿着这么丑的衣服,我怎么名扬天下?

    女子把糖葫芦塞进徒弟嘴里。

    少年:唔……呸,都跟你说了我不吃糖葫芦,我不是小孩子了!

    ……

    歌声没有间歇。

    二者结合的非常自然:

    ……

    徒弟长大了。

    比师父还高。

    师父已经不是徒弟的对手。

    台词穿插在歌声里,形成两个声道。

    二者比例调和的刚刚好。

    剧情与歌声几乎完美的相融于一起。

    青年:你又输了。

    女子:知道了知道了,徒弟还是长大了啊。

    青年:这下你不用一直跟在我后面,担心我被人欺负了吧。

    女子:你这身新衣服不错呀,看起来倒像名扬天下那么回事儿。

    青年:师傅,你的亲友呢?

    女子:……这是你的小马驹吗?挺帅的嘛!你记得要每天刷洗,这样它长大了毛色会——

    青年:这些我知道。

    女子:对了!我这还有些上好的马草——

    青年:不用了,我都有。

    青年离开了。

    副歌的高昂把情绪拉扯:

    ……

    小酒馆。

    马路上。

    人影绰绰。

    他们似乎有过重逢。

    夏繁的声音带着落寞。

    ……

    画面中。

    青年撑着一把伞。

    旁边站着粉雕玉琢的小萝莉。

    萝莉天真无邪的问:“师傅,你在等谁?”

    青年的声音有些低沉:“我谁也没等,谁也不会来。”

    萝莉盯着师父:“那……你一个人,就没想过去别的地方看看?”

    青年一怔。

    他突然回忆起来。

    自己当年也曾追问过师父:

    “你一个人这么久,就没想过去别的地方看看?”

    “我怕我一转身,连你也不见了……”

    “看……”

    师父望向天空:“下雪了。”

    萝莉指着天空:“下雪了。”

    来自回忆和现实的两道声音这一刻完全重叠在一起,仿佛眼前的身影也跟记忆里的身影重叠。

    雪花纷纷而落。

    舞台上的雪花也纷纷而落。

    只有魏洲的黑科技舞台特色才能呈现出这样一首剧情向的歌曲,观众几乎忘了这是特效,竟觉得空气有些寒凉。

    舞台中央。

    夏繁的声音被渐渐拉长,眉间似乎也有了白雪的痕迹:“谁能初心不负?”

    ……

    眉间雪。

    这首歌不好做。

    有人可能只关注歌曲。

    有人可能只关注剧情。

    故事和歌曲不能形成这种割裂。

    包括背景人声和歌声的比例要经过反复调试,配合着恰到好处的伴奏音量,才能二者结合在一起引领观众进入剧情。

    同样的办法《赤怜》也用过。

    不过《赤怜》没有穿插太多人物对话。

    林渊不知道效果如何,所以把这首歌放在了初赛,以夏繁的水平晋级是没问题的,至于后面的第二轮甚至第三轮,肯定要用更保险的作品。

    好在。

    现场陡然响起的掌声,算是给了林渊一个肯定回应。

    效果好像还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