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2章 三境

    “你……”

    高个军官出手如电,双掌死死捉住那银蛇,却是一把银色软剑,割得他双手鲜血淋漓。

    “术士,怎么可……”

    他才喊出声,刷地一下,银蛇剑的剑柄处,分出一把子剑,攸如电光,高个军官再也无法躲避,被那子剑刺入左眼,直没剑柄。

    高个军官怒目圆睁,头顶冒出丝丝浊气,直朝邓独秀胸口投来。

    不过数息,当场毙命。

    邓独秀取走银蛇剑,掏空高个军官的袖口、腰囊,借着夜色,急速潜行。

    他心中得意,暗暗感叹,术士用作刺杀,果然好用,叫人防不胜防。

    他仔细看过那高个军官的手掌,掌纹上都已经覆盖上老茧了,已是炼皮三境的修为,距离突破明劲境也只一步之遥。

    这样的武修,若正面放对,他这个驱物一境,绝非敌手。

    一路快速潜行到房屋后墙,他麻利地翻墙而入,悄无声息入得堂门,重新将门栓上,蹑步返回房间,坐回矮桌边,借着微弱星光,开始清理鼓囊囊的腰袋。

    八瓶凝阳散,十二瓶紫血丸,还有两个五两重的金元宝。

    这些都是他率先冲进典库夺取的,驱物妙法用好了,比资深单身狗的手速快得多。

    要不是他此番的关注重点全是药瓶,他能抢回十几个金元宝。

    即便如此,他对这回的夜间行动,心满意足。

    除了在典库的收获,他又点验了高个军官的腰袋。

    袋中有三四两散碎银子和几枚紫血丸,此外,还有一枚无色线团。

    视线才打到那枚无色线团上,邓独秀脸上有了笑意。

    这枚线团他前世见过,唤作千韧丝。

    极细的千韧丝,乃是秘法炼成,可承重五百斤而不断裂,这细细的一枚线团,全部展开,足有十丈。

    轻轻扯开线团,展开丝线,即便在灯光下,若不细察,也很难看清。

    这千韧丝用好了,妙处极多。

    点验完毕,他将所得的药瓶和金银,尽数塞进床下,翻身上床,不多时就沉沉睡了过去。

    次日一早,邓独秀用过早饭,出门去了。

    张元和宋野都已经就位了,两人脸上皆带着红肿。

    邓独秀原以为昨天闹了那么一通,这两人应该没时间也没精力过来值班。

    而两人的“忠于职守”,让他明晰了洪承誓要抓他的决心。

    他假装没看见二人,直接奔老王家铁匠铺,给了五两银子,定了三十斤铁砂,一口大铁锅,和四个十斤重的大铁球。

    他才走,张元和宋野就到了,才亮了掌狱司的令牌,王铁匠竹筒倒豆子全撂了,“邓家少爷说了,武修才是正途,他找人买了两本秘籍,要炼铁砂掌和铁布衫,所以才找我定了这些材料。”

    张元捧腹大笑,“这蠢货修仙把脑子修傻了都,铁砂掌和铁布衫是街头就能买到的么?没有内炼功法,就是找死。

    何况,没有壮大气血的药剂,如此蛮炼,迟早落一身病根。”

    宋野笑道,“你还真以为那小子能坚持下去?不过作妖,不出三天,就得消停。

    不过也好,他一直闷着,我还真怕他静极思动,出门远行。

    现在好了,他愿意瞎折腾,咱们也落得清净。

    要不了多久,诚意伯府那边的消息就该回来了。

    那时,你我也就彻底松快了。”

    两人聊了几句,又威胁了王铁匠不准泄露他们到访的消息,也离开了。

    王铁匠不敢多事,当天就置办好邓独秀要的货物,傍晚时,给他送去,还帮着将货物放进了二楼杂物间。

    那处邓独秀已提前清理好了,做了临时的炼房。

    刘氏问过他,为何置办这些物事,邓独秀怕她担心,推说是研究夫子的格物之道。

    刘氏最喜他用心读书,不疑有他,只叮嘱他千万注意身体。

    王铁匠去后,邓独秀和母亲交待一声,闭上房门,调息一番后,服下一枚紫血丸,待丹田处有热气腾起,默运搬运内息法诀,站到盛满了铁砂的锅边,开始抽插起来。

    若叫外人来看,他这番架势,分明是在炼铁砂掌,和铁布衫根本不相干。

    实则,他是一法两炼。

    前世,他修炼的赤炎掌,就是极高明的武道功法。

    只是他的武道根基打得不牢,赤炎掌虽然修成,一双钢琴家般美手也炼毁了,变得恐怖不堪。

    此番,他要修烈阳铁布衫,先要筑牢根基。

    所谓根基,便是要跨入炼皮的门槛,什么时候气血壮大到鼻喷白息,便算成了。

    要进门槛,他前世修炼的赤炎掌,是最佳选择。

    而此番再修赤炎掌,对他而言就是轻车熟路。

    第十三日上午,他抽插百余次后,浑身气血鼓胀,元阳暴涨,忽地鼻翼喷出浓重的白气,一泄如注,双掌的肤色随着气血的翻涌化作紫赤。

    这正是赤炎掌入门的征兆,而鼻息喷出白气,也是他气血勃发到相当程度的征兆。

    毫无疑问,他跨入了炼皮境的门槛,单掌已有百斤之力。

    短短十三日,突破炼皮一境,便是放在武道天才身上,也是了不起的成就。

    邓独秀算不得武道天才,他能快速突破,除了前世的经验让他选择了合适的功法外,壮大气血药剂的充分供应,也是关键因素。

    但要说最大的助力,还是他体内的清灵气。

    这十三天的时间,他每天几乎只睡两个时辰,其余时间,都在抽插铁砂。

    这放在寻常修炼者身上,绝对是不可能完成的。

    先不说精神层面能不能坚持,但肉身是绝对熬不住的。

    硬撑的结果,只能是精尽而神疲,重伤当场。

    得亏清灵气缓解疲劳的神效作用,极大地缓解了他肉身上的疲惫。

    以至于他成功突破炼皮一境后,还有能力继续冲关。

    只是这回,四个十斤重的大铁蛋也被他运作起来。

    他利用灵力驱动四个大铁球,不停地撞击胸腹和肩胛处的要穴。

    与此同时,他还是保持着沉腰扎马的拳架,继续抽插铁砂。

    体内的气血在内息功法的搬运下,不停地在体内游走,一旦气血有了后劲不足的征兆,他便会补充药剂。

    在这种非常规的极限修炼下,第二十六日上午,他突破了炼皮二境。

    第三十九日夜间,他突破了炼皮三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