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889章 圈儿里没有省油的灯

    .bsp;  沈姣的朋友圈里只有几个人,但江东的朋友圈里都是人,他光明正大的说出沈姣的名字,生怕别人不知道,沈姣知道,他不是想炫耀,或者说,不只是想炫耀,他是想昭告,告诉那些盯着她不放的人,他们结婚了,从此往后,沈姣不只是邝家人,还是他江东的老婆。

    江东出国四年,鲜少回国,回去也是目的明确,没再跟从前那帮狐朋狗友厮混在一起,刚开始的一两年,坊间甚至有传闻,江东出事了,消失了,如今江东突然朋友圈里‘诈尸’,拢共九个字,众人一时间不知该震惊前面四个字,还是惶恐后面五个字,纷纷在下面留言。

    江东关机,人间蒸发,但整个国内圈子里迅速传开,一些人找不到他,直接把电话打到楚晋行那里,比如向径,他说不上惊讶还是不可置信:“江东结婚了?”

    楚晋行如实回答:“刚看到朋友圈。”

    向径:“他真跟沈姣结婚了?”

    楚晋行不咸不淡:“他应该也不会跟别人结婚。”

    向径沉默半晌:“……他还真做得出来。”

    楚晋行没出声,向径转而问:“最近有空吗?”

    楚晋行:“什么事儿?”

    向径:“也没什么事儿,你在夜城,有空就出来聚聚。”

    楚晋行打开天窗说亮话,“要是聊你妹妹就算了。”

    “啧。”向径道:“不用拒绝的这么干脆吧,我妹又不丑。”

    楚晋行:“你当我丑好了。”

    要是没有眼皮挡着,向径能把眼球翻到天上去,十分无语的说:“我可以装瞎,我妹又没真瞎,你找理由也找个像样点儿的好吧。”

    楚晋行:“不喜欢还不够?”

    向径好声好气:“你可能不了解我妹,牵着不走打着倒退,撞了南墙就能顺势把砖扒下来盖三间瓦房,你这种直男式的拒绝方式,在她看来简直迷得她不要不要,她前阵子还因为别人追你,在家里发了好大的脾气,搞得我爸都上心了,让我来问问你的口风,我妹到底差哪儿了。”

    楚晋行面不改色,淡漠的口吻道:“大家都是男人,你想你亲妹妹一时冲动,后半辈子都过得心如止水吗?”

    向径一愣,几秒后,压低声音,试探性的问:“你……不会是身体方面……嗯,不方便?”

    楚晋行:“别人问,我会说生理上守活寡,你问,看你能不能承受,让你妹心理上守活寡。”

    大白天,向径后脊梁一阵冷风,不辨喜怒的回:“你真够绝的。”

    楚晋行:“应付家里长辈,我建议你说前者。”

    向径哭笑不得,“你是一点儿余地都不给自己留啊。”

    楚晋行:“你要不嫌麻烦,顺道替我把这个消息放出去。”

    向径乐不可支,这几年楚晋行在夜城混得风生水起,哪怕一些住在红墙里的人,也想找个契机拉拢这个白手起家,却不输给资本积累的商业新贵,奈何楚晋行像是包了一层铜皮铁骨,软磨硬泡,死不弯腰。

    关键没有人真的敢逼迫楚晋行,现在的世道跟前几年不一样了,别说夜城,整个上层圈子里谁人不知,以前邝家威胁过楚晋行,想让他做上门女婿,结果怎么样,一家子没了。

    邝家倒台是权力更迭,大势所趋,原则来讲,跟楚晋行无关,但楚晋行能在其中屹立不倒,并且摇身一变,成功把重心从深城转移到夜城,明眼人都晓得,楚晋行现在是只可拉拢,不能怠慢的主。

    ……

    闵婕给闵姜西打了电话,第一句便问:“西宝,江东结婚,你知道吗?”

    闵姜西心底一愣,顿了一秒后回:“不知道。”

    闵婕:“你没看到他朋友圈吗?”

    闵姜西:“没看。”

    闵婕:“你江叔叔刚刚看到江东发他跟沈姣结婚的照片,他联系不上江东,知道你怀孕,又不好意思来打扰你,你们一直有联系,我以为你知道。”

    闵姜西:“我跟江东差不多一个礼拜前联系的,他让我教他做饭,我猜他在那边应该过得不错,不知道他们要结婚。”

    闵婕松了口气:“过得不错就好,结婚是大好事,我们都替他开心,他现在关机,等你们什么时候联系上了,你让他给你江叔叔打个电话,你江叔叔嘴上没说什么,刚一个人进了书房,我看着心里挺难受的,儿子结婚他从朋友圈里看见才知道,估计也是开心又难受。”

    说完,闵婕似是想到什么,紧跟着又补了句:“你别强迫他打,不打也没关系,我们都替他高兴,等我回头把礼物准备好,你替我给他寄过去。”

    闵姜西应声挂断,闵婕对江东的小心翼翼已经变成了习惯,从前她不懂,以为感情和婚姻都是两个人的事,闵婕和江悦庭乐意,其他人管不着,后来她设身处地的站在江东的角度想了想,好像有些东西,外人真的没有权利替当事人无所谓。

    没有闵婕,江东和江悦庭的关系也不会变多好,可有了闵婕,江东只是江悦庭的儿子,他没有家了,好在,好在他够能折腾,世界之大也无奇不有,竟然有人愿意嫁给他。

    江东也有家了。

    闵姜西在朋友圈里找江东,找了一溜儿没找到,搜他微信,微信里没有显示,闵姜西愣了愣,切换到电话薄,j字开头的人里,果不其然,没有江东的名字。

    灵异事件是不可能发生的,闵姜西果断打给秦佔,秦佔在开会,还是叫了暂停,接通:“西宝。”

    闵姜西:“你把江东拉黑了?”

    秦佔不假思索:“嗯,他有天凌晨给你打电话,我给他删了。”

    闵姜西:“他找我干什么?”

    秦佔没好声的回:“让你叫他做饭,有病。”

    闵姜西:“听说他发了朋友圈,结婚了。”

    秦佔丝毫不意外:“你没教他,他也没饿死,更没孤独终老,别搭理他,让他一辈子在国外待着,眼不见心不烦。”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