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九章:享受接下来的时刻吧!

    法师军团的伤害依然爆炸,火雨再度形成火海,囤积在城下的野外军团受到重创!

    如果枯骨法师军团能一直保持这种攻击的话,以目前野外军团的这种兵种配置,想攻破城堡会非常难。

    但是,不管是英雄还是生物,体内储存的魔力并不是无限的。

    一旦魔力耗光,法爷们只能挥舞魔法杖去敲敌人的脑袋。

    枯骨法师军团陷入了更长时间的魔法冷却中,城堡军团必须拖延更长的时间。

    城墙上的恶魔们都明白,也许,法师军团的攻击只剩下最后一波。

    在那之后,如果野外军团还没有受到致命打击的话,地下城堡就守不住了!

    恶魔们偷偷看向江润,他们惊讶地发现,城主大人十分冷静,似乎一点也不担心现在的局势。

    也许是受到了江润的影响,恶魔们不顾疲倦,继续玩命地在城墙上战斗。

    就在这时,洞穴上方出现异状。

    除了继续朝下方掉落生物外,野外军团的统领出现了。

    江润看到,有体型似人类的生物抓着独眼雷鸟的翅膀从洞穴上方来到了花妖射手所在的安全区域。

    “哦?这就是野外领主吗?”

    “主人,不是的。”

    “那是普通的地穴人,一种天生和野外生物亲和的种族,这个种族完全是骚乱分子,有着强烈的战斗欲与统治欲,很多战争的源头就是地穴人在搞鬼。”

    “这几个地穴人应该是这支生物军团的统领,也就是那个野外领主的手下。”

    “他们突然露面,也许是觉得我们没有威胁了。”

    萨克的脸色不好看,“这意味着,野外军团还有着相当一部分军力,地穴人有把握吃下我们。”

    伍德手握尖刀,凶狠说道:“我去干掉他们,野外军团没了指挥,一定乱成一团!”

    江润否定了伍德的提议,对方不是傻瓜,荆棘树妖已经将地穴人团团保护起来,马魔冲上去只能白送人头。

    城堡前的火海比之前更早熄灭,因为地下的木屑、木材在第一波火雨中就已经燃烧殆尽。

    野外军团受到指令,第三波冲击开始了!

    蛙妖快速冲击,城堡的大门已经被钢叉捅出了孔洞。

    多腿虫攀爬城墙,岩浆怪人和恶魔们一起抵挡。

    有的已经冲了上来,莱丽和伍德带着一部分岩浆怪人,负责清理城楼上的生物。

    双方搏命战斗,损伤不断增加。

    这一次,野外军团更加果决。

    “奥德统领,生物们已经爬上了城墙,敌方估计是没有远程手段了,我们可以出动最后的雷鸟群!”

    “破坏掉他们的法师军团,恶魔的城堡将属于地穴人!”

    闻言,一位灰色皮肤,腰背有些佝偻,眼珠滚圆,鼻梁塌陷的地穴人说道:

    “嗯,就这么做。”

    “第三队做好准备,同时集结最精良的第四队,就算法师们没有被雷鸟群击溃,这些法系单位在短时间也将丧失魔力。”

    “恶魔城堡,即将成为过去!”

    ……

    当萨克看到天空的独眼雷鸟时,顿时眼前一亮。

    在江润的安排下,城楼的箭雨早就在守株待兔。

    尽管雷鸟群直奔枯骨法师军团,但在穿透箭雨的过程中,大半的雷鸟全部被灭,进入城楼上的雷鸟也被恶魔和生物们砍杀。

    除了少数的几个枯骨法师有损伤外,绝大多数都完好无损。

    雷鸟被屠杀的一幕,自然落入了地穴人的眼中。

    “可恶,这些狡猾的恶魔!”

    “不过,在强大的军团面前,只凭狡猾是没有用的!”

    “增援一个中队生物,把城门凿开!”

    ……

    野外军团的继续增援给江润一方的防守带来很大压力,岩浆怪人的损失越来越多。

    伍德拔掉了一支插在他大腿上的箭矢,双眼愤怒地瞪着远处的花妖射手。

    萨克扔出一瓶毒剂,刚刚攻上城楼的大蜈蚣被腐蚀的浑身冒绿雾。

    炼金品的伤害效果很理想,可是萨克手中的药剂已经所剩无几。

    黑暗女妖抬剑,又击杀了一只跳上来的蛙妖。

    一只黑色的斧头迎面劈来,一旁的岩浆怪人用肉体挡住了这一击,因为疲惫,莱丽的动作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灵敏了。

    城楼上的每一个恶魔都是,持续作战让他们几乎达到了极限。

    半个小时的苦苦支撑,终于等到了一个好消息。

    枯骨法师冷却完毕,第三波魔法打击开始了!

    江润朝着洞穴上空看了看,原本密密麻麻的血色基本消散,野外军团已经从地表到达地下,除了城堡正前方的生物外,还有很多野外生物集结在地穴人周围。

    这一次,江润又开始变阵。

    他派出一半的枯骨法师来到城墙边,释放一波魔法打击。

    威力小了一半,下方的野外生物并没有灭绝。

    一小队岩浆怪人直接跳下去,与那些受伤的生物展开惨烈的肉搏战。

    果然,这个举动引起了地穴人的注意。

    “恶魔们完蛋了!”

    “他们的法系单位果然没有了魔力!”

    一个地穴人张开大嘴,露出丑陋的笑脸:

    “奥德统领,我们即将攻占一座城堡,这个惊喜肯定会让斯维德领主大加赞赏!”

    “哼哼,我已经等不及要炮制这些恶魔了,他们让我们损失了不少战力。”

    “马诺,待会就把恶魔们的头颅挂到城楼上,至于上面的那只女妖,就贡献给斯维德领主。”

    “相比于女妖,我更期待城堡的内库,一定有许多亮晶晶的金币!”

    地穴人奥德面露轻蔑之色:

    “你们的眼光太差劲了,我更看重城堡内的招募基地。如果那些法师是从城堡内部招募的话,这将是最大的财富,我们塔西克地穴一族会获得更大的领土!”

    “哈哈哈,不愧是奥德统领!”

    ……

    “差不多了,给恶魔们最后一击吧。”

    “第四队生物,冲锋!”

    ……

    城楼上,所有的恶魔都看到了这样的画面。

    开阔地上烟尘滚滚,零星的火焰不断跳跃,花妖射手在往前挪阵地,地穴人跟着移动,在他们前方,是一片密密麻麻的生物群。

    如果地下城堡在全盛时期,尚且有能力一战。

    可是,在不断的战斗中,他们几乎用光了一切。

    不管是木箭、石块,还是魔法药剂,全没了!

    甚至,老旧的投石车已经不堪重负而崩溃解体。

    在蛙妖的破坏下,地下城堡的大门破了一个大窟窿。

    可以想象,只要后面的野外生物压过来,他们能直接进入城堡内部,然后登上城楼,所有生物都将灭绝。

    一些恶魔瘫软下来,无力地坐在城楼上。

    不管是莱丽还是伍德,他们的脸上也带着绝望之色。

    羊魔转过头来,看向自家城主,让他惊疑的事情出现了。

    在这样的时刻,自家城主非但没有慌乱,反而像是露出了一刹那的微笑。

    看花眼了!

    我一定是看花眼了!

    萨克不断提醒自己,但还是忍不住问道:

    “主人,现在怎么办?”

    “要不要放弃城楼,如果守在后方大殿的话,我们还能拖延一点时间。”

    接下来,羊魔看到了这样一幕。

    那些看上去很古怪的岩浆怪人突然集合到一起,它们还是那样的平平无奇。

    江润朝着恶魔们笑了笑,“你们做得很好,就让我们在这里,一起享受接下来的时刻吧。”

    伍德、莱丽、萨克,以及每一个恶魔,他们听到这番话后,都露出了疑惑与惊异的神色。

    他们看向那些奇怪的岩浆怪人,脑袋里面全是不解。

    在地下城堡生活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他们对于岩浆怪人这种生物自然熟悉。

    哪怕这些岩浆怪人有些奇怪,但怎么看也不像是能扭转局面的样子吧?

    当这伙岩浆怪人出现在城楼上的时候,远处的地穴人自然也发现了。

    “哈哈哈!”

    “奥德统领,你瞧瞧,那就是恶魔们最后的底牌了。”

    “这么一点地狱低级生物,能干什么?”

    地穴人奥德意味深长地说道:

    “当面临死亡的时候,绝大多数生物都会恐惧,哪怕是恶魔也不会例外。”

    “当他们面对恐惧又手足无措的时候,只能放大那些极度渺茫的希望,并祈求着神的怜悯。”

    “而我们要做的,就是以最直接的手段破灭这些希望,让他们迷失在希望破碎和恐惧之中,那样的面孔,不正是我们享受的吗?”

    “所以,一起享受接下来的时刻吧!”

    “hiahia~不愧是奥德统领啊!”

    “第四军团,冲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