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7章 赚钱

    叫化子随即扔了五文钱。

    “叔,你是第一个客人,我请你——”她要把钱还给叫化子。

    叫化子眼一瞪,“怎么看不起我?”

    “叔……”宋简茹不好意思的立在摊后,“你帮了我很多,我请你吃一碗应该的。”

    “那也等以后。”叫化子道,“我姓梁,承你叫一声梁叔,我高兴花这五文钱。”

    宋简茹感恩的承了他的情,“行,梁叔,不过我这八宝粥定价三文,你给多了!”说完递回二文。

    梁道勋依然没收,“第一天做生意,讨个好彩头。”说完,端着粥蹲在地上吃,刚吸了一口,就大呼,“哇,丫头,你这粥是甜的?”

    八宝粥不是甜的么?说到糖,宋简茹一阵肉疼,古代的糖真不是一般的贵,五谷杂粮不贵,三文钱的定价全在糖上了。

    “是啊!”她理所当然的回道。

    “我的个老天,果然摊上卖的跟家里吃的不一样,怪不得有钱人喜欢在外面买着吃,就是不一样。”梁道勋一阵猛吃,像是做广告一样,边说边夸。

    码头上的人川流不息,听到叫化子的感慨声,纷纷停到八宝粥摊前,“小娘子,真是甜的?”

    “大叔,试试就知道了,一碗三文,两碗五文,你可以找个身边人拼一单,省一文。”

    “哟哟,小娘子,行啊!”甜粥新奇,卖法更新奇,“那你不是亏了?”

    “亏了不至于,就是少赚点,只要大家喜欢吃,我也开心。”宋简茹眉眼弯弯,笑容就跟八宝粥一样甜,非常有亲和力和感染力。

    小摊主帮着省钱,说话又讨喜,马上就有人拉身边朋友、相识,“张三,咱们拼一碗……”

    “王二,来,哥跟你拼一碗。”

    ……

    宋简茹舀粥的勺子飞快,旁边放铜子的托盘,铜钱不停跌落,声音嘎嘣脆,宋英娘胆怯、怕生,一直避在宋简茹身后,看到钱没人照应,根本顾不得紧张害怕了,连忙上前,和她一道忙碌起来。

    宋梓安仍旧站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大媳妇忙碌的身影全落在他的眼里,眼眸幽幽,不知他在想着什么。

    “那三碗几文?”有人故意问。

    “三碗六文。”宋简茹抬头笑道。

    “哇哇,小娘子,粥值不了多少钱,可是里面的糖贵着呢,我知道。”

    “谢叔理解。”宋简茹一边忙一边笑回:“小女初到贵地做生意,还指着各位叔叔、哥哥们照应,能给大家省钱的,我就尽量,出门在外,谁的钱不是血汗得来的,叔,你说是不是?”

    “了不得,了不得,小娘子你是发大财的人物。”

    “哈哈……”宋简茹大笑,“借叔吉言,要是真发大财了,遇到叔,我就请叔吃大餐。”

    “哈哈……”吃粥人亦大笑。

    小小八宝粥摊前,和声笑语,爽朗劲道,开启了一天的好心情。

    没多久,一大木桶的八宝粥全部卖完了,宋简茹与宋英娘一起整理碗筷、铜钱,被捋到布袋里的铜子嘎嘣响,引得周围小摊贩们的目光纷纷转过来。

    宋英娘被他们看得发毛,“茹娘……”

    “别看他们,赶紧收拾。”

    同行眼红,很正常,宋简茹正在找机会融入他们,今天第一天,她不急,也急不来,赶紧带钱回去。

    回到客栈,关上杂物间的门,宋简茹细细的数了一遍,又扣下成本,“今天早上赚了一百二十文。”

    宋梓安眼皮抬了眼,“你卖了九十二碗,七十二碗赚一文,二十碗平均赚一文半,还有第一碗梁叔多给了两文。”

    没想到这小子站在身后没白站么,眉毛轻动:“算得挺麻溜嘛!”不是整日死学就行。

    自己算得这么好,也没见大媳妇夸一声,宋梓安眉头微皱,不细看,却也看不出。

    一屋子都是小孩子,个个目光都在铜钱上,那能注意到他这小小情绪。

    玲娘高兴的都忘了肚子饿,“二姐,二姐,做生意都能赚这么多钱吗?为什么大伯、三叔他们从来没想过做生意?”

    宋简茹被她问的莫可奈何,生意不管大小,那有那么容易的,大有大的难处,小小的门道,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

    不要看小小的八宝粥,在现代,稀松平常,可是在古代,宋简茹逛了早市,有卖面食的,诸如胡饼、环饼、面汤,还有米饭类的,如稀粥、水饭,还有各类小吃食,就是没有粗粮八宝粥,这是穷人们平常的吃食,没人拿来卖。

    宋简茹做的八宝粥除放了奢侈的糖,还用木柴火熬煮了一整夜,不管是大豆、小豆、薏米都给煮糯了、都粘稠了,她不仅舍得放糖,还舍得烧柴禾,光柴禾昨天就烧了十文钱,被宋英娘整整含叨了一晚上。

    “这下你不觉得柴禾费了吧?”宋简茹抬眼对她笑道。

    宋英娘脸一红,嘴还是犟:“十文钱柴禾都够普通人家烧大半个月了。”

    宋简茹不与她作无谓的争辨,“等会我去市集买八宝粥配料,英娘、梓安,你们两个去郊区拾柴禾。”既然你们觉得贵,那就自己去捡。

    让他们去捡柴禾,跟赤脚老农一样?被点名的二人愣住。

    宋玲娘大叫,“我也要去,我也去捡柴禾。”

    让去的不想去,不能去的却要去,宋简茹望了身边跟自己毫无血缘的姐弟妹四人,既然她接手了,不说把他们培养成材,至少成人吧。

    宋梓安嘴抿得很紧,他想反驳不想去,却也开不了口。

    宋简茹眼神犀利的望了他一眼,“不会让一个女人养你吧!”这话不可谓不重。却由不得他,穷家穷人,就要有穷家穷人的样子,先不要说他是个男孩子这样不行,又是她的‘小丈夫’,那更不行,她可不是来养小白脸的。

    十文钱的柴禾,宋简茹其实无所谓,但是她要让宋家姐弟明白,只有付出才有得到,只有靠自己,才能自立。

    宋简茹的八宝粥很快在码头上小有名气,来吃的人很多,到第三天时,两大木桶都不够卖了,“真对不起这位爷,真是卖完了。”

    赵左眉头能夹死一只苍蝇,“那就赶紧回去再煮,半个时辰后,送到千源酒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