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222章 大结局1

    新皇登基第一年,年节里仪式比往年多了很多,赵熙从大年三十一直到二月二龙抬头,不是在宫里,就是在去宫里的路上,忙得天昏地暗。

    宋简茹并不知道今年特别忙,她以为天皇贵胄礼仪规矩就是这么多,直到赵熙好不容易休沐下来,他才有空跟她细叨了几句。

    “因为你是财政大臣的原因?”二月初,春寒微褪,难得中午时分太阳很暖,半躺要榻上,两口子依偎在一起说几句悄悄话。

    “财政?”赵熙第一次听说这样的词,意思懂,没听过,大概是她前世里的东西。

    “是啊,是不是大小朝会、面圣都得带着你?”

    赵熙无奈的笑笑,“可不就是嘛。”谁让他管钱呢!

    “都瘦了。”宋简茹躺在他腿上,仰面向上,正对着他俯首,两人面对面,享受午后阳光片刻安宁,她伸手抚上他眉眼。

    赵熙的脸贴着她掌心,闭眼,享受她的安抚,“春天,青黄不接,没有税赋,朝庭里却处处要开支,为夫愁啊!”

    看来新皇国库真是空到一定程度了,否则赵熙不可能在她面前发出这样的感慨,“什么地方开支最大?”

    没想到把心中的愁闷说出来了,赵熙睁开眼,愣住了。

    宋简茹朝他微微一笑,“治大国如烹小鲜,而恰巧,我就是那个卖‘鲜’味的小东家,走南闯北,多少也懂一点嘛。”

    “喔,是嘛。”赵熙朝靠背上靠了靠,身体坐直一些,笑着对她说,“说说看……”大朝会,小议事,他的耳朵都快被催出茧子出来了,国库没钱,他站在朝会上连话都不敢讲。

    宋简茹翻个身坐起来,“按道理来说,今年跟往年的区别不大,如果有什么不同,可能就出在春季防汛旱、和边疆军防物资上,是不是公子?”

    赵熙伸手抚她乌黑如瀑的黑发,他承认她的见识不同于一般内宅妇人,可也不太相信她懂这些。

    宋简茹还真不是太懂,前几天去简记与小舅舅一起吃饭时,遇到英娘的夫君带朋友来吃饭,大家一起吃了个饭。

    饭桌上,徐姐夫的朋友提到工部今年上报疏通运河之事,这可是超大一笔银子,却也是超大功绩之事,新皇登基,根基不稳,正需要这样的大工程为他树立民望、建立口碑。

    低下民众和工部也是利用了新皇登基后急需要站稳根基的姿态,借着时机提了出来。

    君想要建功勋,民想要实用河道,一拍既合。

    苦的是度支司,那有银子可调。

    “嗯。”

    “我听苏大人说,大运河道主要淤结段是邗沟和京城附近的汴河,邗沟这一段连接长江和淮河,泥沙冲击大,疏理起来,没有三百万两百银,还真是动不了工,要是银子不够充足,就算动工,也是修修补补,在洪水季,根本起不了作用,汴河这一段用银不多,五十万两足够。”

    “苏溢?”

    宋简茹点点头,“那天巧了,我和小舅舅吃饭,遇到宋姐夫带他过来吃饭,便一起吃了顿饭。”

    赵熙鼻子轻嗤,“怕不是巧吧。”

    宋简茹不大相信般看向他,“不会吧,公子,难道他们以为我会吹枕头风?”

    “难道现在不是?”赵熙意识深长的笑笑。

    宋简茹一头黑线,“公子,今天中午跟你聊这些,真的很偶然好不好”

    “你呀……”是偶然也是必然,作为他赵熙的妻子,以后这样的事情还会很多,他伸手把显得委屈的小妻子搂到怀里。

    “公子……”宋简茹挣脱他的怀抱,“公子,这件事可以用四全齐美的办法解决。”

    “四全齐美?”

    “嗯。”宋简茹道,“皇帝的意愿,你的难题,百姓的渴望,便利于商人,难道不是四全齐美吗?”

    赵熙神色凝重:“何意?”

    宋简茹把后世建高速的方式讲给了赵熙听。

    “竟可以这样?”

    宋简茹说:“对呀,公子,这样做,无论那方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于国家、百姓都有益,何乐而不为呢?

    赵熙怔怔的盯着小妻子看了很久,“我不需要一个铜子?”

    “嗯。”宋简茹肯定的点点。

    赵熙突然猛的亲了一口小妻子,撩起袍子就下床,“我去书房找先生们。”

    宋简茹在他身后道,“这主意千万不要说是我说的,你随便找个人高人哪。”

    赵熙正有此意,他可不想让小妻子陷入权谋,被别有用心的利用,影响他们的小日子,伸手就把她紧紧的搂在怀里,低头亲下去。

    皇宫,赵曜坐在龙案前,“圣上,你真的要疏通邗沟与汴河?”

    “嗯。”赵炅肯定的点对,“我大宋建朝一百多年了,是时候疏通淤结的大运河了,据天作监说,今年不是大涝就是大旱,若是疏通,南粮北调受阻,到时汴京城吃什么?”

    “可……”赵曜微束眼眶,“赵熙并没有交出潘氏的钱财?”

    赵炅双眼一眯,“那就找办法让他交出来。”一脸上位者的冷漠与凉薄。

    赵曜抬眼,“不管我用什么手段,圣上都不阻止?”

    赵炅直直的看向自家弟弟,“只要查出属实的证据,就算是皇姑姑的夫君,照杀不误。”

    “是,圣上。”

    二月中,天气不知不觉暖和起来,不管什么生意,几乎都走上了轨迹,宋简茹去铺店的次数明显多起来了,甚至有些像后世的五天八小时,她早出晚归,一直在盘算调料铺子的生意与扩张。

    自从上次徐文俊告诉梁道勋是那两个人贩子拐了宋二娘,他做过叫花子,很了解叫花子适合干什么,花了不少钱,养了几个手眼敏捷的小叫化子,叫他们传门盯那对夫妻。

    她们却像凭空消失一样,再也没人看到过。

    “不可能,不可能……”梁道勋不死心,既然叫她看到了那对狗男狗女,他就一定要抓住他们。

    “三哥……”梁梁念瑜进了掌柜房。

    “瑜儿,最近男扮女装出来吗?”

    梁念瑜以为三哥找她算账,她吓得连连摇头。

    梁道似乎看出点什么,“不要急,哥不让你出来,甚至恰恰相反,我要你……”他套着妹妹的耳朵悄悄说道。

    宋二娘的锦绣姻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