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十八章:想我救你吗?

    可是她的脑子却十分清醒,她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不能倒!

    一定不能倒下,否则她和程言今日都会命丧于此。

    她发了狠,也杀红了眼。

    她虽从小出入将军府,也听多了杨老夫人,程远将军,给她讲的一些战场残酷与惨烈,但是以往那些都是纸上谈兵。

    她安安稳稳的活了十四年,虽有一身武功,却从未杀过人。

    那一天,是她第一次杀人。

    她才知道原来鲜血从别人身上溅出来时是热的,她才知道原来鲜血的味道竟然这么腥,熏得她想作呕。

    她不知时间过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身上究竟受了多少伤。

    她只知道当她的眼前恢复清明时,围攻她的黑衣人已经,尽数被她斩杀。

    苏漠有些恍然,没想到她居然真的做到了,真的让她反败为胜了

    地上横七竖八的黑衣人尸体,将周围的土地都染成了暗红色。

    她原本就艳丽无比的红裙,变得更加鲜艳夺目,就像是刚刚又浸了一遍上好的染料。

    她看着还安安稳稳靠在树下昏迷不醒的程言,想向他走了过去。

    结果一抬脚,整个人便倒了下去。

    她已经麻木的感觉不到疼了,她只感觉的身上好似有千斤的重担,压得她喘不过气。

    苏漠挣扎了好几次想爬起来,结果都是徒劳。

    当她身上最后一点气力耗尽,她终于失去了意识。

    晕了过去。

    等到苏漠再有微弱意识的时侯,她听到有人说:“公主,这树下的男子,还有那边那个女人她们都还活着。”

    “李梓,这种人都是亡命之徒,我们就不要多管闲事了。”

    听完这话,苏漠心中刚刚燃起的一点小小的希望破灭了。

    她尝试着动一动身子,结果连微微动一下手指都是奢望。

    难道今日真的要命丧在这里了吗

    苏漠好不甘心,她明明那么拼命,那么拼命的保下她和程言两人的性命了。

    而这时那个叫李梓的好像发现了什么,轻咦了一声。

    “公主,这个男人好像是将军府的嫡长子程言。”

    李梓看着昏迷的程言,又看了看倒在不远处浑身是伤的苏漠。

    心中有了计较,若他是程言的话,那么这个身受重伤的红裙女子,应该就是程言的未婚妻苏漠了。

    听说她一向酷爱红衣。

    “程言?”

    公主轻声呢喃着,这个有些耳熟的名字,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究竟在哪里听过。

    李梓连忙解释道:“苏漠,礼部尚书府的大小姐,那个艳冠盛京的苏钰鄢,程言便是她的未婚夫。”

    听到李梓这般说,那公主便想起来了。

    苏钰鄢啊!

    她知道。

    “那么我们便把程言带走吧。”

    至于这苏大小姐就让她自求多福了。

    能活下来算她运气好。

    活不下来就算她命不好了。

    反正不管最后苏漠如何,自己对程言有了救命之恩。

    可就好玩多了。

    没想到这还没到盛京,便碰上这等好事儿。

    看来老天待我不薄啊!

    “是。”

    李梓叫人过来抬走了程言,路过苏漠的时,他迟疑了一下。

    “公主,那这个女人呢,咱们可否要一起救了?”

    “女人?本宫可没瞧见有什么女人,不是只有程大公子一人吗?”

    李梓顿了一下,瞬间便明白了她话中的意思。

    “公主说的是,是属下眼花了。”

    马车声渐行渐远,他们带走了程言,也带走了苏漠一丝生还的希望。

    那位未曾谋面的公主一句没见过什么女人,无疑是直接给苏漠判了死刑。

    苏漠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有得罪过什么公主。

    她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

    这里地处非常偏僻,平时本就少有人经过,能碰上那位公主的车队,已经是天大的运气。

    除非她今日运气好能再碰上其他人经过此处,否则她必死无疑,甚至可能连尸身都会被野兽叼走,最后还要落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既然是这样,为什么要让她清醒过来?

    难道是老天爷觉得她以前的人生过的太顺遂,所以现在要惩罚她吗?

    人越是在绝望的时候,意识也就越清醒。

    渐渐的自暴自弃的苏漠,变得冷静起来。

    她仔细回想着今日所发生的一连串事情,心中有了一些大胆的猜测。

    今日她和程言被黑衣人截杀。

    恐怕不是意外,定是有人蓄意为之。

    可是她和程言从不与人为恶,究竟是谁要杀她们?

    还有那个公主,出现在这里的时间,也十分的奇怪。

    第一,这里并不是什么宽阔的大路,一般车驾根本不会从这里经过。

    第二,听口音她们也不像是外邦人,所以排除走错路的可能。

    那么一个公主进京,为什么要驾马车走偏僻的树林?

    还有公主抛下她,救走程言的这个举动。

    她并没有觉得,那个公主必须要救她的。

    但是那个公主在知道自己和程言身份之后,却依然坚定的只救走了程言。

    是为了什么?她究竟有什么目的?

    难道是为了让苏家和程家离心?

    她今日是和程言是一起出的城,这事儿可以说是人尽皆知。

    结果最后程言昏迷被人救回去了,而她却不知所踪。

    这让程言到时该如何跟苏家解释?

    若她再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到时候爹爹和娘亲会怎么想程言?

    倘若她今日真的死在了这里,这让本就体弱的娘亲该如何承受?

    她能再次承受住丧子之痛吗?

    不行!

    她不能死,她绝对不能死!

    站起来!

    一定要站起来!

    苏漠努力挣扎着,可是每一次都是徒劳。

    她真的很累,累的恨不得现在就睡过去。

    可是她不敢,她害怕!

    害怕自己这一睡便醒不过来了。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天色越来越暗。

    好似要下雨了一般。

    就在苏漠即将再一次绝望时,一道慵懒的声音从她的头顶传来。

    “好久没见过这么有意思的人了,受这么重的伤,居然还能挣扎着,保持着意识清醒,真看不出来,你以前居然是个娇滴滴的大小姐。”

    这简短的几句话,让苏漠原本已经快混沌的意识,恢复了几丝清明。

    她艰难的动了动脑袋,向发出声音的方向看过去。

    入目的是一袭银衫,腰间系着一块璃龙玉佩。

    他的个子很高,从苏漠的角度看过去,有些看不真切他的脸。

    她只能模模糊糊的看清一个轮廓,皮肤白皙,棱角分明,想来应该是个样貌出众的世家公子。

    那个慵懒声音的主人,察觉到了她的动作,便再度开口。

    “你想我救你吗?”

    苏漠的嘴巴一张一合。

    一个“想”字卡在喉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

    她有些急了!她不能死在这里!

    她再一次尝试着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