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十一章 五香愣流漏

    患有强迫症的黑衣大叔抬起头,看着回一笑。

    没有明显的表情,眼神却专注得不行。

    被回一笑的灵魂三连给震得连扶着门的手,都忘了松开。

    任由时间就这么一秒一秒地过去。

    等到第三秒的到来,回一笑的亲爹认证指数,就已经从99.99%提升到999.999‰。

    爹啊,苦命的笑笑终于找到你啦!

    就在回一笑犹豫是应该先抱一抱她爹,还是先牵一下她爹的手的时候……

    这无时无刻都在发作的手控症啊,笑笑该拿你何去何从……

    “麻烦请让一下。”一个磁性之中带着点清冷的声音响起。

    那么熟悉,又那么有距离,而且还冷静得不行。

    和回一笑事先拟好的剧本,可谓风马牛不相及。

    回一笑立刻就急了:

    “啊不是!你肯定认识回艺女士,对不对?”

    “快说说你是哪一年到的大夏,肯定比你校友卡上的年份要早,对不对?”

    因为过于激动,回一笑的招牌灵魂三连都少了一连,没办法直击灵魂。

    当然,这并不是重点。

    比起直击强迫症的灵魂,回一笑更想直击黑衣人的手掌。

    直击过后顺手一拉。

    然后就可以拉着垂涎已久的手,互诉衷肠。

    眼看着就要得手了,却被人从背后拉了一下。

    韦哲礼这厮,也真的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敢在这种情况下拉她。

    不管是不是亲爹的,这一眼万年的手,摸了就不亏啊!

    摸不了吃亏,摸不了上当。

    一双十指玉纤纤,不是风流物不拈。

    不知道手控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吗?

    圣人有云……

    啊?什么,圣人今天休沐?

    好吧,那就让圣人休息休息。

    就算没有了圣人,也有《诗经》为证。

    《卫风·硕人》在形容一个人好看的时候,说的是:“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皮肤啊、脖子啊、牙齿啊、额头啊、眉毛啊、笑容啊、眼睛啊……

    什么什么的都要靠边站,首当其冲的就是手。

    要不然怎么能把【手如柔荑】放在最前面、最重要、最醒目的位置呢?

    在中华民族五千年的传统美德里,流传超过两千五百年的诗经,至少也能占一半吧。

    一半就是0.5。

    四舍五入就≈1。

    1=全部。

    没听《道德经》都说,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吗?

    由此可见,看一个人,不先看手,就是对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的公然亵渎。

    回一笑很想把影响她继承中华民族五千年传统美德的韦哲礼给抓起来暴打一顿。

    要不是小时候天天被她追着打,韦哲礼那厮长大了能跑进10″50?

    决不能够啊!

    她容易吗?

    辛辛苦苦把韦哲礼培养成国家一级运动员。

    难道就是为了等韦哲礼长大了,阻止她追求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简直不可饶恕!

    回一笑油然而生一种养了不孝子的挫败感,还没有来得及说出那句【我要你有何用】,就看到集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之精华于一身的黑衣人往后退了一步,关上了后台通往观众席的门。

    单向的。

    里面可以打开到外面。

    一旦关上。

    就不可撼动。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以回一笑的奔跑速度,从观众席的第一排,跑到观众席的出口。

    下两层楼,绕到科艺中心正面的出口。

    再往上跑两层楼,赶到科艺中心侧面的出口。

    韦哲礼应该都跑了两个1000米还有得找了。

    要不韦哲礼那厮怎么能人气那么高,还母胎单身至今呢?

    好歹也是个大男生,光靠一张脸怎么行?

    纵使——

    一对剑眉,浓密而不凌厉。

    一双星目,深邃而不冷酷。

    高挺的鼻梁,正直而不突兀。

    就连耳垂都长得恰到好处。

    可是——

    这又有什么用呢?

    和中华民族五千年的传统美德相比,一个男子的美貌能算老几?

    ……

    “怎么就跑成这样了?你妈刚刚坐着学校的车离开,都没有带你一起吗?”段菁菁指着一辆才开出去不到五十米的别克GL8一脸震惊外加阴阳怪气。

    平生最讨厌跑步的回一笑,为了追着亲爹嫌疑人问个究竟,硬生生地把自己逼成了田径队的。

    用平生来形容,其实是有点夸张的。

    事实上,小学六年级之前,回一笑跑得还是很快的。

    一笑学神的小学六年级,是别的小孩的四年级。

    回一笑毫无意外地,全班最矮。

    从六年级的下学期开始,回一笑的身体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不仅一下子长高了很多,还慢慢开始有了“定点超重”的烦恼。

    初中上体育课的时候,还勉勉强强能跑一跑。

    等到高中的体育课,再遇到800米体测一类的事情,那感觉,简直谁重谁知道。

    回一笑的体育成绩急转直下,多半都是被长跑给坑的。

    韦哲礼不知道是为了展示自己大夏田径队队长的魅力,还是为了将功赎罪。

    先是推着,后是拉着,最后变成了拽着。

    硬生生地把回一笑给带到了侧边的出口。

    回一笑气还没有喘匀,修理韦哲礼的话还没有来得及组织,就被跟着回艺女士从侧门直接出来的段菁菁给逮了个正着。

    被回一笑凡尔赛了快两年的段菁菁,从来都没有觉得,世界是如此的美妙。

    那辆载着回艺师姐离开的别克GL8,瞬间变得比雷克萨斯LM300h还要豪华。

    回一笑无暇欣赏段菁菁的表情,她这会儿正两手按着大腿、弯着腰、喘着粗气、随时都有可能背过去。

    “艺姐走了?那台上的黑衣人呢?一起走的吗?”韦哲礼略带兴奋地问段菁菁。

    如果明星助教退回去之后,就选择了和艺姐坐一台车,并且艺姐还没有拒绝,那么……

    这一次,连韦哲礼都觉得自己看到了希望。

    拜托了黑衣人!

    请你一定要和回艺女士有足以纠缠一生的瓜葛。

    比起不可超越的竞争对手(主要是手),韦哲礼更愿意有一个不可撼动的未来岳父。

    不怪韦哲礼没有自信。

    眸眸要是嫌他的脸不好看,他还可以去整容。

    手被嫌弃要怎么办?

    医美发展至今,应该还没有整手的项目吧?

    段菁菁看了韦哲礼一眼。

    想起自己苦练短跑1001遍的那三个月。

    想起拼了命加入田径队的近水楼台先得月。

    情愿又不情愿地指了指科艺中心背后的林荫路。

    举目望去,一群举着灯牌的男男女女,追着一个已然变成黑点的身影。

    很显然,明星助教带着一众粉丝跑了之后,回艺女士才坐着学校的车子离开。

    韦哲礼很失落。

    泰山压顶般的危机感,让他有些喘不过气。

    但即便是这样,韦哲礼也没有丢掉他好好先生的人设。

    眸眸这会儿气还没顺,没办法回答段菁菁的问题,小礼子这么好说话的一个人,肯定要帮忙解释:

    “一笑和她们家艺姐,经常拌嘴闹点小矛盾。艺姐走的时候,没带上一笑,应该是不想在学校里面闹腾。她们两母女,从来都是谁也不愿意让着谁。”

    说完,韦哲礼就托着腿都快要跑断了的回一笑,在科艺中心侧面的台阶上坐着休息。

    段菁菁觉得自己刚刚出现了幻听。

    韦哲礼叫艺姐,那就说明回艺师姐是韦哲礼的姐姐。

    韦哲礼那么传奇的一个人,有回艺师姐这样传奇的姐姐,一点都不奇怪。

    奇怪的是,大夏传奇的姐姐怎么可能是回一笑的妈妈?

    这明显解释不通。

    唯一的可能,就是她刚刚出现了幻听。

    是的,分针还在旋转,秒针还在奔波,全世界的美好都还在继续。

    只要回一笑自己不说,段菁菁绝对不可能和任何人提起今天下午的幻听插曲。

    “怎么了这是?”安小敉看到坐在台阶上,气喘如牛、脸白如雪的回一笑,就坐到了她的旁边。

    安小敉给回一笑递过去一瓶水,已经喝过的。

    回一笑二话不说,一口气干下去半瓶。

    回一笑的寝室一共有四个人。

    回一笑和安小敉是一派;段菁菁和鲜芷凝是一派。

    这么说,貌似也不确切。

    应该是,回一笑自成一派;段菁菁和鲜芷凝是一派。

    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南充姑娘安小敉,是万金油一般的存在。

    她不在乎回一笑的凡尔赛。

    也不在乎段菁菁和鲜芷凝反感回一笑的凡尔赛。

    人生在世,唯有吃的才最实在。

    从大一入学开始,回一笑每次回寝室,都会提着个大袋子,一脸嫌弃地往桌子上一扔:

    “韦哲礼那厮,每次都脑子进水买这么多,他买着不累,我提着还累,你们谁爱吃谁吃。”

    段菁菁和鲜芷凝,一边鄙视回一笑拿着自己不要的东西献殷勤,一边腹诽回一笑开口闭口韦哲礼的凡尔赛,一边吃得比谁都多。

    唯有安小敉最是实在:“那我就不客气了哈,回头我给你带张飞流漏哈。”

    安小敉是地道的川妹子,就是有点太地道了,以至于N和L不分。

    每次出去点菜,服务员都得琢磨三遍又三遍,才知道什么是五香愣流漏。

    腹诽也好,实在也罢,对于无差别凡尔赛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

    总归回一笑也不在意,寝室里的人对她是什么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