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二十六章 我曾经热烈地追求过你妈

    听完这惊世骇俗的一句话,一般女终是抬起了低昂的头。

    和已经走到二楼和三楼交界处楼梯拐角的一般男,非常默契的对视了一下。

    一般男说:“明天下午的奶茶,你请。”(此处还有既不好看也不难看非常一般的笑容。)

    一般女说:“你听清楚了,这次是女儿,不是女朋友!”

    一般男又说:“你说的在理,确实和以往不太一样。那明天的下午茶归我,难得让你赢一次,想吃什么你随便点。”

    就一个下午茶,说得好像是要把全世界的美食搬回家。

    呵呵,一般男。

    大方过后,一般男继续上楼,一般女继续埋头。

    几个意思?

    这是当着她的面拿她打赌?

    打赌就算了,赌注竟然还只是区区一杯奶茶?

    最后虽然有所提升。

    顶天了也就是一顿办公室下午茶。

    还是一人份,都没请全公司喝一顿。

    这怎么忍?

    要是一般男和一般女的手,能有她亲亲老爸十分之一好看,那也就算了。

    谁让她是天生的手控呢?

    问题是,这两人的手,比他们的脸,还要更加……一般。

    【一般】这两个字都不足以形容他们两个人的手,到底有多一般。

    脸可忍,手不能忍!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回一笑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个酱红色的小本本,往前台的桌子上一拍。

    那力道,不大不小。

    不会没有气场,也不会拍出声响。

    就是那么的刚刚好,多一分则太暴力,少一分则太刻意。

    曾经吃过没办法【当场证明你妈妈是你妈妈】亏的回一笑,这一次,可是有备而来。

    她拍在前台桌子上的,酱红色本本,是中华民族的家家户户都有的户口本。

    第一页,户别写的是【家庭户】,户主姓名写的是【回艺】。

    第二页,是回艺女士的户主页。

    再往后,就是回一笑的专属页面,与户主的关系,写的是【女】。

    然后,回一笑又把自己的身份证,也不轻不重地拍在了前台桌上。

    如假包换的回一笑本笑。

    专属页面的公民身份证编号都能对得上,绝对不存在同名同姓的可能。

    回一笑还就不信了,她一个殿堂级的学霸,能在同一个近乎弱智【证明你妈妈是你妈妈】的问题上,跌倒两次!

    “我,回一笑,回艺女士的女儿,现在,代表回艺女士,来找帮她打赢尿布官司的律师,麻烦你通报一下,谢谢。”

    这句话,回一笑用了不是平时1/2的超慢语速。

    尤其是最后的谢谢两个字,慢得都快连不到一起了。

    一般女再次抬起了她低昂已久的头颅,拿起回一笑的身份证,和真人比对了一下。

    看起来对工作非常认真负责的样子。

    “哦,您是真的来我们律所有事啊,不好意思,不用通报了,三楼走到尽头,最大的那间合伙人办公室。”一般女给回一笑指了个方向,就直接把人给放了上去。

    什么玩意儿?

    搞这么大个乌龙,还把人当赌注,最后就这么敷衍地说个【不好意思】?

    合伙人的女儿驾到,竟然不亲自带上去!

    这都什么前台?

    回一笑本来还想再说点什么,想到自己堂堂合伙人之女,和个前台过不去也有点掉价。

    强压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到了三楼的尽头。

    合伙人之女和前台的仇,这就算是结下了。

    虽然一笑大小姐碍于身份,不宜发飙,但前台能不能保得住工作,就还是要打个大大的问号。

    试问,哪一个足够爱女儿的父亲,会眼睁睁地看着宝贝女儿,在自己的公司受委屈?

    当然了,像笑笑子这么宽宏大量的一个人,自然是不会和个前台计较。

    可是呢,如果新鲜出炉的老爸,因为自己过去那么多年的父爱缺失,拼了命地想要弥补。

    那笑笑子也不能让亲亲爸比有劲儿没处使,是不是?

    就问棉袄不棉袄!

    就问体贴不体贴!

    就问是不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好闺女!

    呃……

    百年好像有点多,减去八十二应该刚刚好。

    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回一笑走进了三楼的最后一间合伙人办公室。

    办公室很大,是她爹该有的气派,也没太丢回艺女士的脸。

    办公室很干净,符合回一笑对黑衣强迫症患者的第一印象。

    一个黑色的人影,背对着办公室的门在找东西。

    回一笑决定要给亲亲爸比一个惊喜。

    她没有敲门,也没有打扰。

    就这么安安静静地站着,等待惊喜被揭开的那一瞬间。

    别的什么的,都挺好的。

    就是现在的这个角度,根本就看不到黑衣人的手。

    这对于殿堂级手控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遗憾。

    回一笑多希望惊喜是双向的。

    爸爸看到了她的脸,她看到了爸爸的手。

    如果爸爸激动地要用手捧着她的脸的话,那她也是完全都没有意见的。

    谁家的女娃娃,不是被爸爸捧在手心里长大的?

    她不过就是比别的女娃娃,多等了十八年而已。

    考虑到亲爹那双手的完美程度,回一笑觉得自己这十八年,等得还是很值的。

    就是这有点眼熟的西装,怎么好像还有点褶皱。

    在笑笑没有等来亲亲爸比电话的这一个月,亲亲爸比是不是也在拼了命地找笑笑。

    因为找不到,连西服都熨的没有以前好。

    爹啊,笑笑以后学着帮你熨西服,可好?

    宝贝爹爹终于站起来了,发型也有点眼熟。

    就是太眼熟了,仿佛几分钟之前才见过。

    宝贝爹爹终于转过身了,脸型也有点眼熟。

    就是太眼熟了,仿佛……

    不用仿佛了,眼瞎都能看出来,此刻映入眼帘的唯一人类男性,的的确确是几分钟之前才刚刚见过的一般男。

    回一笑愣了,不确定她的方向感,是不是已经差到,连楼层都能走错的全新境界了。

    一般男倒是一秒都没有愣,开启了自己座机的免提,才按了一个键,就开始说话:“不是答应明天下午茶我请了吗?怎么还把人给弄我办公室里?”

    一般男显然对回一笑的出现感到不满。

    一般女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人姑娘拿着和回艺女士同在一个的户口本,说要帮她妈打赢尿布官司的律师,不弄给你,我弄给谁?”

    一般女的不满程度,显然比一般男还要更高一些。

    这个律所不应该叫一仌,叫【集体不满】会贴切很多。

    一般男惊了,声音直接拔高八度:“此话当真?”

    一般女回应:“身份证号码都对过了,骗你你能多请我喝一杯奶茶?”

    “你接下来一整年的奶茶,都我包了!”一般男继声音动荡之后,脸色都跟着变了。

    先是错愕,紧接着便是惊喜。

    和一般男同时变脸的,还有回一笑。

    一般男是一脸的惊喜,回一笑则是一脸的惊恐。

    她是来找亲亲爸比的那双无与伦比的手的。

    眼前这个脸一般,手更一般的一般男,算怎么回事?

    “咱们今天这也算是,不打赌不相识了。”一般男自报家门:“我是段玉,抛砖引玉的玉,很高兴认识你,一笑。”

    谁允许你叫这么亲切了?

    一笑?!

    连韦哲礼都不敢这么叫好么!

    段玉?!

    人古龙小说里面的段玉,年少多金、健康英俊,彬彬有礼,怒马鲜衣,女人见了,无不欢喜。

    一般男竟然敢叫段玉!

    这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关键是,谁要见你这个一般男?

    还很高兴认识?

    这是对高兴这两个字,有什么误解?

    回一笑很生气,但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的时候:“我要找的,是帮iDiapers打赢官司的律师,麻烦你帮我引荐一下。”

    既然前台不做人,那她就只能自己再要求一次。

    这一次,她报上了一个月前才知道,回艺女士尿布平台的大名。

    眼前的这位律师,打的应该是隔壁家的几包尿布被偷了的官司吧。

    别怪回一笑以貌取人。

    毕竟她才十八岁,正是最应该以貌取人的青春年华。

    “我就是啊。你妈没有和你说,帮她打官司的人叫段玉吗?我的名字这么好记。”一般男千般热情地请回一笑坐下,并且给她泡了一壶上好的功夫茶。

    不仅茶叶用的是正山堂的金骏眉。

    连水壶里加的,都是依云矿泉水。

    “依云水煮沸了会出白色沉淀。”回一笑最受不了这种把不能煮的水煮沸,还非要让喝的人以为是被款待了的行为。

    “是吗?还有这个说法?”一般男赶紧换了平时招待一般客人的水。

    “欧洲的水质普遍偏硬,依云又是阿尔卑斯雪山水,水里面的钙离子和镁离子,烧开了会凝结成碳酸氢钙和碳酸氢镁,离子状态的钙和镁才易于人体吸收,烧开了喝,不仅影响美观,还影响口感和水质。”

    要不怎么说,回一笑不是没有生活常识的学霸呢。

    真正的融会贯通,是可以把知识渗透到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的。

    哪怕只是喝水这样的日常。

    茶确实是好茶,但回一笑这会儿整个人都不好了:“不是明星大律师帮我妈打的官司吗?”

    说真的,回一笑可以接受他爹长得不好看,却不能接受她爹长了一双泯灭众生的手。

    她的手控可是打娘胎里带来的,必须要和她爹有关。

    “明大状一直都是非诉讼律师啊,他怎么可能帮你妈打官司?”段玉笑着纠正了回一笑的错误想法。

    “非诉讼律师?”回一笑很是有些疑惑。

    “非诉讼律师就是不会上庭的律师。”段玉热心地帮着答疑解惑。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有问必答,态度绝佳。

    “啊?不是吧!”回一笑不愿意相信自己刚刚亲耳听到的话。

    如果帮妈妈打官司的人是段玉,那难道当时学校有一半女生都在喜欢的人,也是段玉?

    这一般男,是真的很很很一般啊。

    总不至于,偌大的一个大夏,有一半女生都曾经眼瞎吧?

    “不是什么?”一般男竟然还有脸追问。

    回一笑凌乱了:“所以你是大夏的,你哪一年的啊?”

    一般男要敢说十九年前就认识回艺女士,那回一笑就拿块豆腐撞死。

    别说什么心灵美也一样有很多人喜欢,谁在二十来岁的时候,不先喜欢好看的。

    这一点,大概都已经到了男女无别的境界了吧?

    就问其他条件全部一样,一个长得好看,一个长得不好看,放在十八岁的你面前让你选。

    你是选好看的,还是选不好看的?

    就算你有什么对好看过敏的特殊情况,但人一笑大小姐没有啊。

    已经认定了亲亲爸比的颜值和手值都是明星那个档次的,自然没办法一下就接受段玉这种一般品质的。

    “鄙人不才,北大法学院土著一枚。”一般男不无骄傲地回答。

    “哦,北大啊?”回一笑稍微把心往肚子里面放了放,如释重负地叹了一口气:“那还好啦。”

    “北大土著……还好吗?”段玉被回一笑叹的那口气给伤到了:“那我同学明大状,不更是还好了吗?”

    “你什么意思,明星律师也是北大的?他不是大夏的吗?”

    是哪里刮起了一股妖风吗?

    回一笑觉得自己从头发丝,到心里的每一个角落都乱了。

    是耳朵学会了不听话吗?

    又自作主张地搞起幻听了?

    “我俩在北大法学院是同一个导师,明大状不是北大土著,后来博士回大夏跟了老史,我是在北大一路从本科念到博士毕业的。”段玉认真仔细地介绍了一下自己的教育背景。

    也不说有多顶级吧,怎么都不至于被叹气、被嫌弃吧?

    这是每一个北大土著都有的傲气。

    回一笑的脑门上写了五个大字【什么玩意儿】。

    明星是非诉讼律师,并且还是北大的?!

    那这要还是她爹的可能性,就不大了吧?

    苍天啊,大地啊,笑笑的爸爸究竟在哪里啊?

    回一笑已经够怀疑人生了,一般男竟然还不放过她。

    段玉说:“我曾经热烈地追求过你妈,你回去帮我说说好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