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三十一章 没毛病就是最大的毛病

    “眸眸,你听我讲一下这里面的故事,你听完一定会改变现在的想法的。”韦哲礼迫切地想要和回一笑商量即将要做的重大决定。

    “我看起来像是有时间听你讲故事的吗?”回一笑又淡淡地看了韦哲礼一眼,径直走进校门,没有在学校门口再做停留。

    刚刚的那句话,回一笑说得很轻。

    仿佛羽毛飘落夜晚的鸟窝。

    那么轻盈,那么悄无声息。

    听起来也不带情绪,仿佛事件小到可有可无。

    韦哲礼被回一笑淡淡的这一眼,给看得浑身的毛孔都不听话了。

    过去这一个月,被淡淡支配的恐惧,在这一刻集中爆发。

    怎么说呢,做惯了十几年的小礼子,忽然翻身农奴把歌唱,那怎么也得抖得走调八个度以上。

    回一笑并没有她自己看起来那么平静。

    都两年了,韦哲礼这厮竟然到现在,都还没有断了想要出道的念想。

    这厮不是被自己强推着报名的吗?

    这厮不是一直都没有兴趣的吗?

    回一笑不愿意看到事情朝她最不想看到的方向发展。

    娱乐圈那个大染缸,就韦哲礼这种世人皆可追的性格,要怎么混得下去?

    像韦哲礼这种外人眼中的天选之子,应该,要么高冷,要么孤傲,再不济也有些迷之自信。

    韦哲礼偏偏反其道而行,拥有一个讨好型的人格。

    他可能都不记得自己性格的成因了,比他小两岁的回一笑却记得一清二楚。

    一个特别在意这个世界对自己看法的人,适合出道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既然,韦哲礼自己做不了决定,那就让她帮忙做一个吧。

    【有戏没我,有我没戏。】

    这便是回一笑最直接的态度。

    向来百分百执行回一笑指令的AI·哲礼应该知道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吧?

    “哪位小姐姐方便借我一台小绿呀?我可以骑着小绿,然后把韦哲礼留给你们追哦!”回一笑走到围堵在校门里面的那群明着“偷看”的女生边上。

    她对影帝的故事一点都不感兴趣。

    此时此刻,除非尤鋆是她爹,否则谁也阻挡不了她殷切寻爹的那颗心。

    “我们知道的!”

    “大夏传奇韦哲礼,追到永远属于你。”

    “一笑,这台小绿给你,这台骑起来特别轻。”

    “一笑你慢慢骑。”

    就,很莫名。

    也,很突然。

    已经卸任【哲理研究院】院长将近两年之久的回一笑,忽然就开始享受前院长的至高待遇。

    说好的,凡尔赛到整个世界都敬而远之呢?

    约好的,谁都不要把票投给回一笑那种人呢?

    这个世界最让人讨厌的,便是你想要的你得不到,你不想要的,一大堆人逼着你收下。

    ……

    回一笑一见到林槑槑,就开始寻求内心各种疑惑的答案:“阿美老师,有件事我觉得特别不科学。”

    “什么不科学?”林槑槑这会儿还有点接受不了,自己为什么会把地址给回一笑。

    更接受不了,自己一回家就淘米的诡异行径。

    尤其接受不了,自己竟然还为了这锅饭,推掉了原本和男朋友约好要看的电影。

    她是着魔了,还是中蛊了?

    总不会是和明助一样,觉得回一笑的名字好吧?

    林槑槑这边已经够想不明白了,回一笑竟然还哪壶不开提哪壶:“您不是说,明星老师之所以同意加我,是因为我名字吗?我的名字有那么特别吗?我觉得这不科学,您不觉得吗?”

    “这有什么不科学的?”林槑槑选择反问。

    就仿佛这是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问题。

    无他。

    就是莫名地想要在殿堂级学霸的面前找点优越感。

    高考英语满分又如何,六级考试满分又能怎么样,还不是一样连简单的问题都想不明白。

    林槑槑油然而生一种,只要她能回答这个问题,智商就能压殿堂级学霸一头。

    女人啊,一旦被戳中自己都搞不明白的心思,就会产生莫名的逆反心理。

    没有理由,也没有原因。

    “那您给我解释解释呗~”回一笑瞬间化身求知若渴的好学生。

    “明助当时听到你的名字之后,稍微愣了一下,说回眸一笑,确实是个好名字。”林槑槑开始一字不落地回忆并重复了明星的原话:“回眸一笑,明眸善睐,回眸,回一笑,回一笑确实比回眸要好听。”

    想当年,明星助教的智商,在法学院那也是呈碾压式的。

    她自己没办法碾压殿堂级学霸,难道还不会借力打力?

    回一笑并不知道最后这句话,也是终极亲爹嫌疑人的原话。

    因此也不觉得能通过加课的过程,从林槑槑那里获得更多有效信息。

    回一笑直接开启了下一个议题:“我还是觉得有点不太科学,您有没有明星老师的手机号码,我想打电话亲自感谢一下。”

    笑笑子的行动力,就是这么的绝绝子。

    有想不明白的问题,就要想尽一切办法去弄明白。

    “这个,我不太方便啊。”林槑槑的态度,开始发生非常微妙的变化。

    “为什么不方便呢?学生要老师的电话,不是很正常的吗?上课听不懂啊,或者要交作业啊,没电话怎么行?”回一笑要行使自己作为学生的基本权利。

    “首先,明助不是我们学校在编的老师,他是校外导师。其次,第三学期的课还没有开始上,你还不能算是正式的学生。第三,既然已经选上了,第三学期自然就见到了。你可别让我后悔帮你啊。”

    林槑槑开始怀疑回一笑选课的目的。

    公事公办的意思表现得非常明显。

    “啊,阿美老师,你也太容易后悔了吧?不给就不给嘛,这年头竟然都不流行学生感谢老师了。”回一笑耸了耸肩,同时开启撒娇模式:“阿美老师,米饭好了没有呀,我可是都饿了呢。”

    林槑槑看回一笑的这个架势,抵触情绪倒是消化得所剩无几。

    她做了这么多年的教秘,还是第一次遇到回一笑这样的学生。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本来就隔三差五都有人来找我要明助的电话,老校长刚退休的时候,更是天天都有。我要是到处给号码,明助还不得被骚扰死?”

    “诶呀,您别生气啦。”回一笑就差直接上去给林槑槑捏肩膀了。

    林槑槑挪动了一下位置,直接把话挑明了:“我要是随随便便就把他电话给了,明助到了学院,还会愿意找我说话吗?他要是连话都不愿意说,以后再有像你这样想要加他课的,我还能帮忙说话吗?”

    林槑槑还是非常在意自己学生时代的偶像对自己的评价和看法的。

    在她看来,明星用那么“不科学”的理由,答应多收一个学生,主要还是看在了她这个勤勤恳恳的教秘的面子上。

    “就是呢!要不我刚怎么还说,我们阿美老师,不仅人长得美,还这么有原则吗?是我的错,是我没有把话和您说清楚。”

    如果有需要,回一笑的认错态度,一点都不会比韦哲礼差。

    只不过,笑笑子从来都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

    “阿美老师,我和您说实话吧,不是我要找明星老师,是明星老师在找我。”

    知情人当前,要还挖不出一点猛料,那她在饭圈这么多年,根本也就混不下去。

    “越说越离谱。”林槑槑后悔地想要直接赶人。

    “您也觉得离谱对吧?我也是啊。您听我和你说。”回一笑一脸八卦地坐到了林槑槑的身边。

    并且成功地激起了女人天性里面的八卦基因。

    “阿美老师,我给您看个电话号码。”

    “这个号码,我是不懂的,但是我们管理学院的学生会主席,说这个是校内的号码?”

    “我觉得他说的不一定对,您是老师,您肯定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个号码是不是!”

    回一笑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林槑槑。

    一长串号码后面带了个括号,里面写了22。

    林槑槑还没仔细看那个号码,就先看到了(22)。

    随便拿到个号码,就都连着给人家打了22通去骚扰,还敢把罪证直接拿到她面前来。

    这都什么情况?

    完了,她怎么就让明助加了个“私生饭”呢?

    这以后课堂上,会不会出什么幺蛾子?

    她这会儿是真的后悔了。

    林槑槑指了指括号里的数字:“我觉得这课你还是不要上了。”

    “啊?为什么呀?”回一笑很快反应过来:“阿美老师,您不要看这22,我当时那是着急,总归也没有一个接通了的。而且您看这都一个月了,我是不是再也没有打过?”

    回一笑又把电话给林槑槑递了过去:“您看看这号码是不是校内的,只要您确定这是校内的,我就有办法可以证明是这个电话先打给我的。”

    “确实是校内的没有错。”林槑槑看了一眼号码。

    “所以这就很奇怪了,这是明星助教的固定电话对吧?”回一笑继续发问,以期从林槑槑那里会的直接而有用的信息。

    林槑槑不搭理,她。

    “您知道明星助教是百年校庆嘉宾分享会的嘉宾吧?我那天负责签到,和明星助教有过一面之缘。我连他的手机号码都没有要到,肯定不可能找到他的固定电话,您说是不是?”回一笑再接再厉。

    林槑槑她现在只想要怎么把回一笑从家里给赶出去。

    回一笑却没有打算结束这场已经开场的独角戏:

    “就是校庆的那一天,明星助教在分享会结束之后,找了分管校庆的副校长要我的联系方式。”

    “副校长肯定也不认识我,就让他找负责分享会签到的管理学院的同学。”

    “电话最后就打到了管院学生会主席那里。”

    “明星老师绕了这么大的一个弯找我,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您说是不是?”

    回一笑的努力还在继续,林槑槑已经琢磨着要怎么善后了。

    她现在和明助说,让他不要给《国际模拟法庭》加人,还来得及吗?

    “美美老师,您是不是觉得我的故事特别离谱,特别难以置信?”回一笑一脸纯真地看着林槑槑。

    回一笑的眼睛太亮了,比星辰更璀璨,仿佛流星绚烂过天际,让林槑槑很难相信这么好看的一双眼睛会说谎。

    “阿美老师,您想一下啊,我一个高考作文都满分的人,我要是用编的,能编这么糟糕的故事吗?”回一笑眨巴着灿若星辰的双眼。

    回一笑最后的这句话,成功地引起了林槑槑的反思。

    一个故事太扯了,确实反而不像是编的。

    故事都是需要逻辑的,只有生活才没有逻辑。

    回一笑找准时机,重拳出击:“您要是不信,我可以把我们管理学院的学生会主席叫过来对质。那个电话号码就是他给我的。你要是有林校长的联系方式,你也可以直接找林校长求证。”

    学校虽然也是一个单位,但大夏几万教职工,又有几个是能随随便便给校长打电话的?

    林槑槑不想回答她有没有分管副校长联系方式,这么无聊而又伤人的问题。

    终是顺着回一笑的前半部分接了下去:“那倒是也不用了,你说这么多是想要干什么?”

    “我主要是搞不明白,明星助教找我为什么会用固定电话,然后打回去还一直没有人接。这校内号码也不可能是我编造的,对不对?”

    回一笑又一次把自己的电话递给了林槑槑:“您看是不是法学院的?”

    林槑槑将信将疑地看了一眼,然后抬头对回一笑说:“你还是把你们学院的学生会主席给叫来吧。”

    “啊?为什么啊?”终于轮到回一笑意外了。

    林槑槑的怀疑指数瞬间又爬升上来很多:“不是你说可以对质吗?你心虚什么?”

    “我哪有心虚!”回一笑气鼓鼓地跺脚装着可爱。

    林槑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又妥协了:“真受不了你,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倒是可以告诉你,明助为什么会有校内固话。”

    回一笑把韦哲礼从黑名单里面放了出来,开始拨打。

    电话一通,劈头盖脸就是一句:“韦主席,看一下我给你共享的位置,麻烦你十分钟之内赶过来哈。”

    “你几楼啊,我就在楼下呢。”韦哲礼如是回答!

    “你在楼下干什么?”回一笑没来由地就生气了。

    “等你啊。”韦哲礼认为自己在履行重大使命。

    “我让你等了吗你就等?你来这么快显得很假你知道吗?搞得和个托儿是的!”笑笑子瞬间就成了炸炸子。

    “眸眸你别急,你告诉我几零几,我过十分钟再按门铃。”永远那么好的态度,永远那么无可挑剔的回答。

    真的是!

    不知道没毛病有时候就是最大的毛病吗?

    论惹毛回一笑的本事,韦哲礼当属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