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五十二章 整个人都不好了

    明星拿了的帐号,就在综合档里面选择“全球通”,发布了自己要择吉日迎娶的喜讯。

    “全球通”是《侠客行》官方的对世界频道的命名。

    这个名字,多少和武侠小说有点脱节,胜在紧跟当时的流行趋势。

    婚礼的日期,定在了十天之后。

    黄历上难得一见,诸事皆宜的好日子。

    婚礼的地点,定在了九寨沟。

    婚礼的时间,选在了酉时。

    即是吉时,也是在线玩家最多的时候。

    婚礼举行的一整个时辰,所有到九寨沟共襄盛举的人。

    到九寨沟“买路钱”由全包。

    只要在同屏聊天里面说声恭喜,并且找帮派里的任何一个人,登记一下游戏里的CSICQ号,就可以收到一张月卡。

    帮派的人参加婚礼,将额外收获两张月卡。

    明星在《侠客行》里面“骗”点卡,弄得人人喊打,声势浩大。

    事实上,他真正“骗”到了的,也就是回艺在{笑傲江湖}帮派里面发的。

    又不发照片,又说自己是系花,还到处嚷嚷,嗲里嗲气的,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有多茶。

    除了像回艺那样,钱多到没处花的,正常人也不爱搭理。

    明明大家都拿了回艺的点卡,而且拿得还一样多。

    偏偏明星玩的,就能直接以“茶”茶入道,“享誉”整个世界频道。

    这是不是也算是一种超凡脱俗的本事?

    明星真的跑去当明星,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演啥像啥。

    还完全不会像回艺那样,有入戏太深的困扰。

    回艺还在犹豫要不要登录游戏。

    明星就已经把婚礼都安排好了,在准备到游戏里面打极品戒指。

    走之前还不忘交代帮派里的人。

    :老子要去给娘子打江山去了

    :谁有好的婚礼的点子可以私聊老子

    :一经采用老子必有重谢

    言必称老子,是如假包换的没错了。

    既然决定要反客为主,崭新新的,就想给娇滴滴的一场盛世婚礼。

    游戏的世界,一片祥和。

    现实的世界,却有了一派风雨欲来的景象。

    明妈妈非常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儿子变了。

    特别是在明星和她说完,给半个月的时间,让他再想一想。

    从什么时候开始?

    念不念北大法学,在她儿子那里,是可以商量的?

    这摆明了非常有问题。

    就在迎新晚会的前一天,明星还因为要再复读一次的事情,和明爸爸大吵了一架。

    明妈妈会担心明星离家出走、会壮着胆子帮明星说话,和这一架,肯定也是有关系的。

    父子俩天天这么互不相让下去,她这个做妻子和母亲的,是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好好生活。

    想来想去,明妈妈觉得唯一可能让儿子一天之内发生那么大转变的,就是迎新晚会上的那道红色的身影。

    如果带儿子看了一个演出。

    就把明爸爸解决了两年都没能解决成功的问题给解决了。

    明妈妈会非常有成就感。

    明妈妈相信自己的直觉。

    明星忽然找她要银行卡,还保证说自己一定不会离家出走。

    就是对直觉最好的印证。

    别人家的妈妈,可能会觉得一见钟情不靠谱。

    明妈妈绝对不会。

    最多就感叹一下儿子真像年轻时候自己。

    她那会儿倒追明爸爸,也就因着在入学的第一天,看到明爸爸在中国美术学院的西湖垂柳下写生。

    那个时期的明爸爸,成熟而内敛,帅气而不自知。

    国美喜欢明爸爸的人其实挺多的。

    有老师,也有学生。

    明妈妈是所有人里面,最直接也最执着的。

    明妈妈现在胆子偏小,多半是因为年轻的时候,把胆子都用完了。

    明妈妈会毫不犹豫地把一张六位数存款的卡拿给明星。

    除了因为那本来就是帮明星存的钱,更主要的,还是她对回艺的第一印象是极好的。

    音乐系那么多新生,唯独那个叫回艺的红衣女孩,被选为了钢琴独奏。

    可见,这个小姑娘,在音乐系,一定是专业能力很出挑,各种操行和文化课也都很突出的。

    这么优秀的一个女孩子,和那么优秀的一个儿子,要是因为一场迎新晚会,就凑成了对。

    那她这个兼职了红娘的婆婆,肯定也是心生欢喜的。

    中国家长普遍认为,到了大学再谈恋爱,就不算早恋了。

    当然了,站在绝大多数家长的角度,最好是大学也不要谈恋爱。

    与此同时,又最好一毕业就结婚。

    明妈妈并不属于绝大多数家长。

    她自己在上大学的时候,就有本事在众目睽睽之下,倒追学校老师,搞师生恋。

    儿子喜欢学校的一个同年级的女同学,这才哪儿跟哪儿?

    在明妈妈看来,如果能因为一段恋情,同时解决儿子不上学的问题,和明爸爸的心病。

    何乐而不为?

    明妈妈把银行卡给了明星的第二天,就到艺术学院打听回艺。

    身为艺术学院的院长夫人,想要侧面打听学院的一个学生,那就和到新区的食堂吃个饭,差不多简单。

    这就是综合性大学艺术学院各种专业都放在一起的“好处”。

    不打听不要紧,一打听,明妈妈就有点被回艺的“履历”给吓到了。

    回艺的真实背景,整个大夏,知道的人,就史一从,和前任艺术学院的院长。

    前院长离任之后,回艺的背景,就成了校长级的秘密。

    所以,明妈妈被吓到的原因,绝对不是回艺的爸爸妈妈在交响乐界有多么的举足轻重。

    明妈妈原本以为,回艺肯定是钢琴专业最拔尖的学生,才会被选为迎新晚会的钢琴独奏。

    事实证明,回艺除了会谈点钢琴,根本就恃才傲物,连课都不上。

    明妈妈愿意看到明星和回艺走到一起的前提,是两个人都得要上进。

    或者,至少在一起之后,变成了更好的自己。

    如果是回艺这种几乎不上课的,和明星那种完全不上课的凑到一起。

    不管哪个家长见了,都肯定是拆散一对是一对。

    明妈妈顿时就有点后悔带明星去看迎新晚会了。

    如果没看,儿子最多退学重新去考北大。

    现在要是和她当年追明爸爸似的,一头扎进去,那毁掉的可就不是一年两年了。

    光这样,明妈妈顶多还是“有点”后悔。

    就算回艺是个不愿意上学,成绩不行的。

    只要能让明星愿意留到大夏念书。

    那一切的一切,也都还有挽回的余地。

    明星铁定会转去法学院。

    法学院和艺术学院离得那么近,儿子积极了,多半也会带动女孩跟着一起学习。

    就算回艺真的不喜欢自己的专业、不愿意上课,只要最后安安稳稳地能够拿个毕业证,那也不是太大的问题。

    毕竟,国内的大学,还都是严进宽出。

    真正让明妈妈后悔的,是她没有事先调查清楚回艺的品性。

    二十年前的大夏艺术学院,学校一直流传着女艺术生出去陪酒一类的新闻。

    每到周末,就有一堆豪车,停在新区的侧门接人。

    那时候出现在学校门口的车,奥迪A6就算非常壕了。

    但这些车,都是夜晚悄悄地来,到了接上人就走,尽量不引起学校里面的人的注意。

    不管是真是假,反正哪儿哪儿都有这个说法。

    学院的老师和辅导员,对这样的说法,一直都持怀疑的态度。

    就算真的有个别有问题的同学,但大部分肯定是好的。

    直到几张照片,明晃晃地出现在了辅导员的眼前。

    第一张照片,是回艺穿着一身亮黄色的衣服,站在一辆奔驰车的右侧。

    打扮得比仅有两次出现在学院,要花枝招展得多。

    第二张照片,回艺转了一个身,照片里面多了一个男生,站在奔驰车左侧驾驶座的旁边。

    辅导员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人,因为明星到了大夏,除了宅在家里玩游戏,最多就是去去新区的食堂。

    艺术学院的人都知道院长夫人跟着院长一起到大夏上任。

    压根不知道,院长把儿子也带来了。

    总归,明星这个落榜两次的儿子,对明爸爸来说,是把脸给丢尽了的。

    明星自己没有出现,明爸爸不可能主动提起。

    第三张照片,回艺和明星是面对面站在一起说话的。

    第四张照片,是明星手撑着车顶,和驾驶座的人理论。

    回艺在这张照片里面,是已经转了一个身,走到副驾驶的位置,准备经绕过车头。

    第五张照片,是从车的正面拍过去的,看不到回艺也看不到明星,只看到一个长相欠佳,年纪至少三十加,满脸横肉的男人,坐在驾驶座。

    第六张照片,则是回艺已经上了车,车开走了一小段距离,车子和里面那个黄色的身影已经很小很模糊,唯一清晰的,是明星错愕而又落寞地站在学校西门的风里凌乱。

    这六张照片,是裘苗苗哪给辅导员的。

    拿过去的时候,还配了一个完整版的故事。

    第三张照片和第四张照片的顺序,也是故意放倒过来的。

    看图说话,故事就变成了——

    大夏西门有一个女生,为了一个满脸横肉的、开着奔驰的中年男性,抛弃了交往已久的男朋友。

    这个女生的名字叫回艺。

    说是大夏音乐系的学生,却从来不上课。

    就这么一个败坏学院风气的人,竟然能够成为迎新晚会的钢琴独奏。

    裘苗苗为自己和这样的一个女生,在同一个学院感到耻辱。

    希望辅导员和学院老师可以多花一点时间,认真了解一下学生的品性。

    再决定要不要给品行不端的学生上台表演的机会。

    裘苗苗是大夏美术系油画专业的,和回艺算得上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去。

    两人互不相识,连面都不曾见过。

    这个对回艺来说,彻彻底底的陌生人,却对回艺有着极大的敌意。

    明明她才是明票正选的大夏校花,却有越来越多的人,说她名不副实。

    说什么美术系的系花,和别的系比一比还行,和音乐系一比,那就被秒成了渣渣。

    这让长相姣好,文化课成绩和专业课成绩都名列前茅的裘苗苗,很是有些不爽。

    裘苗苗没有寄匿名信,也没有偷偷摸摸地举报。

    她是真的觉得自己有被恶心到。

    裘苗苗“光明正大”地去找辅导员说这件事情的时候,明妈妈刚好就在辅导员的边上坐着。

    听到裘苗苗和辅导员说起回艺,明妈妈一开始还心生欢喜。

    她想打听的人,还没有开始打听,就自动冒到了她的眼前。

    这是多大的缘分?

    这是多好的事情?

    哪知道高兴还不过两秒,就要面对血淋淋的事实。

    明妈妈也是从大学念上来的。

    对于漂亮女生之间的勾心斗角什么的,既有亲身经历,又有亲耳听闻。

    刚开始,明妈妈肯定是不愿意相信裘苗苗嘴里说的故事的。

    毕竟,她对回艺的第一印象是足够好的。

    直到明妈妈逐一看到了那六张照片。

    那个和儿子说话过后,就走到副驾驶位置的女生。

    那个让儿子错愕而又落寞的女生。

    明明就和儿子一早就认识,却偏偏在迎新晚会当着她的面装不认识。

    二十年前数码照片,多半都会打上日期。

    明妈妈看了看照片上的日子,和明星不玩游戏的时间是重合的。

    从照片上的那个时间开始,明星整个人连精气神都没有了。

    整整半个月,直到昨天又忽然来了一个乾坤大挪移。

    整个人神采飞扬的不说,还什么事情都好商量。

    弄得明妈妈直接生出了撮合之心。

    齐亦的妈妈觉得儿子为了个女生,放弃北大,是不可饶恕的错。

    明星的妈妈则是刚好相反。

    她做梦都想着儿子能放弃北大法学院的梦想留在大夏。

    可是,再往细里面想一想,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奖学金和压岁钱的卡,放在她这里都十几年了,明星从来也没有问她要过。

    她的儿子,向来只喜欢考试、做题、赢奖学金,几时把钱放在眼里过?

    那张卡还好吗?

    六位数会不会已经变成了个位数?

    一个能给儿子存六位数零花钱的妈妈,自然不是买不起奔驰的。

    但这不代表她会愿意要一个,只喜欢坐在奔驰里哭的儿媳妇。

    她的儿子难道还比不上一辆奔驰?

    明妈妈整个人都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