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五十四章 唯一不太明白的

    如果回艺愿意的话,回爸爸和回妈妈这次来,是准备要把她给接回去的。

    他们原本安排得好好的,司机啊、厨师啊,房子啊。

    哪儿哪儿都妥妥帖帖的。

    结果回艺说自己要住校,还说住在学校里面才能好好学习。

    回艺在电话里面一直都报喜不报忧,说自己在大夏的生活,哪儿哪儿都好,心情也好,学习也好,专业也学得很开心。

    直到大使馆的一通电话,回爸爸回妈妈才知道,学校的老师要见自己女儿一面还挺不容易的。

    大夏要真的因为回艺缺课的问题要对她进行处罚,回爸爸和回妈妈就要赶在这个处理决定出来之前,把回艺给接走。

    比起回艺能不能毕业,回爸爸和回妈妈更关心女儿的情绪。

    史一从也是接到明爸爸的电话,才开始去艺术学院了情况的。

    他作为一校之长,肯定也没可能盯着一个留学生看有没有上课。

    在迎新晚会上看到回艺的钢琴演奏,史一从还想着,回艺在系里面应该挺适应的。

    回头找大夏电视台要了晚会的录像,把回艺的那一段,截下来发给回爸爸和回妈妈。

    好让两个大音乐家能够放心把小孩留在大夏。

    哪曾想,这边迎新晚会的剪辑都还没有做完,那边回爸爸和回妈妈就直接被大使馆的一通电话,所把有的事情都抛下,直接从俄罗斯连夜赶过来。

    史一从了解完情况之后,那个原本想在院长夫人面前表现一下的辅导员,直接被叫去批评了一顿。

    就这么点事情,都还没有到警告处分的程度,直接给大使馆打电话找人爸妈。

    这是要搞个外交事件还是要干嘛?

    遇到学生缺课,辅导员应该做的,是先找学生谈一谈。

    有解决不了的找系主任,系主任要是也解决不了,再找找院长。

    总归,大夏在他手上的时候,学校要开除任何一个学生,他这个做校长的都会最后把一道关的。

    对学校来说,这可能不是一个很大的决定。

    但对学生来说,这样的决定,可能会改变他们的一生。

    辅导员为自己辩解说,她有找回艺谈过话,但是谈过之后,并没有改善。

    加上回艺没有档案,各种资料又语焉不详,她怕出事了找不到人,才想着问大使馆要回艺的紧急联络人。

    大使馆了解完情况,竟然说会帮忙联系,又没有直接把紧急联络人的信息给到她,这是辅导员没有想到的。

    她以前也通过同样的方式,在别的国家的大使馆,要到紧急联络人的联系方式。

    熟门熟路的事情,怎么还得挨通骂?

    这让辅导员对回艺更加不感冒了。

    之所以要用“更加”,也和迎新晚会有关。

    当时她明明都已经选好了钢琴独奏的人,还通知了人家。

    结果回艺直接去找钢琴系的系主任问,只有一个独奏名额,为什么不能PK一下再决定。

    系主任并不知道回艺的背景,奈何回艺问之前,是直接在系主任办公室的钢琴上,展示了一下自己目前的水平。

    大一的第一学期,还没有分专业导师,系主任听完回艺的演奏,就想着要收到自己的名下。

    在这种情况下,当然不可能,连个PK的机会都不给。

    史一从弄清楚情况之后,是有给回爸爸回妈妈打电话的。

    奈何回爸爸和回妈妈那会儿都已经上飞机了。

    等到转机的时候,给史一从回电话。

    就说来都来了,要不然就私底下见见艺术学院的院长,拜托帮忙照顾一下。

    回爸爸和回妈妈因为要赶飞机,就没有和史一从在电话里聊很久。

    两个世界级的大音乐家,要见艺术学院的院长。

    放到别的学校,由校长牵头,肯定是小事一桩。

    到了大夏这儿,就另当别论了。

    史一从做了两套方案。

    最好的方案,当然是能请明爸爸亲自去一趟。

    实在不行,就让常务副院长去,再好好解释一下原因。

    史一从给明星家里打电话。

    接电话的是刚好上楼给明星送水果的明妈妈。

    鉴于之前答应过明爸爸,不会有事务性的事情麻烦到他。

    史一从并没有报太大的希望:“艺术学院有个学生家长,想要见一见院长,明夫人能不能和老明说一下?”

    “史校长,您也知道,老明向来不喜欢参与这些事情。”明妈妈直接帮忙回绝了。

    “我知道,但是这个学生有点特殊,你也见过的,就是迎新晚会弹钢琴的那个穿红衣服的女孩子。她爸爸妈妈大老远的跑一趟,也挺不容易的。”史一从还是想要尽量完成两个大音乐家的嘱托。

    “音乐系的回艺?”明妈妈都不知道自己这两天是第几次听到这个名字了。

    “对对对!”史一从很高兴明妈妈对回艺有印象。

    “她爸爸妈妈特地来一趟,点名要见艺术学院的院长?”明妈妈震惊了。

    这是要闹哪一出?

    不是连护照都不一定是真的,电话都打到大使馆了,都没有问到紧急联络人的电话吗?

    “对,就是这么个情况。要不然你问一问老明,他要是真的脱不开身,我再看看找谁出面合适。”史一从本来就没有特别大的把握。

    他之所以亲自打这个电话,主要也是想着回头和回爸爸回妈妈有个交代。

    明妈妈听出了史一从话里话外的为难:“这事儿确实找谁都不太合适。”

    明妈妈在心里想着的,是那个叫回艺的女生,这个时候让爸爸妈妈过来,肯定是知道了艺术学院的院长,是明星的爸爸。

    想要借着这个机会来闹一闹。

    在感情上一片空白的儿子,估计是被那个叫回艺的拜金女孩给洗脑了,答应了什么不该答应的事情。

    与其让儿子继续被欺骗感情,甚至被骗婚,还真不如见见这个女孩的家长,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家庭教育出来的小孩子。

    顺便也让儿子清醒清醒。

    “史校长,见面的地点约好了,您告诉我一声,我把老明和小明都带过去。”明妈妈很快就有了决定。

    “真的啊?”史一从不免有些意外。

    先前学校里面有活动找到艺术学院的院长,因为明爸爸没有手机,都是电话打到了家里,还没到明爸爸本人,就直接被拒绝掉了。

    就算是校长办公室打过去的,也概莫能外。

    却没曾想,他今天一个电话,院长夫人直接大包大揽了过去。

    是不是因为迎新晚会的那两张票?

    史一从想好了,这次要是能够请得动明院长,以后有什么事情,就直接找院长夫人就好了。

    听说学历越高的越容易妻管严。

    学校里也确实有很多奉行的大教授。

    多明爸爸一个,史校长也不会有什么意外。

    史一从要是知道真实的情况,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结婚的时候,明爸爸送了一套自己画的十二生肖许愿卡给明妈妈。

    正面是一幅画,背面是可以写字。

    每幅画都很小,大概只有两张名片那么大。

    这大概是明爸爸极少数展现艺术家浪漫细胞的时刻。

    一开始,明妈妈不觉得这些许愿卡有什么,甚至有两张,都写着让明爸爸陪她去游西湖。

    知道有一次,明妈妈突然皮了一下,说希望在学校外面有个房子。

    明爸爸竟然都帮她实现了。

    从那以后,明妈妈就知道,这些许愿卡有点不一般。

    也不会轻易拿出来使用。

    结婚二十多年,再怎么不轻易,也用得差不多了。

    最后剩下两张,明妈妈打算拿一张出来,说说让儿子退学复读的事情。

    之前只是为了让自己的生活能过得舒心一点,不用加在两父子中间。

    发现了回艺的存在滞后,这个想法,便越发强烈。

    明妈妈现在还是这个想法。

    但是要改成让明爸爸陪她去见见那个叫回艺的女孩子的家人。

    儿子被这样的人家缠上,明爸爸肯定也不可能坐视不理。

    最好的办法,当然是趁着儿子还没有陷得太深,让儿子离开大夏,实现北大法学的梦想。

    这样,她既帮了儿子,又帮了校长,可谓一举两得。

    明妈妈对自己的安排很是满意。

    把倒数第二张生效许愿卡给了明爸爸之后,就问史一从要见面的具体时间和地点。

    史一从当下更加确信了自己对艺术学院院长是妻管严的判断,还说反正两家的小孩也见过面,要不然就直接带上。

    回妈妈想了想,有什么事情一次性解决,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就这样。

    在初秋的晚上。

    在海岳山庄的宴会厅。

    那个地方,依山傍海不说,还特别私密。

    明星、明爸爸、明妈妈。

    回艺、回爸爸、回妈妈。

    史一从还有后来成了招生办主任的,时任校长办公室助理郑顺利。

    共同组成了一个“秘密饭局”。

    回艺对这样的饭局,已经驾轻就熟了。

    尤其是在她还只有第一人格的时候。

    爸爸妈妈每次到国外演出结束,都会有各种各样的晚宴。

    只要有带着她一起去,晚宴就肯定也会叫上她。

    像回艺这样的,小时候是洋娃娃,长大了是人间芭比,自然在各国的宴会上,都很受关注。

    行为举止,也是大方得体。

    回爸爸和回妈妈下飞机之后,就由司机接回了家。

    回妈妈要洗澡收拾,再加上化妆和选衣服,少说也要两个小时。

    回爸爸就安排司机等下送回妈妈到海岳山庄。

    他自己开车去学校接回艺。

    史一从本来说学校派车,但回爸爸刚刚好想要给回艺送个礼物过去,就报备了车牌,开着一台一台宝蓝色的敞篷宝马M6,来学校接回艺。

    回艺没有回家的这段时间,家里又多了一辆车。

    宝蓝色是回艺最喜欢的颜色,也是回爸爸买好了,准备送给回艺的大学礼物。

    因为回艺忽然选择回国念书,这台车订起来就很是有些麻烦。

    加急都没能赶上回艺开学,明爸爸就没有和回艺说起。

    回艺十六岁就在俄罗斯拿了驾照,但在国内还不能自己开车。

    回爸爸想着回艺最近心情不好,就把礼物直接开过来给她看看。

    敞篷的M6在学校里面一停,很快就引起了围观。

    回爸爸上留学生公寓找回艺的时候,是把车顶给关上了的。

    都这样,还有很多人在拍照。

    回爸爸就有点意外。

    他在莫斯科,有很多比这好得多的车,也没见人围着拍照。

    回爸爸把车开出了校门,才把黑色的车顶给打开了。

    只有敞篷了,宝蓝色的车子,才会和一身宝蓝色的宝贝女儿更相配。

    就这样,回艺坐着一个老男人开的敞篷宝马车,来到了海悦山庄宴会厅的门口。

    回爸爸把回艺放下来之后,自己去找地方停车。

    明星一家,刚好也在这个时间到达。

    史一从赶紧带着郑顺利出来接人。

    明妈妈看到回艺下车的这一幕,就想到了回艺穿着一身亮黄色的衣服,上了一个满脸横肉的中年男人的奔驰的画面。

    没几天的功夫,车子换了,人也换了。

    看来这个叫回艺的女孩,比她之前调查到的,还要更加令人震惊。

    明星下车之后当然也是震惊的。

    他压根就不知道今天要参加的是个什么饭局。

    往日里,明爸爸也没有什么应酬。

    像这种一家人出来和学校领导吃饭的事情,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

    可是,为什么他好像还看到了回艺?

    明星下车的时候,回艺已经转了一个身,所以他只能看到回艺的背影。

    可就这么一个背影,明星也非常确定。

    不仅仅是从头宝蓝到脚的装扮很符合回艺的习惯,更重要的是整个人,从背影就能看出来的气质。

    明妈妈没有说话。

    她看到了明星眼睛里的震惊,也相信儿子能够看明白真相。

    唯一不太明白的是,为什么史校长要带着人站在门口迎接。

    一辆黑色的奔驰在这个时候,停在了宴会厅的门口。

    明妈妈记得这台车。

    她连车牌号码都能背下来。

    看到车上下来一个女人。

    明妈妈就开始脑补一场互扯头发的,女人和女人之间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