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90章 郡主把世子打伤

    第190章郡主把世子打伤

    凝琴疑惑,“好好的茶桌,怎么突然就崩了呢。”

    “质量不过关吧,不是大事。你出去告诉大家,让他们该干嘛就干嘛去。”外面的动静,杜婉也知道了。

    大晚上的,惊动这么多人,杜婉有点心虚。

    再加上她是刚从外面偷溜回来的。

    闹出这么大动静,被捉包了怎么办?

    杜婉低头见到自己还穿着凝琴的衣服呢,连忙转到衣物间,把衣服换下来。同样还把头上的发髻,拆开,放了下来。

    “妹妹?”

    杜潜的声音,在屋外响起。

    不过,他没有闯进房间。

    杜婉赶紧披了一件外罩衣,匆匆走了出去,“大哥怎么来了?”

    “听说你这里闹出大动静。”

    杜潜看到凝琴等人搬出的破茶桌,似笑非笑地看向杜婉。

    杜婉小脸一热,“一时没控制好力道。”

    “修为又精进了?”杜潜试探地问。

    杜婉点头,“是的,还没掌控好。”

    说完又有点心不在焉。

    杜潜是何等人精,看到妹妹这个样子,就知道有事发生了,“妹妹今晚还溜出去过?”

    “……”杜婉大眼溢上了错愕。

    杜潜一敲她的脑门,“以为自己隐瞒得很好吗?”

    一个大活人出去,岂会没人看到?

    那样公主府的防卫,得差到何种程度?

    杜婉沮丧地低下头,无精打采的。

    杜潜关心地问:“发生了何事?”

    “我……好像把做错了事情。”

    在这个世界里,杜婉最信任的人就是便宜大哥。遇到麻烦的事情,当然要先跟他说说。然而,正当杜婉想说之时,才想起了胡三特意交待的,便又闭上了小嘴。

    杜潜等了一会儿,见妹妹都没说。

    显然这事情,暂时不能说。

    可是,妹妹不说,不代表他不能调查。

    杜潜先让妹妹去歇息,有什么事情等明天再聊。

    等杜潜离开后,外面也平静下来。

    杜婉转回卧室,没心情修炼,躺在床榻上发起了呆来。

    脑海中,时不时闪过裴灏受伤的脸庞……

    心烦意乱的。

    而杜婉不知道。

    胡三回去客栈后,又护着裴灏上了马车,直接回去了镇国公府。

    原本胡三以为裴灏是装着。

    结果回去后,一口鲜血吐出来。

    鲜血还偏黑,应该是胸口积压的淤血。

    胡三惊道:“世子,您这是——”

    “无碍。吐出来就舒服多了。”裴灏摸了摸胸口。

    小姑娘的力气真大。

    不过抱了小姑娘那么久,不亏的。

    裴灏躺到床榻上,回想过今晚的事儿,嘴角还翘了起来。经过他受伤一事,小姑娘应该不会再抓住先前的事儿不放了吧。

    胡三只觉得世子爷疯了。

    明明受伤了,还一副很高兴的样子?

    在客栈的时候……

    穆思安匆匆闯进来,“不就是去查探谢五的宅子吗?怎么会受伤回来。”

    “小伤。是意外。”裴灏不愿意再提。

    穆思安也没办法,倒是看向胡三。

    胡三摇摇头,“别问俺,俺没跟着,不晓得。”

    穆思安:“……”

    没用的东西!

    一晚上过去了。

    杜婉将近天亮,才勉强睡去。

    等醒来之时,外面太阳都升起。

    此时她还不知道。

    外面有一个八卦,是镇国公府世子昨夜带着一个丫鬟共乘一骑,同游夜市。

    两人举止很是亲密,毫不避讳。

    以前传闻不近女色的裴世子,这是下凡了!

    有一些人还幸灾乐祸,取笑骄阳郡主,连一个未婚夫都守不住。这段时间,裴灏经常出入公主府,有时还看到他们同骑一匹马。外人还以为他们的感情有多好呢,结果,都是假象,天下就没有男人不偷腥的。

    而一大早的。

    杜潜那边也调查清楚。

    只是他调查的,跟外面传闻的不太一样。

    裴灏昨晚带着妹妹出去,直接到了夜市的如意客栈。后来不知道裴灏带着妹妹去干了什么事儿,再回来是从外面,由妹妹扶着回客栈的。

    后来又请了大夫。

    去调查的人,询问过大夫,据说是受了很重的内伤。

    当晚人就回去了镇国公府,大清早还拿了镇国公的帖子去请太医。

    “照这个架势,是伤得不轻。”杜潜琢磨着裴灏到底是如何伤的。

    再联想到妹妹的反常。

    杜潜心里有个诡异的想法,“这伤会不会和妹妹有关?”

    顿时,他不敢往下去,只让人继续关注着。

    他转而跑去玉灵苑,试探一下妹妹。

    “郡主呢?”杜潜询问了一个下人。

    那人连忙恭敬地回道,“回禀郡王,郡主刚起来,正在洗漱。”

    杜潜挥了挥手,示意那人退下。

    他走到了玉灵苑的正堂等着,画意等人当即端上了温茶。

    杜婉转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杜潜坐在那里,“大哥?”

    “昨晚没睡好?”杜潜打量着她的脸色。

    杜婉讪讪然说,“还、还行吧。”

    杜潜不太满意妹妹,对他都敢说谎了,“没睡好就没睡好,又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你这是长本事了,遇到事儿,连哥哥都要瞒着。”

    杜婉一下子耷拉着小脑袋,无精打采。

    杜潜把端起了茶碗放下,“我今早听到个传闻。听说镇国公府一大早去请太医了。还听说裴灏吐血了,很严重。”

    “什么?!”

    杜婉猛地惊起,“这么严重?”

    “妹妹?”杜潜眼睛闪了闪,“你知道他受伤了?”

    “大哥,我是不是闯祸了。”杜婉小脸都快要哭了,顾不得答应过不说的问题了,一股脑子就把自己误伤了他的事情说出,“我真没有想到会伤他的。当时,就是那么一堆,他就飞出去了,还撞到墙壁上……”

    杜婉望着自己的小手发愣。

    杜潜早料到和妹妹有关,却没料到会是妹妹直接伤的。

    这下连他都震住了。

    接着,杜婉又捂着自己的嘴巴,“完了,我答应过不说的。”

    杜潜眸光闪了闪,“答应了谁不说?”

    “裴灏呀,他让胡三传话,让我不要说出来。”

    “具体是怎么样的,你仔细给我说说,要一字不漏的。”

    “哦哦。”

    比起裴灏,杜婉更信任杜潜。

    杜潜让她说出来,杜婉便把昨晚的事,一五一十地交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