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91章 谁是千年的狐狸

    第191章谁是千年的狐狸

    听到完整版本的过程。

    杜潜现在火气蹭蹭往上冒。

    这该死的小子,竟然趁机耍起坏心眼来,是认准他妹妹还小,不懂得这些小手段了,是不是?

    杜潜走出了玉灵苑。

    他怀疑裴灏被妹妹识破后,为了破局故意装的伤势。

    于是杜潜又派人去仔细调查。

    去调查的人回来证实裴灏的确受伤了,杜潜的神情不由变得古怪了起来。

    “算他倒霉吧。”居然撞到妹妹的手里。

    杜潜不同情他。

    同为男人,谁不懂得谁。一定是姓裴的小子干得过火了,才会让妹妹气愤地去推开他,一时没注意到力度。

    杜潜相信那小子是真受伤了,但不相信他会伤得很重。

    此时的裴灏还不知道大舅子,已经把他的小心思琢磨得七七八八。

    不过,裴灏不用猜了。

    大舅子带着小未婚妻,拿着一堆补品上门了。

    裴灏赶紧收拾整齐,把自己打扮得很精致。

    等他出来的时候,众人眼里又看到了往日矜贵的世子爷,风度翩翩,一点不似受伤的样子。

    杜婉错愕地问:“你没受伤吗?”

    “哦,不是让胡三告诉你了嘛,我这是小伤,无碍的,睡一觉就好了。”裴灏玉树临风气质卓绝地站到杜婉的面前,跟往常无异。

    偏偏又带着点刻意。

    很容易让人想到,他是不想小姑娘担心,才会强作出没事人的样子。

    换个不知情的人,一定会感动。

    穆思安跟胡三小声感慨道:“世子爷真不容易。”

    “是呀,太不容易了。”胡三立马附和。

    “哎,他是不想郡主担心呢。”

    “嗯嗯。昨晚吐了好大一口血呢。”

    “……”

    两个人一副小声嘀咕的样子,旁边的杜潜却听了个正着。

    杜潜特别想给两个一人一脚。

    在玩什么招数,以为他看不懂?

    今天过来一趟,他可以肯定了。姓裴的这小子伤势压根不重,昨晚那些话分明是故意对妹妹说的,为了就是今早这一场戏,让妹妹更内疚,对他的事情更上心了一些。

    杜潜现在还不好拆穿他的把戏。

    否则落到不明内情的人眼里,就有了推卸责任的嫌疑……

    探病得差不多。

    杜潜起身告辞,接着正一脸感动又内疚似的妹妹走了。

    见妹妹上了马车。

    杜潜不去骑马,把缰绳交给旁边的护卫,跟着上去了车厢。

    他踏进去,却见到妹妹正拿着一个大梨子,笑盈盈地吃着,“大哥,这个梨子挺甜的,吃不?刚才从裴灏那里顺了两个。”

    “妹妹不难过?”

    “发现他死不了后,就不怕了。”

    “……”杜潜沉默了。

    妹妹这个反应,大出他的预料。

    谁是千年的狐狸呀,裴灏吗?呵!

    他这个当大哥的,真是白担心了。

    杜潜接过妹妹递过来的梨子,狠狠地咬了一口,“妹妹知道裴灏的伤,没他表现出来的重吗?”

    “知道呀。”杜婉随口应着。

    “那你刚才还做出一副又内疚又难过又心疼的样子?”

    “他演得挺高兴,我就陪着演一演。毕竟我是真伤了他,这个是事实,否认不了的,总不能伤了人家的身体,还要再伤人家的心吧。那样太不地道了。再说了,当众被戳穿他,害他颜面扫地了,对我又没好处。”

    “呵……”杜潜无语了。

    他还以为这个哑巴亏,妹妹只能受着。

    结果,妹妹心知肚明,想必姓裴小子还蒙在鼓里偷着乐呢。

    其实杜潜高估了杜婉。

    在来到镇国公府之前,杜婉真的以为裴灏伤得极重。

    谁知过来了后,看到穆思安和胡三的神情。

    再看到一副强装没受伤世子爷,又处处替她着想的造作模样,杜婉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特别是联想到昨晚胡三说的话,明显是早就挖好的坑。

    这一会儿,杜婉一身轻松。

    正是杜潜看到的好状态。

    马车的车厢里。

    杜婉很快把裴灏的事抛到脑后。

    因为她凝神倾听过后,眼眸微闪,“大哥,暗中有人跟着咱们。这个轻功很高,踏在屋顶的瓦片上,都没弄出一丢丢的动静呢。”

    “那妹妹怎么知道?”杜潜武功不低的,都没发现。

    很显然,对方的武功不在他之下。

    杜婉懵懂了一瞬,“我就知道了呀。”

    “……”杜潜哑然。

    妹妹是有能力,有点逆天了,连他都没察觉到有人跟踪。

    杜潜心底琢磨着此事,“妹妹觉得这人会是谁派的?”

    “不清楚哦,会不会是……苏家的?”

    “苏丞相恐怕早看穿了父亲的意图,不会主动送把柄给咱们。”杜潜知道父亲想做什么,问题是对手这次是只老狐狸。

    杜婉居然不意外,“确实,换作我也不会上当。”

    “咦,怎么说?”

    “凭咱们家的身份,居然容得谢五家推三阻四?”杜婉手中的梨子几口啃完,扔掉梨子核,拿出手帕擦了擦手,还指还是感觉粘粘的,“没用水洗,就是不干净。”

    杜潜有点失笑。

    跟妹妹一起,还要跟得上她的思维和节奏才行。

    杜婉把手帕扔到角落,“大哥,咱们跟谢府客气,本身就很可疑。”

    “可公主府一向端正守法的,从不会拿身份压人。外面的人都知道,所以,敬畏又不会很忌惮。因为只要不去招惹公主府就不用怕。”

    “好的名声,果然有利弊。”杜婉看向杜潜,“大哥,我有一个小小的建议。”

    “说来听一听?”

    “那就说之前,先陪我四处逛逛。”

    杜婉意味深长地说着。

    杜潜一时不知妹妹想做什么,接下来他就懂了。

    妹妹先让人在一家成衣店停下,换上了一身少年的衣着打扮。拿持一把折扇,挥洒自如,像是个富家的少年郎。

    杜婉说是到处逛,真的是到底逛,茶楼酒肆那里人多,就往哪里钻。

    最后,还停在一个小酒馆里听八卦。

    听的八卦还是裴世子和丫鬟幽会,这种香艳又不得不讲的故事。

    杜潜幸灾乐祸地笑道:“若不是我知道真相,都要以为裴灏真在外面沾花惹草。”

    “哈哈。”杜婉笑得很高兴,“哥,快听快听,说到你了。”

    “关我何事?”杜潜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