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四章 霜剑宗

    “人魔出现在白玉城外,白逸仙城主、天剑院项天啸院主不带人前去剿灭?”

    方道衍忍不住问道。

    “这一伙人魔数量不少,还有金丹境人魔现身,不然也覆灭不了有天霜剑坐镇的霜剑宗,在没有弄清楚这群人魔具体数量,以及到底有几尊金丹境人魔前,白玉城不敢轻举妄动。”

    大千镖行镖师说着,语气一顿:“而且,霜剑宗往西八百里就是黑岭妖王的地盘了,如果人魔往黑岭山脉逃窜,白玉城大修士追是不追?”

    为了应对群魔乱舞之象,人、妖两族虽暂时休战,可也只是局限于不主动攻击。

    人、妖血仇数万载,白玉城大修士若敢贸然踏入元神妖王领地,死了也是白死。

    “都六天了么?”

    “六天了,霜剑宗的人……估计已经受尽折磨而死。”

    大千镖行镖师有些叹息。

    方道衍联想到普通人、修士落入邪魔手中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下场,心中亦是深感无力。

    “他们在这里干什么?”

    一旁的柳承渊问道。

    “尹玉婵恳求白城主、项院主出手诛灭人魔,替霜剑宗复仇,两位大修士却因不清楚这一伙人魔的强弱不敢轻举妄动,被动等待天南首府援军,所以,她来斩魔院求助,希望有能精通探查、推衍的修士随他们一起去探查人魔虚实,好让白城主、天剑院出手,但……”

    天行镖局的人抓住机会插话:“谁敢去啊。”

    柳承渊听了,心中一动。

    他顺着人群,往尹玉婵、傅星云两人所在凑了上去。

    却见尹玉婵发布任务。

    “寻精通推衍、探查炼气后期及以上修士刺探两千里外云岭人魔虚实,一旦查清,以六百灵石、一件上品法器酬谢。”

    六百灵石,一件上品法器。

    看到这份报酬,柳承渊暗暗一惊。

    修仙界内卷化最严重的就是低级炼器和炼丹行业,法器价格相较于千年前降了九成,可即便如此,一件上品法器仍得五六百灵石。

    品质好点的卖到七八百灵石都不成问题。

    换句话说……

    这笔买卖,上千灵石起步。

    柳家凝真修士的年俸禄都不过一百灵石。

    不过嘛,酬劳高,凶险性也是惊人。

    金丹境的魔人。

    还有数以百计凝真、炼气级魔人环伺。

    慑于这一点,旁观者不少,可真正上前响应的,一个都没有。

    钱再好,也得有命花才行。

    柳承渊看了一眼,对方道衍道了句:“给我要一份任务资料来。”

    方道衍一怔:“公子,你这是……”

    “好奇想了解一下。”

    “这种事……您可千万别太好奇了,至少一个金丹境魔人……我们整个白玉柳家卷进去,都不够填这个坑。”

    “我知道,去,拿份资料我瞧瞧。”

    柳承渊道。

    方道衍无奈,只得上前,和尹玉婵交涉了一下。

    虽然方道衍不是炼气后期修士,可尹玉婵显然不肯放过任何一个希望,仍然将一份资料给了他。

    “你去替我买天机术法器,账单找我父母报销,这种正常消费他们不会拒绝。”

    柳承渊说着,拿着资料,往一旁提供着茶水、糕点的休息区走去。

    方道衍无奈,只得照办。

    谁让柳承渊是自家少爷呢。

    方道衍离开后,柳承渊坐在休息区,翻看起资料来。

    “霜剑宗离白玉城一千九百里,近了点,但还能接受……由于人魔之乱,方圆千里已无生灵……呃,妖怪不算……很好。”

    柳承渊看着这些资料,渐渐的,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那枚氢弹,藏到任何地方都不安全。

    最安全的办法,是直接用掉。

    一劳永逸。

    眼下霜剑宗少宗主……

    显然就是使用者的最佳人选。

    她对魔人恨之入骨,若得知此物可将魔人盘踞的山头夷为平地,绝对会毫不留情砸在云岭。

    “就这么决定了。”

    柳承渊起身。

    考虑到自己要卖的东西份量有点重……

    他去了斩魔院公证处,开了个最顶尖的商务套间。

    房间位于二楼,从不同方向进入,分为内外两间,刻有阵法能隔绝外界声音、气息,方便交流者隐藏身份。

    价格……

    不开启阵法只要十两银子一小时,启动阵法,时价攀升到白银千两,即一枚灵石,也是一位炼气初期修士一年的收入。

    涉及到上千灵石的买卖,再加上那颗氢弹的份量,柳承渊也不节约。

    启动阵法后让人去通知尹玉婵详谈,静静等候。

    由于柳承渊选择的是顶尖套间,还花费一枚灵石开启阵法,十分钟不到,尹玉婵、傅星云两人就赶了过来。

    一灵石一小时。

    如果不是真心商谈,谁舍得花这么大开销。

    “仙友如何称呼?”

    尹玉婵在外间拱手询问。

    “我……”

    柳承渊思忖了片刻,还是打算选个低调点的名字:“你称我太一即可。”

    “太一仙友,我刚刚听工作人员称,你有方法可为我霜剑宗复仇?”

    “不错,我有一宝,内藏大日真火,类似于一次性法器赤炎真火,不过威力比之赤炎真火来大一点,若你们购得此宝,只需引得魔人现身,便可将其激发、引爆,届时大日真火现世,释放出来的威能将焚天煮海,足以将盘踞于霜剑宗的所有魔人炼成飞灰。”

    柳承渊道。

    “威力比赤炎真火更大?”

    尹玉婵一惊。

    赤炎真火乃是凝真巅峰修士以自身真火提炼、压缩,再辅以炼器之术炼成的一次性宝物,一经激发,可释放出笼罩方圆一里的炽烈真火,金丹修士措不及防也会重创。

    柳承渊手中宝物比赤炎真火威力更大……

    “难道是紫炎真火!?”

    这种真火,可是练就紫府,即将孕育元神的金丹修士才能提炼出来的强大真火,焚灭金丹绝非奢望。

    当然,前提是击中目标。

    “威力……应该比紫炎真火也大一点。”

    “比紫炎真火威力还大!?”

    尹玉婵听了,激动的心绪反而冷静下来:“仙友该不会说笑吧,若是这等宝物,价值怕是不逊色于中上品灵器,我们如何买得起?”

    “我会为了寻你们开个玩笑浪费一枚灵石?”

    尹玉婵听了连忙道歉:“抱歉前辈,我一时失言,还请……”

    柳承渊敲了敲桌子:“好了,你们身上有多少灵石、法器?”

    “我们撤的匆忙,六百灵石、上品法器,已是我们的全部身家了。”

    尹玉婵有些苦涩道。

    “我身上有一柄飞剑,值五百灵石。”

    傅星云道。

    不过……

    这点钱相较于一道紫炎真火来仍然差了一大截,更别说威力比紫炎真火更大的宝大日真火了。

    “六百灵石、上品法器……”

    这份量,确实寒酸了些。

    “前辈!”

    这个时候,尹玉婵却肃穆道:“前辈在明知道我们霜剑宗覆灭的情况下愿意拿出这等宝物襄助,本意估计是为了杀戮更多人魔,以还乾坤朗朗,可见前辈心中大义,若前辈愿赐下此物,让玉蝉替母亲、替宗门报仇,玉婵往后愿为奴为婢,伺奉前辈左右,以报答前辈恩情。”

    “玉婵!?”

    傅星云一惊。

    “傅伯不用劝我,我心意已决。”

    尹玉婵说着,起身,捋了捋衣裙,慎重向被阵法笼罩的内间拱手行礼:“玉婵愿于巡天院天机处立誓,恳请前辈成全。”

    “倒是不必如此。”

    柳承渊连忙委婉的回绝。

    他哪是什么前辈,一个炼气二层的小萌新罢了,让个炼气九层的高手当婢女……

    太吸仇恨了。

    “就六百灵石和上品法器吧。”

    柳承渊道。

    “等一等。”

    这个时候,傅星云突然道:“这位前辈,大日真火,我第一次听闻,不知是哪位器道大师所炼?”

    “怎么?怀疑我弄虚作假?到时候让巡天院的天机修士验证即可。”

    柳承渊道。

    “不敢不敢。”

    傅星云连忙道。

    “好了,明日清晨,西门门外,我会让人将宝物运送过去,你们可自请天机修士检验,勿要告知此物来历即可。”

    柳承渊一句话打消了他的顾虑。

    “听从前辈安排,我们这就前去准备,六百灵石和上品法器明日准时奉上。”

    傅星云道。

    “我所立誓言亦绝不反悔。”

    尹玉婵俏丽的脸庞上亦是肃然坚决。

    “不必如此。”

    柳承渊说着,补充了一声:“对了,此物威力……较大,激发瞬间便能焚天煮海,建议你们以傀儡符于人魔所在十里高空引爆,而你们本身则躲远一点,以免遭受波及!”

    “十里高空?”

    傅星云愣了愣:“于十里高空引爆还能伤得了盘踞于云岭中的数百上千魔人?”

    “我说过,此物威力比较大,激发之时你们本体最好在数百里外。”

    “数百里外?寻常傀儡符控制范围不过百里……”

    “那就买中品、最好上品傀儡符,于五百里外激发。”

    柳承渊说着,好心的再补充了一句:“记住,越远越好。”

    五百里?

    傅星云却有些不信。

    紫炎真火引爆也不过焚烧数里之地,十里之外就能确保安危。

    此物威力再大,还能波及到百里之外不成?

    这人藏头露尾……

    不会是个骗子吧?

    明天得花点灵石,请个天机修士检验了。

    不做检验,绝不付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