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十八章 后果

    林雪薇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尹玉婵。

    无论身材、相貌、气质,没有一样比她差。

    还显得更为成熟、知性。

    而且……

    在她身上她感觉到了修为层次的压制。

    对方的修为比她高!

    什么时候柳承渊身边有这么一个女人了!?

    她居然毫不知情!?

    她才离开了白玉城不到四个月啊。

    “你是什么人!?和阿渊又是什么关系?”

    林雪薇沉声道。

    “少爷于我有再造之恩,我将用这一生一世来报答他的恩情。”

    尹玉婵从容不迫的回应着。

    “你!?”

    林雪薇看着她,仿佛以为自己猜到真相了一般:“原来是你这个妖艳贱货迷惑了阿渊!?”

    “请回。”

    尹玉婵冷漠的对院外一指:“否则,别怪我动手。”

    这个时候,袁海、袁峰等其他侍卫亦是闻声而来。

    对林雪薇这位未过门的“少夫人”他们也很是不满。

    当初就是因为她作妖才导致少爷听信谗言,将他们赶了回去。

    “你们……”

    林雪薇看着几人,眼中闪过一丝怒火:“你们这是真的将阿渊蛊惑于内院?否则,为何不允许他见我!”

    “少爷在修炼,这个时候不方便见你,林小姐如果真想见少爷,不妨改天再来,至于强闯……万一影响到了少爷的修炼,使他出了什么问题,这个责任我们可担当不起。”

    袁海跟上来,不急不缓的说道。

    林雪薇看了四周一眼。

    一位位侍卫虎视眈眈。

    这个时候她才发现,一旦没有了柳承渊的纵容,她所谓的心机、手段,对袁海、袁峰这些柳家侍卫而言,根本没有任何用处。

    如果她真敢强闯……

    眼前这个女人,绝对会毫不犹豫将她擒下,让她颜面尽失。

    以她的实力……

    念一至此,林雪薇冷静下来。

    她捋了捋秀发,恢复优雅:“既然阿渊现在没空,那我改天再来。”

    言罢,转身离去。

    “林小姐慢走。”

    袁海微笑着回了一句。

    ……

    出了院子,林雪薇等候在外的侍女马上迎了上来。

    当看到自家小姐脸上表情有些不对时,侍女关心的问了一声:“小姐,发生什么事了?”

    “回去。”

    林雪薇吩咐了一句,上了辕乘。

    辕乘载着她,很快来回到了林氏商会的家属居住区。

    好几个连在一起的大型院落,论及面积,相较于柳承渊的院落都尤有过之。

    不过由于地段的缘故,价格反而稍逊一筹。

    林雪薇的辕乘入了林家,早就在这里等候的林羽修第一时间跳了出来,惊喜的叫道:“怎么样姐,那个姓柳的认错了没有?这一次他不当着众人的面向我道歉,姐你绝不能轻易的放过他!”

    林雪薇看了他一眼,有些厌烦的斥喝一声:“滚!”

    林羽修身形一抖,有些难以置信。

    向来说话柔声细语的姐姐,居然会对他说出这番话!?

    林雪薇没有理会他,直往父亲林重山的书房而去。

    书房内,林重山已经在等候了。

    尽管林羽修等人似乎都不将柳承渊放在眼里,可那只是林家的策略。

    在林重山眼中,任何涉及到柳承渊的事都是大事。

    看到林雪薇沉着脸进来,林重山的神色也变得严峻起来:“那柳承渊,真的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我没见到他的人。”

    林雪薇道。

    “没见到?你亲自上门,居然没见到他的人!?”

    林重山心中一紧。

    “这几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林雪薇忍不住问道。

    “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你在前往天南首府前,和那柳承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林重山道:“这几个月我都在让人留意柳承渊的动向,可他却仿佛一改先前的不学无术,老老实实待在院中苦修,完全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苦修?”

    林雪薇神色有些怪异。

    难道……

    真是她离开前的那段话让柳承渊开窍了,从此奋发图强的修炼,并沉迷修炼中无法自拔了?

    “另外,你和那个萧正是怎么回事?”

    “萧正……”

    林雪薇稍稍压低了一些声音:“他是我们白玉城太墟院首席,院主很看中他,原本,我是没有资格进入前往天南首府的培训名单,我是通过萧正这位首席才得到了前往太墟殿的机会。”

    太墟殿的培训名单……

    林雪薇为了这个机会接近萧正倒也无可厚非。

    但……

    “你这是拣了芝麻丢了西瓜。”

    “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变化,在天南太墟殿培训这段时间,我也有给柳承渊写信,栓住他的心,按理说不会出意外才是……”

    “可现在,因为你离开的几个月,意外出现了!”

    林重山深吸了一口气:“我们林氏商会完全就是靠着柳承渊这一枢纽借得柳家之势,才能够成为白玉城第一商会,可第一,意味着树大招风,一旦我们你和柳承渊闹矛盾的事传了出去……绝对会有很多眼红我们林氏商会的人出手试探……这个时候若柳家选择袖手旁观……”

    有多少好处就得有多少付出,天下间的好事哪能被一人占全?

    “父亲,柳家如果真咄咄相逼,我们就不能投向其他人么?比如,项家、方家……”

    “愚蠢!”

    林雪薇话没有说完,林重山已经重重叱喝:“项家、方家凭什么为了我们林氏商会而得罪柳家?就为了这每年一千灵石的供奉?”

    林雪薇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我早就说了,既然已经攀上了柳家高枝,通过你的魅力好好栓住柳承渊即可,可你却自以为是的认为柳承渊此人被你迷得神魂颠倒,能够轻松的掌控他,这一下,玩脱了吧。”

    林重山斥道。

    “我……”

    林雪薇咬了咬唇:“以我对柳承渊的了解,这里面必然有人从中作梗。”

    片刻,她想到了那个神秘女子,马上将她的存在说了出来:“是有人想效仿我们的做法,横插一手。”

    林重山听了,微微思忖。

    片刻,才道:“我会去调查,不过,柳承渊那边……”

    “只要没人干扰,我必然能再度将他掌控在手上。”

    林雪薇自信道。

    “你掌控得了他一时,掌控得了他一世?随着他年龄、阅历增长,一旦他反应过来,我们整个林家都将面临万劫不复的下场。”

    林重山说着,心中决断:“你们两个年龄不小了,马上成亲!”

    “爹……”

    林雪薇还想争取一下。

    “就这么决定!”

    林重山猛一挥手,同时道:“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变故吧?”

    林雪薇联想到法器一事,犹豫了片刻,还是说了出来。

    顿时,林重山睁大眼睛:“缺口多少?”

    “七……七百灵石……”

    林雪薇低声道。

    林重山一听,差点没晕过去。

    “缺口……七百灵石!?灵石呢?那些灵石你都放哪去了?”

    “我大部分灵石都用于修炼,这也是我为什么能够这么快修炼到炼气三重巅峰的原因……”

    林雪薇说着,顿了顿:“还有少部分,用在日常开销上。”

    “你……你……”

    林重山剧烈喘息着。

    他没想到,自己这个女儿胆子居然大到这种地步!

    连柳家家主赐给柳承渊护身保命法器的主意都敢打,这简直是……

    疯了!

    她将这些法器卖出去,柳家人会不知道!?

    他们会怎么看,怎么想?

    一时间,林重山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

    这种恐惧汹涌而来,直让他几乎窒息。

    “混账……你……你混账……”

    林重山浑身颤抖。

    “爹,我改天再去见一见柳承渊,我会想办法说服他。”

    “那要是说服不了呢?”

    “我……”

    林雪薇顿了顿:“七百灵石,大不了补给他就是了。”

    “好一句大不了补给他就是,你怎么补,你拿什么补?”

    “商会一年下来为我们提供的利润不下一千灵石……”

    “一千灵石,你可知道,这一千灵石,我们分润给其他几脉,得支出两三百灵石,护卫队,得支出三四百灵石,日常开销和其他消费,又是两百灵石,真正结余,不足两百……。”

    林重山深吸了一口气:“而且,这些法器,是柳家家主柳风雪给柳承渊的保命之物,你蛊惑他将这些法器卖了,还中饱私囊,这其中的性质,是补七百灵石价差的问题吗?你这是谋财害命!”

    他冷冷的看着林雪薇:“我要是柳家家主,得知有人想害我唯一的儿子,你说,我该怎么做?”

    林雪薇睁大着眼睛,第一次,有了一丝惊恐之色。

    显然猜到了这种可怕的后果。

    “柳……柳承渊答应过我,他会解决好那些法器的问题……”

    林雪薇的声音有些轻颤。

    “那是在他打算迎娶你的情况下,可现在……”

    林重山脸色有些苍白的闭上眼睛。

    好一会儿,他才重新睁眼,眼神前所未有的冷冽,凌厉:“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去骗、去诱、去哭、去求,无论如何,都得让柳承渊回心转意!否则……”

    他深吸一口气:“不说你的那些小算计,单单是售卖法器一事,我们林氏商会就将面临灭顶之灾!你,我,你弟弟,你母亲,林氏一脉所有人,统统都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