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5章 汉语言季白芷

    中年男子一愣,脸上神色变了,看着前边的人,那神情也不对了。

    “顾教授,你这话什么意思?这么说,是我妨碍你了喽?”男人眯起眸子。

    这么多年,还没有人敢在他的面前说这种话。

    这分明就是直白地挑战他的权威。

    女人微微一笑,“校长您多想了。

    你是校长,你才是决定一个学校发展方向的主要人物,而我,再怎么样也只算是个员工罢了。”

    女人的手摆了摆。

    这话,听着像是奉承,但是又似是不是。

    中年男子依旧坐在他那老板椅上,作风始终都在,跟他之前一样,又不一样。

    只见男人的手指抬起,又放下,“你,你……”

    “校长。”

    中年男子的话没有说出口,一道冷淡淡的声音响起。

    是司暮的声音。

    他还坐在原位,只是视线全部聚集到了前边的男人身上。

    他还是之前的那副做派,眼神如同小鹿般单纯无辜。

    但是,不可否认,他一说话,中年男子就本能地闭上了嘴。

    这种本能可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形成的。

    只是可惜,顾朝阳似是在思考什么,并没有注意到那边的小细节。

    “校长。”顾朝阳的视线聚集到前边中年男子的身上,“不妨我们打个赌。

    您不是说我的教育方式不好,无法让学生快速学到东西,收获专业知识吗?

    这样,赌期两个月,也就是半个学期,世界生物研讨比赛,我们一定拿奖,如何?”

    世界生物研讨比赛,古生物学学生们全部都向往的比赛,必须要有高级人士的推荐才可以进得去。

    进去里边对学生的塞选也是非常严格的。

    这种比赛,不仅仅面向京大,面向单个国家,更是面向全世界的。

    即使是京大,京都最好的大学也从来没有能够在里边拿奖的。

    这里边的奖,无论是什么奖,即使是京大非常有教学经验的讲师、教授都不能保证可以拿得到。

    起码,京大历届从来没有人拿到过,甚至很多时候,京大能连能进入世界生物研讨比赛的资格都没有。

    但是顾朝阳就是这么保证了。

    中年男子的眼睛瞪得老大,脸上第一反应先是惊讶,非常惊讶,然后便是讽刺的笑了。

    “噢?顾教授这是在向我挑战?那你若是没有做到……

    那该怎么办呢?”前边男人油腻的脸上出现一抹笑。

    顾朝阳也勾起唇,“若是我没有做到我的承诺,那我自动离开京大,也为京大节省开支。

    同样,若是我做到了……”女人笑笑。

    中年男人脸上一愣。

    “当然,您是校长,自然是不会让您走的,所以,若是我赢了,我这边的事情,您无权过问,如何?”

    女人面上淡定,整个人充满自信。

    中年男子大手一拍,“可以,当然,我也不会欺负你,若是你真的能够做到你所说的。

    那么,整个京大,我再也不会过问你的事情,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当然,若是你输了,你说的,你可得好好遵守,到时候,你若是耍赖或是怎么样,可就别怪我不讲情面了。”

    男人撑着下巴,坐在老板椅上,笑着,惬意地眯着眸子。

    似是已经看到了前边的人灰溜溜滚出京大的模样。

    事情竟然已经讲明白,那么她也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必要了。

    随便找了个理由,顾朝阳便带着司暮出了校长办公室。

    ……

    “教授姐姐,你干嘛跟校长打那种赌?”回去的路上,两人慢慢地走在路上,谁也没有用其他交通工具的意思。

    司暮低着头,敛着眸子,语气有些淡,又有些低沉,似是在自言自语,又似是在跟顾朝阳讲话。

    顾朝阳转过头,“没事,我顾朝阳从不打没有把握之赌。”

    “可,可是,这届的古生物学学生甚至不如之前的……”男人也抬起来眸子,看着顾朝阳,“我对比过来,他们进来的高考成绩,排名甚至不如之前几届的学生……”

    男子没有继续说了,他相信顾朝阳已经get到了他的意思。

    顾朝阳笑了笑,“是的,我当然也知道。

    但是,正如我刚刚跟校长所说的。

    我们这个专业,跟大学之前的那些教育是有些不一样的,相当于重新学习新的知识。

    竟然是新的知识那就没有什么之前的成绩差别可以当作考察素材,你说是吧?”

    顾朝阳眨了眨眼。

    他之前还真没有见到过顾朝阳这么自信、坚决的样子。

    之前,她给人的感觉一直都是温柔,温柔得像是没有任何野心,也没有任何气势。

    但是,现在,她却像是被打通了任通二脉似的,一下子给人的感觉就不一样了。

    似是之前他认识的她并不是那个真实的她。

    不过,想想也是,他也在在顾朝阳和香雪兰前边待过的。

    她在香雪兰前边貌似跟她上课的风格也不同。

    男子眸子再次敛下,点点头,也低下了头,他没有什么权利去管她,不是吗?

    “等会。”司暮正走得好好的,顾朝阳突然拦住了他。

    他抬起头,眼神里还带着疑惑。

    “那是刚刚我们在校长办公室遇到的那个,对吧?”女人的眼神看向他。

    他也顺着女人手指指向的方向看去,眯眯眼,貌似,好像真的是在哪里见过。

    他点点头。

    那边的人似是也感受到了她(他)们这里的视线。

    回了个笑容。

    “等会……

    你就是季白芷?”顾朝阳已经到了那边女人的前边拦住了她。

    季白芷则疑惑地看着前边的顾朝阳,之前她在校长办公室的时候压根没有细看,只知道校长在等人,所以她顺便说了声而已,谁知道,这个女人还找上门来了。

    “你?认识我?”女人摸了摸脑袋,广袖垂着,坠落于半空中。

    但依旧煞是好看。

    顾朝阳笑了,“其实也不是很认识,就是听别人讲起过,也不知道有没有荣幸,可以认识一下你?”

    女人微微笑着,说得倒是没什么毛病。

    就是,留下了那边的司暮一脸懵逼。

    所以,她刚刚问他,包括一系列的反应,就是为了过去和那边那个女人搭个讪??

    季白芷显然也愣了一下,脸上立马就红了,说话也有些断断续续。

    “我,我,汉语言助教季白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