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9章 因为这个最省时间

    顾朝阳拍了拍手上的灰,“好了。”

    就投一次吧,她懒得再投。

    那边,其他人还沉浸在惊讶里边,等人差不多都反应过来。

    “刚刚那球到底是谁投的呀?真的假的?那么厉害?这是要直接跳出沙池的节奏??”

    “好像是顾教授诶,咦?顾教授人呢?人到哪里去了?”

    裁判也好,还是那里其他的教职工,全算是大开了眼界,这还有继续比下去的必要吗?

    怕是没有了吧?这是一开始就来了个绝杀呀!

    ……

    ——另一边

    顾朝阳已经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其实离沙池也不是很远,就是香雪兰所在的操场跑道。

    她一过去,就看到了香雪兰站在最里边的跑道上,正在活动筋骨。

    “朝阳?你就比完了?”

    香雪兰还是看到了她。

    顾朝阳撇撇嘴,“可不是嘛,为了你,我可是只投了一次,就为了过来看你比赛。

    我做得好吧?对你足够重视了吧?”她眨巴着眼睛,像极了邀功的小屁孩。

    只见香雪兰嫌弃地嘟起嘴。

    “切,你就忽悠吧,鬼才信你是为了我呢。”

    看到前边的人这么不识趣,顾朝阳也抿了下唇,耸耸肩,“香阿姨呀,追究这么多干什么。

    不相信我的话,那就算了,真是可惜了我的一番心意,不能够被人所理解。”

    女人立马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忍得香雪兰更加嫌弃。

    这特么的跟谁学的?这么戏精?

    emmm……

    好像就是跟她学的。

    “行了行了,来了就滚边边上去,别影响本姐姐发挥。”

    香雪兰立马挥手赶人。

    顾朝阳也不恼,看到不远处的裁判席,默默地过去,坐了个位置。

    果然,裁判席就是看得清楚。

    人刚刚坐上去,屁股还没坐热呢,一道阴影挡住了她的视线。

    是司暮,她说呢,之前还看到他,在她投完铅球之后就没人了,这回倒是又出现了。

    差点让她以为她之前只是错觉呢。

    男子直接坐到了顾朝阳旁边的空位置上。

    也亏得位置多,不知道是不是道具组搬多了椅子。

    貌似还有蛮多位置的感觉。

    “小暮儿?”顾朝阳挑挑眉,试探般地叫了叫他。

    男子淡淡一声,“嗯?”

    看来之前的影响确实是一点也没有了。

    “怎么?小暮儿还不开心嘛?”她探出脑袋,到了男子面前。

    男子微微向后缩了缩,本能一般,“没有,怎么可能呢……

    就是,感觉,刚刚教授姐姐的表现真的是超出了我的想象。”

    他无奈地抿了下唇,脸上似是有点发难。

    也不知道是怕的,还是不耐烦的。

    “刚刚的表现?”顾朝阳摸了摸鼻子。

    她刚刚的表现怎么了?难道不是很正常嘛?

    看出了女子脸上疑惑的表情,司暮眨眨眼,“教授姐姐你表现得这么疑惑干嘛?”

    难不成她还能不知道自己的水平吗?

    似是想到了什么,“所以,这就是教授姐姐你为什么会报铅球的原因吧?”

    似是get到了什么,看来之前她说的确实没有错。

    亏得他还以为是校长那个狗日的逼她的呢,结果,原来本来就是她擅长!

    他都可以想象到,铅球能扔得这么远的手劲该有多大了,未来某一天要是他得罪了她,岂不是很有可能会被她掐死?

    默默缩了缩脖子。

    恐怖,着实恐怖。

    只是,司暮是那样想的,顾朝阳却不是。

    她“咳咳”了声,有些哭笑不得,“没有,之前参加铅球并不是你想的那个原因。

    只是……

    只是因为这个最省时间。”

    她歪了歪脑袋,一脸真诚地看着他。

    没错,这个确实很省时间,比其他的项目不知道省了多少时间。

    只是,看到司暮瞪大的眼睛,顾朝阳默默地紧了紧自己的小手。

    莫名觉得小暮儿有了点压迫感是怎么回事?

    一定是她的错觉叭?

    没错,肯定就是她的错觉!

    男子似是要说什么,但是还是叹了口气,“好吧,行吧。”

    略显无奈的样子,让她莫名地觉得可爱。

    还没说多久。

    随着“fu”一声口哨声。

    脚掌与地面的敲击声一下子变大,快速将视线转过去,那边已经跑了起来。

    随着视线,看着那速度,竞争是真的激烈。

    “香阿姨!加油呀!”

    本来就是短跑,赛道上的人那都是卵足了劲在跑的,也不知道她们到底能不能听到。

    不过,形式还是很可观的,香雪兰竟然在第一的位置上。

    顾朝阳喊了声,看到了香雪兰看向她。

    她眉头皱了下,不好,马上就要有人超过她了。

    “香阿姨,快点跑,你要是跑了第一,给你一百块钱。

    看到没有,一百块钱在向你招手呢!”

    在顾朝阳喊完这话还没有过几秒钟。

    在所以人视线可及的范围内,赛道上似乎出现了虚影,本来差点就要被赶上的香雪兰一下子跟吃了加速剂似的。

    他(她)们还没来得及大叫,加油打气呢,呼吸屏住的一瞬间,香雪兰就越过了终点,腰上挂了根红丝。

    众人:“??”

    怎么回事?一切就发生在一瞬间。

    还没来得及分析呢,就到了终点?

    而顾朝阳周围,亲耳听到顾朝阳喊了什么的人则是惊呆了,这就是金钱的力量吗?

    香雪兰那速度,怕是都可以去当专业的运动员了吧?

    一百元一个金牌运动员,这可不是一般的划算!

    那是二般、三般的划算呀!!

    众人震惊之余,看着香雪兰的表情都是惊悚的了。

    这香雪兰,之前也不是没有参加过运动过。

    但是之前参加运动会的时候貌似没有这么厉害呀。

    那些之前看过她跑步,当过裁判的人那都是大概了解的。

    所以这次算是怎么回事?开了外挂?

    但是也不可能呀,比赛之前肯定都是做过检查的,要是说,那也只能说,是真的,实力,或者,运气好。

    只有那些距顾朝阳很近的裁判心里的猜测还算是正确。

    看了看顾朝阳,没错,那就是金钱的力量。

    而且,还是小姐妹的金钱的力量!

    顾朝阳乖巧地坐着,面对旁边其他人的审视依旧一点紧张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