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667章 各自的战场(三)

    .bsp;  虚空中的战斗陆续爆发。

    不知何时,

    本来还抱有戒备,留有余力的一尊尊传说精灵,开始不顾受伤的搏杀起来。

    尤其是鬼都和雷神宫的传说。

    在这一刻,它们仿佛是亲密的战友,朝敌人宣泄仇恨。

    甚至阿阎、呋呋噫噫的战斗手段,也有些朝呆鸦靠拢。

    好几次要不是蝶小蝶救场,呋呋噫噫已然支撑不住。

    “这不对劲。”

    身处场外的苏皓,意识到不妥。

    这是蝶小蝶都没有意识到的。

    或者说,小蝶也已经受到影响?

    他打算面板,发现呋呋噫噫、阿阎的界面上,多了‘嗜血’一个状态。

    蝶小蝶的界面上也有,只是比较淡色,似乎介于能影响和不能影响之间。

    这是拥有极高权重的状态影响。

    且无声无息。

    严格来说,这并非负面影响。

    在使得目标渐渐失去理性的同时,也变得更凶狠残暴。

    战斗力说不定,还能略微上扬。

    但……

    “血神尊的权柄影响吗?它拥有的是什么权柄……?”

    面板暂时还未解析出来。

    苏皓只能在契约中呼喊,让阿阎它们警惕。

    好在这不是幻术,并非精神影响。

    有所觉察后,阿阎它们能够克制。

    相比之下,

    “鬼都、雷神宫的几尊传说都未觉察吗?”

    “这里面可还有死亡大君和雷神,它们跟血神尊之间纵使有差距,也不会太大。”

    苏皓思忖,“这可能是因为,它们暂时是盟友?防备心理要小些,更容易受到影响。”

    “嗯,也不能排除,死亡大君和雷神都清楚,却假装不清楚。”

    “还可能,血神尊清楚死亡大君和雷神在假装不清楚,自己一样未表现出来。”

    它们打得很猛。

    可苏皓也不能肯定,这就是传说们的真正实力。

    只不过这个时候,敌人真正地达成一致,想要……

    他眉头紧蹙,站在城楼的高处望去。

    冥界内,黑烟飘荡,宛如浪潮翻涌。

    ……

    浪潮一叠又一叠盖过,时间和空间如同脆弱的积木,一碰就碎。

    “呋~~~”

    呋呋挥洒温暖光华,落在自己身上。

    又顺着无形的线,延伸到阿阎身上。

    这时,

    一道雷罚出现,精准落在阿阎扭曲空间出现的地方。

    轰的一下,阿阎的黑袍寸寸化灰。

    它的身形出现在数百米开外,只是黑袍短了一截。

    与此同时,

    冥界内,

    一处空旷没有精灵生活的荒芜之地,似乎有道雷光闪过。

    紧接着,这处方圆数百里的荒芜之地,彻底消失化作虚无。

    仿佛从来不存在,整个冥界都缩掉一截。

    这是以世界为媒介的替死术。

    短短数秒间,阿阎就不得不使用了六次。

    远处,

    蝶小蝶指尖轻点,想对眼前这颗泡泡进行置换。

    置换距离非常遥远,但身上有它留下印记的呆鸦它们。

    以此,

    召唤援军进行打团。

    但失败了。

    远处的死亡大君桀桀怪笑。

    血神尊一副预料之中的表情。

    它们阻断了置换。

    毕竟,

    之前从核心之地逃出来时,蝶小蝶就使用过一次。

    敌人有了提防。

    现在,不论是将自己置换出去,还是将其它小伙伴置换进来,都无法实现。

    这里的空间已经遭重重封锁,时间流速也有别于它处。

    从好几个层面上,实现了阻挡。

    蝶小蝶不断闪躲,一边沉思。

    还有一个办法咕喏~!

    把自己置换出去,是没有外界的力量,所以失败。

    把鸦鸦它们置换进来,是因为里面的踏板力量不够,所以失败。

    也就是说……

    “咕喏~!”

    远处,

    呋呋噫噫愈发险象环生。

    一尊体格壮硕,手臂大腿比呋呋噫噫整个身躯还粗壮的精灵,出现在它身后。

    暴雷兽王!

    它一拳轰出,交错的雷电阻隔了空间。

    这时,

    呋呋噫噫消失了。

    又一次。

    暴雷兽王并不意外,再怎么遁逃,都是有极限的。

    它正想追。

    呋呋噫噫消失的位置,出现了一道金色身影。

    跟它之间的距离不过几米。

    这道身影出现的瞬间,一道剑芒贴脸斩来。

    ……

    破碎的空间中,道道巨大裂缝纵横交错。

    交错之中,

    一尊球状血液屹立在踏板上。

    它的血液涌动,被鸦斩开的裂口缓缓修补。

    鸦的杀伤力很强,不输给传说,可没有权柄就是鸦最致命的短板。

    尤其对于血球王这类,没有弱点的精灵而言。

    它承受了几十剑,也没有一点儿虚弱。

    这时,

    远处的火鸦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尊身穿黑白裙的人形精灵。

    它戴着一黑一白手套的双手轻轻一握,幽暗的碎空亮起,一轮大日将血球王包裹。

    烈阳权柄。

    大日中的血液沸腾起来,驱除一切邪晦。

    但血球王依然扛得住。

    血蚊王尚且能一次次滴血重生,更何况,执掌权柄便是‘血之重生’的血球王。

    它的身躯在炽白大日中不断泯灭,但又在不断重生。

    且重生速度极快。

    当大日力量耗尽,渐渐消失时,血球王身形出现,仿佛没有遭受过攻击一样。

    它身躯一缩一胀,无数血滴飞射而出,化作一道道比它本体略小一号的身影,铺天盖地朝黑白裙精灵涌去。

    这些分身杀伤力不大,但纠缠能力极强,一样拥有无限重生的能力。

    这便是血球王的一贯战术。

    拖,拖到敌人先坚持不住。

    它在传说精灵中的风评不太好,但许多同级依然奈何它不得。

    这便是脏战术的强大之处!

    果然,

    黑白裙精灵长靴下,道道星轨蔓延。

    它借着这些星轨不断闪烁挪移,时而迸发出大日光辉。

    但烈阳的权柄爆发只是一时,当权柄爆发结束,已经没有痕迹存在的一道道分身,依然能从虚空中重生。

    天上地下,四方空间,入目全是血色球状身影。

    呋呋噫噫愈发狼狈,只能不断爆发权柄力量。

    它本来就只是半传说,除了权柄等级外,其它各方面,都跟血球王有着巨大差距。

    短短数分钟,呋呋噫噫的权柄之力就衰落不少。

    而周围空间,影影绰绰的血球身影越来越多,这些血球上睁开一只只眼瞳,朝它望来。

    黑白裙精灵身影就此定格。

    一颗颗血球身影也定格住了。

    血球王惊诧地发现,黑白裙精灵的身后,璀璨星光浮现,紧接着是一轮残月缓缓‘升起’,又渐渐地,从残月变成半月,再变成满月。

    这轮满月又缓缓‘落下’。

    紧接着,

    是黄昏之中,一轮大日冒出。

    定格的画面也开始流转。

    遍布四方空间的无数血球,迅速减少。

    从外围,到内侧。

    转瞬之间,一颗颗血球便消失一空,只剩下血球王本体。

    一轮白色大日自它身上冒出。

    大日刺目,将血球王笼罩在其中。

    它的身影从定格中缓缓恢复,却惊愕发现,一道道星之轨迹不知何时,已经蔓延到它的身躯上。

    星之掌控!

    同时,笼罩在它身上的炽白大日渐渐黯淡。

    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抽红包!

    只黯下一半。

    如一半是黑月,一半是白日。

    微微扭曲着……

    轰然炸开。

    扭曲破碎的空间中,虹光隐现。

    日虹!

    远处虚空,

    呋呋噫噫身上流转的黑白之光散去,整个身高陡然下降半截。

    一身气息也跌落之谷底。

    它抬起手,淡淡的白色光华洒落,笼罩在自己身上。

    “呋~”

    “噫~”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