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2章 打折

    两名门卫很快就出来了,但脸上都带着犹豫之色,并不见叶炎出现。

    “炎少说、说——”他们吞吞吐吐,没有再说下去。

    “说什么!”叶世雄大声喝道。

    “炎少说让人赶紧滚,谁敢踏进叶家一步就打断他的狗腿。”被他这么一喝,这下两名门卫说话就利索了。

    嘶!

    所有人莫不倒抽凉气,这个叶炎真是胆大包天啊。

    他真以为自己还是楚家的女婿吗,居然敢这么对王家的使者?

    贾六也一下子怒了。

    他跑来石县,身份一亮,便是叶家家主、毛家大长老都是谄媚无比,恨不得将他当成老祖宗一般供起来,可现在一个毛头小子居然敢如此轻蔑自己?

    反了天了!

    “好!好!好!”他一怒站了起来,“老子倒要看看谁敢打断老子的腿!”

    “使者息怒!”叶世雄连忙说道,“您可不要气坏了身子!”

    “是呀,叶炎那小子素来嚣张,否则也不敢明知我家家主是王家的亲家还痛下杀手了,您千万不要往心里去。”毛家大长老也说道。

    两人看似在劝,实则拱火,都老奸巨滑着呢。

    贾六只是狐假虎威的狗腿子,哪有什么脑子,立刻就被点着了,大步向着大门走去,来到门前一步时,他停了下来:“看到没有,老子要进去了!”

    他一脚跨了进去。

    然而,一道高大的身影也立刻出现,一把将贾六拎了起来。

    正是虎子。

    在这名高大如熊的少年面前,贾六就跟一只小鸡似的,但他的嚣张劲可没有丝毫减退,立刻大声吼了起来:“快放老子下来!你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是——啊!”

    虎子抓起他的左腿,就是那么一折,卡,贾六的腿就被他生生折断了。

    贾六顿时惨叫起来,眼泪鼻涕一起喷。

    虎子原想将贾六丢出去,但刚要放手却是一愣:“少爷说他哪条腿踏进来就打断那一条,可他究竟是左腿还是右腿踏进来的?”

    少年发愁了,用一只手抓了抓脑袋,然后灵光一闪。

    卡!

    他抓起贾六的右腿一折,得,这家伙的右腿也被生生折断了,虎子顿时露出笑脸。

    只要把两条腿都打断不就好了吗?

    问题解决!

    我真是太聪明了。

    他嘿嘿傻笑,然后手一甩,啪,将贾六随手扔了出去,然后走进门内,谁要敢再进来,不管是谁都只有折断双腿丢出去的份。

    少爷说的话,对他来说金科玉律,比什么都管用。

    ……

    看着躺在地上惨叫的贾六,现场一片寂静。

    叶炎怎么敢的!

    那可是王家使者啊!

    只是把毛四海父子宰了,那叶炎去请楚家出面,那大不了赔点钱肯定能够把这件事抹去,毕竟毛家太弱太弱了,王家要的只是一个面子罢了。

    楚家肯出面,叶炎再低声下气地道歉,王家得了面子未必不肯收手。

    但是,现在叶炎如此羞辱王家的使者,那这事还能化小吗?

    不、可、能!

    王家如果不将叶炎给灭了,那以后还有脸自称苏城三大豪门之一吗?

    呸,被一个小县城的赘婿都骑在头上拉屎了,岂不是谁都可以打脸?

    所以,叶炎必须死。

    叶世雄、毛家大长老连忙冲上去,将贾六扶起坐在了椅子上,一个个都是先安慰,然后再义愤填膺地怒斥起叶炎来,可心里都是乐开了花。

    这下叶炎真死定了。

    他们煽风点火,贾六这种只知道狐假虎威的小人又哪里知道,自然是七窍生烟了。

    “快送老子回苏城,老子要这个混蛋死!死!”他吼道。

    ……

    王家使者来得嚣张,走得凄惨。

    他被安置在一辆豪华马车上,被立刻送回了苏城,而一回到王家,他就换了副模样,变得可怜无比,大声哭嚎起来。

    这一回终于惊动了王家家主王凛东。

    他亲自让贾六汇报,同时将毛苇苇也叫了过来,询问详细经过,末了他说了一句:“让悬岭带上刁青、李固两名供奉去石县,将叶炎那小子带回来,其他人全部杀掉,正我王家之威!”

    毛苇苇连忙跪地:“多谢家主!多谢家主!”

    王悬岭,王家年轻一代中排行第四,却是武道天赋最高、修为也是最高的人,如今不过二十七岁却已经后天七层的修为,所以王四少亲自出手,那肯定是手到擒来。

    但王四少虽然武道天赋超高,却不是下任家主的人选。

    为什么?

    因为这位四少太任性了,太喜欢风月了,成天都泡在了青楼里,白白浪费了一身很高的天赋!

    否则他现在可能已经是后天八层了!

    家主的命令下达,王家也到处找起了这位四少,找了好久才终于在一座青楼中找到了这位主,但哪怕有家主之命又如何,这位主还是决定要在青楼过夜,第二天早上才会出发前往石县。

    王家有什么办法,也只能任他了。

    一夜过去,王家四少才懒洋洋地从青楼中走了出来,回家,带上刁青、李固两名供奉,毛苇苇坚持要同行,她的未婚夫婿王家七少王千横自然也得作陪,于是五人队伍便向着石县而去。

    一个多时辰后,五人来到了石县外。

    毛家族人都在进入县城的路口等着,看到骑在马上的毛苇苇时自然知道这就是王家的救兵,一个个都是抢了出来,纷纷痛哭起来,控诉着叶炎的凶残,他们又是何等的无辜。

    王悬岭无聊地打了个哈欠,随口道:“带路吧,赶紧把事情办好,我晚上还约了郁红姑娘。”

    毛家人当然不敢对这位王家少爷有什么不满,而且也想赶紧把叶炎给宰了,莫不站了起来,在前方带路。

    没走多远,他们便看到一大群人迎了上来。

    “是叶家的人。”毛家有人眼尖,立刻说道。

    王悬岭不由讶然,这叶家还真是刚啊,居然还敢主动迎上来送死。

    好,成全你们。

    “刁青、刘固,出手,全部杀了。”他淡淡说道。

    刁青和刘固便是王家这次派出的两名供奉,皆是后天六层——叶炎和虎子虽然都打败了后天五层,但实力最多就六层吧,他们二人足以匹敌,再加上实力更胜一筹的王四少自然稳操胜券了。

    这二人都是答应一声,脸上则是带着冷笑。

    叶家最强者不过后天四层,都不够他们一只手杀的。

    他们冲了出去。

    不愧是后天六层,战力完全碾压,两人犹如虎入羊群,展开了单方面的屠杀。

    “不!”

    “我们已经反出叶家!”

    “我们弃暗投明了!”

    “不要啊——”

    这波人自然是由叶世雄带领的叶家众,这么猴急地跑出来自然是为了表明立场,坚定与叶炎父子划清界限。

    可谁想到王家人如此霸道,根本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是一通乱杀,瞬间就死了好多人。

    他们可不敢反抗,不是怕反杀了王家人,而是万一因为反抗而伤到了王家人,那真要招来灭顶之灾了。

    一众叶家人全部跪了下来,战战兢兢。

    咦?

    王悬岭不由失笑,将叶世雄叫了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叶世雄连忙将事情说了一遍,还加油添醋地刻画了叶炎的残忍,总之他们叶家与叶炎父子三人坚定地划清界限,要大义灭亲,绝不与邪恶同流合污。

    明明是借刀杀人,这老家伙以为自己傻呢?

    王悬岭冷笑,却只是淡淡道:“行吧,那你们就跟着,看那赘婿是如何受死的。”

    借这个机会他可以顺手将叶家控制住,以后逛青楼的钱就有了。

    一大群人入县,但王悬岭并没有选择直接去叶家,居然跑去了县里最大的一家青楼,叫来了一大堆莺莺燕燕作陪,然后放出一句话:“让叶炎一路爬过来,在门口跪下等候发落。”

    (今日四更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