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5章 残杀

    漫长的一天过去,早上起床后叶炎第一时间修炼。

    “破!”他轻轻说了一声,丹田再次剧震,体内有看不见的枷锁被打破,轻轻松松就踏上了后天四层。

    “越来越慢了啊。”他叹了口气。

    前天一日三境,昨天早上修炼时因为法相才恢复了一半,进境肯定会受影响,但依然只是将修为堆进到后天三层的一半,今天才一鼓作气跨了过去,折算下来便是一日一境。

    一日一境和一日三境相比差距有多大?

    而且,随着他踏进后天四层、五层,进境还会更慢,两日一境、三日一境,甚至最后可能要十几二十天才能一境。

    太慢了!

    “我是大道金莲法相、大道本源体,已经世间最强的法相和体质,无法再有提升。”

    “我修炼的‘炎帝经’亦是我九世打磨出来的帝经,从功法层次来说便是后世大帝站在我的肩膀再创新也不可能超过,毕竟炎帝经乃是我创造的,也是最最适合我的功法,其他帝经顶多与之持平。”

    “那想要再提升修为进境,便只能靠服用丹药了。”

    炼丹嘛,小意思。

    叶炎整整活了九万年,这是什么概念?

    哪怕一头猪活这么久都能修成圣人了吧!

    活这么久,他肯定不止研究武道,在阵法、炼丹、医术、符箓上都有着无比超卓的造诣,甚至这些都是他真正发扬光大,推到巅峰的。

    他完全可以再冠上阵帝、丹帝、医帝、符帝等称号。

    “只是炼丹的消耗极大,现在的叶家可没有多少钱呐。”

    穷文富武可不是说着玩的,一名武者的消耗足以将一个小康之家瞬间吃穷了。

    “有多少是多少,先炼些出来。”他自语道。

    正想去找父亲要钱,多少都行,就在这时,王家三长老也终于来到了石县。

    ……

    王天源直接杀到了叶家门前,但并没有立刻出手,而是按兵不动。

    他在等,让石县的人收到消息后有时间可以赶过来,将王家刚被打掉的威严给重新补上。

    果然,众人闻讯而至。

    毛家、叶家当然也全部来了。

    王天源目光扫过叶世雄一行人,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冷笑:“张兄,麻烦你出手,将叶家这些男人都杀了。”

    哪怕你们与叶炎划清界限又如何?

    你们姓叶,今天就得死!女的虽然不用死,但下场可不会比死亡好上多少,而是要被卖进青楼,日夜被人践踏!

    王家就是这么霸道!

    “好。”他的边上,一名六十岁左右的花甲老人笑着答应,他与王天源一样都是身材瘦削,但精气神却是十足。

    有后天九层的修为在身,他老而弥坚。

    此人叫张太成,是王家的高级供奉,平时只需要吃吃喝喝,要他动手的次数少得可怜。

    咻,他身形窜出,有若一头豹子,然后便看到血光飞溅。

    噗噗噗噗,叶家人一个个颈间喷血,然后颓然倒地。

    顿时叶家人大乱,但居然一个都没跑,而是像昨天一样跪了下来,以为这样就能免于一死。

    叶世雄则是大声道:“王家前辈,我们虽然姓叶,但已经与叶炎那小畜牲划清了界限,还请前辈明鉴。”

    王天源完全没有搭理的意思,张太成更没有停手,依然杀人不断。

    这下叶家人真得慌了,连忙四下逃窜。

    但他们快得过一名后天九层的高手?

    噗噗噗,血光飞溅,他们一个个倒了下去。

    叶世雄目眦欲裂,头一次生起了后悔之意。

    噗!

    张太成已经杀到,寒光一闪,叶世雄的脖子里便爆出了血花来。

    “爷爷!”叶淑仪哭喊道,扑在叶世雄的身上。

    张太成看着少女挺翘的臀部,不由色心大动,伸手便摸了上去,让少女发出一声尖叫,连连后退。老头哈哈大笑,扭头对王天源道:“东家,这小妮子老夫挺中意的,便不要卖进青楼,给老夫暖床如何?”

    “好。”王天源点点头,区区一个女子罢了,犯不着和家族供奉伤了和气。

    叶家那些妇女原本哭得伤心,可听到张太成的话不由得瑟瑟发抖。

    她们没死,是因为王家要将她们卖进青楼?

    想到那样可悲的命运,好多人都萌生了死志,可看着血泊中的死人,死志却又不坚定了。

    张太成色迷迷地看着叶淑仪,道:“过来,跪在老夫脚边。”

    叶淑仪从小娇生惯养,性格蛮横、高傲,可现在一直替她挡风遮雨的爷爷没了,她也一下子慌了,只知道哭泣。

    “仪儿,快过去!”她的母亲却突然说道。

    叶淑仪愣住了,那可是杀害爷爷的凶手,而且还和爷爷年纪差不多大,母亲居然主动鼓励自己被这个老头糟踏?

    “快去!”叶淑仪的母亲催促道,恨不得打女儿一记耳光,让她清醒清醒。

    等待她们的命运是什么?

    在青楼做妓,被千人骑万人压!

    虽然张太成很老,但至少只需要侍候他一个,可到了青楼能选吗?哪怕客人头上长疮、脚底流脓,那还是得亲、得舔,那才叫生不如死。

    甚至,她都愿意服侍这个老头,哪怕母女一起也无所谓。

    叶淑仪只觉自己的三观完全震碎了,一时之间只知道哭。

    “大人,这孩子不懂事,您莫要怪罪。”叶淑仪的母亲连忙向张太成嗑头。

    张太成看了她一眼,只觉这妇人虽然有些发福,但风韵犹存,更关键的是,这还是叶淑仪的母亲!

    啧啧,他突然兴趣高涨。

    “爬过来。”他向着叶淑仪的母亲道。

    那妇人听话得跪在地上,四肢并用向着张太成爬了过去,一边还故意摇晃着自己丰硕的臀部。

    叶淑仪麻木地看着,眼泪不停地流。

    她已经绝了生念,与其不堪给人当玩物,还不如一死了之。

    众人看着,既替叶家人可惜,又觉得王家霸道、残忍,却一个也不敢吱声。

    王天源咳嗽一声,道:“张兄,先办正事。”

    他不在意张太成如何造孽,但不能耽误了正事。

    “好。”张太成点点头,现在确实还没到玩乐的时候。

    不过,今天晚上他会玩得十分开心的。

    他大步走到叶家大门处,猛地一拳轰出,嘭,两扇包铁木门顿时四分五裂,强烈的劲风呼啸,刮在人的脸上雪雪生疼。

    这就是后天九层的实力,如此可怕!

    众人莫不色变,仅仅只是拳风刮过便有如此威力,那要是被他打上一拳呢?

    肯定是像叶家的大门一般被轰得四分五裂。

    “你赔我家的大门!”一声怒吼中,只见一头人形暴熊猛地从门内冲了出来,扬拳就向着张太成打了过去。

    正是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