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十八章 城主拜访

    牧北移步,避开三人的攻击。

    “牧武,你们做什么?!”

    牧依依怒道,上前阻拦,却被牧苒苒拦下。

    “牧依依,你省省吧,今日,他牧北必须跌落擂台!”

    牧苒苒面带戏虐。

    “同为牧家子弟,那三人怎么攻击自家人?”

    “就是啊,这搞什么?”

    “奇怪!”

    不少观赛者疑惑。

    裁判席处,莫千远皱眉,看向一旁的牧远山:“牧兄,这是什么情况?”

    牧远山道:“小辈间有矛盾,当是想着在这等场合解决,随他们去吧。”

    他本就不喜牧北,前些日子,牧武又因牧北而被梁丹师驱逐,前途大毁,令他是恨透了牧北。

    牧武此番集结牧津等人一起对牧北动手,俨然是要合力将牧北打下擂台,他心中自是很赞同。

    莫千远深深看了眼牧远山,没再多言。

    牧北之强,连他儿子莫少恭都非对手,牧武三人就算联手又如何?只能是自寻霉头!

    擂台上,牧武、牧津和牧源相互配合,从三个不同方向攻击牧北。

    牧北闪避,很快来到擂台边缘。

    “害我被逐出师门,你还有脸来参加预赛选拔?想获胜得那每人三千银票的奖励?痴心妄想!”

    牧武恨声道。

    “不用与他废话,打下去就是!”

    “不错!”

    牧津和牧源道。

    三人出手更加凌厉,鹰爪刺拳刀腿,仿佛凶兽搏命一般。

    牧北相继挡开三人的攻击。

    “再动手,别怪我不客气。”

    他淡声道。

    牧津冷笑:“不客气?我们都已炼肉巅峰,三人合力,你如何不客气?你以为你到锻骨境了?”

    牧北不再说什么,抓住牧津的手腕朝后一甩。

    牧津如狗吃屎般摔出擂台,整个人都愣住了,而后惊怒不已。

    “牧北!”

    他又惊又怒,攥紧了双手。

    牧北面不改色,相同的动作迅疾而施,将牧源扫飞出擂台。

    侧身迈步,避开牧武的刺拳,他闪至牧武身后,一脚踹出。

    砰的一声,牧武自擂台滚落,狼狈的摔倒在地。

    裁判席处,牧远山顿时惊怒到极点,当场就想发作,可碍于当前场合,只能强忍下来。

    拦着牧依依的牧苒苒变色:“怎么可能?!”

    牧武三人合力对付牧北,竟在短暂的十来个呼吸间,被牧北全部丢下了擂台。

    也是这时,牧北走向这边,转瞬便到。

    “你是自己下去,还是我丢你下去?”

    牧北看着她道。

    “你……你什么意思?”牧苒苒有些慌了,戒备的盯着牧北:“你不要乱来,我可没对你动手!”

    “看来,你不愿自己下去。”

    牧北直接出手,将牧苒苒扫出擂台。

    “啊!”牧苒苒尖叫:“牧北,我与你誓不两立!”

    牧武三人皆是怨恨的盯着牧北,个个攥紧了双手。

    他们都有能力争夺前十,届时,不仅可得三千银票,更能参加之后的七城大比,这是种光荣!

    可如今,这些全没了!

    “牧家这什么情况,自己人打自己人?”

    许多观赛者满脸问号。

    擂台上的一众人也发懵,看不懂这一幕。

    “牧武那几人脑子有问题吧?”

    王怀兴小声道。

    “不用管他们,我们不与他冲突就行!”

    莫少恭深深看了眼牧北。

    王怀兴点头,他随在莫少恭身边,如今也快锻骨境了,与莫少恭一起迎战台上其它人。

    “自作孽。”

    牧依依瞥了眼牧武等人。

    牧北看着她,打趣道:“现在,牧府可就真只你我二人了,加油,我拿第一,你拿第二。”

    “好勒!”

    牧依依舞了舞小拳头。

    预赛继续,直到一个时辰后,台上只剩十人。

    分别是牧北、牧依依、莫少恭、王怀兴、王家族长之子王馗、李家李延之子李政、柳家族长之子柳承平、柳家大长老之子柳长业、浦云学府的巩言和狄宣。

    “好,都不错!”

    莫千远大笑,一一为众人颁发奖励。

    每人三千两银票。

    “七日后,大比正式开始,未来七年,我浦云城能否免征赋税,能否赢得荣耀,就看在场诸位了。大家再接再厉,争取将实力再做提升!”

    他神情肃然,心中却很轻松。

    这次有牧北参赛!

    预赛选拔彻底结束,许多人相继散去。

    “不愧是我的宝贝女儿!”

    杜清月走过来,拉着牧依依一脸骄傲。

    赢得预赛前十,三千银票是小,这光荣才是大。这一刻,她觉得脸上光彩极了。

    说着,她瞥了眼牧北:“看来传言着实有误,你不但修为尚在,还更强了嘛。”

    “勉勉强强。”

    牧北笑道。

    牧云风看着牧北,神色有些复杂,顿了顿道:“你不错。”

    牧北一人,将同族四人全部扫下擂台,这让他深感无奈。

    当然,他清楚,这并不怪牧北。

    “谢四伯夸奖。”

    牧北客气道。

    牧云风点了点头,这才看向牧依依,道出一番夸赞之词。

    不远处,王家、李家、柳家和浦云学府院长,看着自己一脉胜出的年轻子弟,都很高兴。

    牧远山与牧青玄几人却脸色阴沉的可怕,一个个死死盯着牧北。

    牧北扫了眼几人,没有在意。

    他与被杜清月拉着要去置办衣裳的牧依依道了几句,便是返回牧府。

    回到小院,简单休息片刻,他刚准备熬制药液,牧远山等人便来了。

    “有事?”

    牧北看着一行人。

    来人倒不少,族长牧远山、大长老牧青玄、三长老牧志奇以及牧武牧津四人。

    “有事?”牧远山脸色阴沉:“前几日害武儿被逐出师门,我还没有与你算账,今日,你又害武儿、津儿、苒苒和源儿错失预赛前十,你说有没有事?不该给我一个交代?!”

    旁边,牧武与牧津等人,个个面带怨恨。

    尤其是牧武,一副恨不得吃了牧北的表情。

    牧北嗤笑:“怪我?”

    “你这什么态度?!”

    牧远山怒斥。

    “太放肆了!”

    “张狂跋扈!”

    牧青玄和牧志奇喝道。

    牧北扫了几人一眼:“你们若闲得慌,可抽空看看圣贤古书,修身养性,比在这咆哮强很多。”

    牧远山等人怒火汹涌,死死盯着牧北。

    “爹,不用与他废话了,今天必须给他一个惨重的教训!”

    牧武恨声道。

    “对!大伯,该教训教训他了!他太狂妄了,根本不把你们几个长辈放在眼中!”

    牧津也出声。

    牧苒苒和牧源一起附和。

    牧远山眼神锋利,走向牧北:“的确该好好管教下你了!”

    蕴血境的磅礴血气扩散开来,气劲逼人,震的空气呼呼响。

    “给我住手!”

    怒喝声响起,两道身影走了进来。

    城主莫千远,统领徐勇。

    牧远山皱眉,看向莫千远:“莫兄,你来做什么?”

    牧青玄与牧志奇等人也疑惑,莫千远怎么来这里了?

    莫千远却是根本不理他们,径直来到牧北近前:“牧公子,你没事吧?”

    牧远山等人齐齐动容,牧公子?

    莫千远贵为一城之主,是这浦云城权势最大的人,却称牧北为牧公子!

    这可是敬称啊!

    “没事。”

    牧北道。

    莫千远笑起来:“那便好。”

    扫了眼牧武四个小辈,他看向牧远山三人,沉着脸道:“牧远山,你们什么意思?擂台之上,谁先动手逼迫,在场有目共睹!你三人作为长辈,现在带着四个小辈来找牧公子麻烦,还要脸吗?这就是你牧府如今的行事风格?”

    牧远山等人脸色难看,却不好顶撞。

    莫千远可是城主,他们不敢随意得罪。

    牧远山道:“此事并非莫兄你想的那般简单,实在是……”

    “够了,我懒得听你胡扯!”莫千远冷声道:“牧远山,我以城主身份警告你,对牧公子客气点!不久后,牧公子将代表浦云城参加七城大比,事关我浦云城未来七年的兴盛与否,你若再敢对牧公子打什么歪主意,别怪我翻脸不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