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 19 章

    第 19 章

    第019章

    谢迟这些年来不近女色,未曾娶妻纳妾,早两年旁人想方设法搜罗来的美人也都被他给拒了。为着这事,私下里也总是有人揣测,说他兴许是好男风。

    但他积威甚重,也没人真敢送男宠来试探。

    也有人说他当年发配西境之时,曾受过重伤,以至于身体亏损得厉害,故而并不热衷于此事。

    但这些风言风语都是没什么凭据的揣测,众人也就私下议论几句。

    银翘说话不管不顾的,就这么直愣愣地说了出来,傅瑶吓得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横了她一眼:“不要胡说八道。”

    “我也是无意中听旁人说起的……”银翘捂了捂嘴,小声道,“姑娘放心,我不会在外边说的。”

    傅瑶缓了缓,虽觉着那话纯属无稽之谈,可却又总是不可避免地想起。

    不得不说,风言风语能传开来还是有理由的。

    一直到第二日,傅瑶到听雨轩去随着谢朝云学管家事宜,脑子里都还时不时地会浮现银翘那几句话。

    谢朝云很快就留意到她的不对劲,将账本推到了一旁,笑问道:“为何欲言又止地看着我?有什么想问的,只管问就是。”

    这些日子下来,傅瑶是真将谢朝云当做自己的姐姐一般看待,比谢迟亲近多了。她犹豫片刻后,红着脸问道:“就是……那个……”

    这事着实有些难以启齿,傅瑶吞吞吐吐半天,方才小声说了出来:“他是不是好男风?”

    谢朝云愣了下,唇角抽了抽,随即不可抑制地笑了起来。那些风言风语她自然是知道的,但从来没放在心上,倒是没想到会传到傅瑶耳中。

    傅瑶一见她这反应,就知道了答案,随即开始不好意思起来:“阿云你别笑,是我想岔了。”

    “不怪你,”谢朝云好不容易止住了笑,撑着额,慢悠悠地说道,“其实就他这些年来做的事,也不怪旁人会这么想。”

    傅瑶是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问了这么一句,她脸皮薄,至于后面那个“行不行”的猜测,是决计说不出口的,便红着脸岔开了话题。

    谢朝云见她窘迫,便适时收住了话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只是等到傅瑶离开后,她摆了盘棋消磨了会儿时光,便往正院去见谢迟去了。

    谢迟的身体已经好了许多,太医点头允准他下床走动后,他便很少再在榻上躺着歇息。谢朝云一进门便见着他坐在窗边看文书,无奈道:“你倒也不必这么呕心沥血。”

    常人只看得见谢迟的风光,说他年纪轻轻便为帝师,掌朝中大权,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殊不知“掌朝中大权”这几个字意味着什么。谢迟这几年来几乎就没怎么清闲过,谢朝云冷眼旁观,只觉着他大有一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架势。

    “裴老将军当日身陷敌阵,是亲卫们拼死护着他杀出来的。卫兵死尽,他老人家也受了重伤,如今无良将可用,又吃了大亏,北境只能暂且先退避防守。”

    谢迟在朝臣面前要撑着,不能乱,就算是再大的劣势也要做出一副游刃有余的架势,冷静地部署安排。但在谢朝云面前,他就不必再遮遮掩掩,话音里带了些倦意:“这一年算是前功尽弃了,得想办法扳回来。”

    相较之下,谢朝云却显得格外冷漠些:“近年就是太顺遂了,才让他们得意忘形。若是三年前燕云兵祸刚过那阵,谁敢在军中动手脚?太后那时怎么不召世家闺秀们入宫呢?无非就是觉着朝局稳定下来,北境顺遂,所以可以开始来不断试探,从你手中夺权了。”

    当初太后召了十余位闺秀入宫,虽说是打着过寿的名义,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她究竟是打的什么主意。

    谢迟并未说什么,谢朝云也就随着她去了,可心中却并非全然不在意的。

    当年萧铎刚登基之时,太后便想过让秦双仪入宫为后,但谢迟只说了一句不妥,她便再没敢提过。因为那时朝堂和北境都指望着谢迟,谁也不敢做什么小动作。

    但人心总是会慢慢活络的,局势越稳,他们就越想要将谢迟给踢开。

    所谓飞鸟尽良弓藏,自古以来就是这么个道理。

    先前,太后还曾经特地将谢朝云给找过去,明里暗里威胁暗示,让她去劝萧铎立后。可如今这动乱一起,谢朝云再进宫之时,太后就也顾不上摆谱端架子了,看起来着实是好笑。

    “在军中动手脚的、贻误军机的,我都已经悉数处置了,”谢迟的态度平静得很,没有半点怨愤,“但边关战事拖得越久,受苦的只会是寻常百姓。”

    谢迟是在边境呆过数年的人,对此十分清楚,他虽心狠,但却并不会拿那么多百姓的命来稳固自己的地位。

    谢朝云在他对面坐了:“我知道你处理了钱家,可归根结底,钱家也不过就是秦家的一条狗罢了。先前我不在乎,可此事之后,秦双仪绝不可为后。”

    谢迟其实并不大插手后宫之事,漫不经心道:“那后位给谁?”

    “自然是徐芊,”谢朝云顿了顿,又问道,“又或者……兄长觉着我如何?”

    此言一出,谢迟蓦地抬眼看了过去,声音冷了下来:“你在胡说些什么。”

    “我早些年在宫中呆得实在是厌烦,所以先前不愿再回那个地方去。可如今却又觉着,若真是将后位让给旁人,对你我都不是什么好事。”谢朝云意味深长道,“更何况兄长应该也知道,比起秦双仪又或是徐芊,萧铎更愿意要我。”

    若傅瑶此时在,就会发现如今的谢朝云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与在她面前那个温柔可亲的大姐姐截然不同。

    谢迟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可沉默片刻后,眼中却又露出些无奈来,温声道:“阿云,我不用你这样做。权势也好地位也罢,在我这里,都及不上你高高兴兴的重要。”

    谢朝云将他这模样看在眼里,忽而一笑:“我也不过是随口一提罢了,兄长不必紧张。”

    被她这么一搅,谢迟也没了看文书的心思,索性都推到了一旁,与谢朝云聊了会儿闲话。他此时不再像那个不管不顾的亡命之徒,难得温柔了些,像是个兄长的模样了。

    窗外传来些声响,谢朝云看了眼,只见是有几个小厮在院角那大树下忙碌,像是在架秋千。

    “说起来……”谢朝云似笑非笑地看向谢迟,“兄长的病已经大有起色,什么时候让瑶瑶搬回来?总不能真让小姑娘在书房长住吧?”

    谢迟沉默不语,并不接这个话。

    “她模样好性情好,兄长究竟有什么不满意的?又或者你喜欢什么样的,我都想方设法地给你寻来可好?”谢朝云从前并没跟谢迟细聊过此事,如今开了话头,忍不住问道,“总不成真像是那些人说的,你好男风?又或是有隐疾?”

    谢迟今日是真想当个合格的兄长,温柔些耐性些,可谢朝云却实在不是什么乖巧的妹妹,这种话也张口就来。他磨了磨牙,可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件事。

    一直以来,谢迟对风月之事都没什么兴趣。

    当初少年时,同龄的公子哥偶尔会去吃花酒,出格的还会在青楼养个相好的,他也随着去过一两次,但只觉着那里的脂粉味太浓,并没什么绮念。再后来家中出事他到了西境,也见多了生死搏杀之后将士们是如何发泄的,但却并未寻过营妓,只觉着被欲望操控着的更像是兽类。

    哪怕如今大权在握,想要什么美人都能得到,他也仍旧不喜旁人近身。

    谢家没有长辈,也不会有人催着他娶妻生子,谢迟便由着性子想如何便如何,只是没料到一场大病昏迷醒来,自己就多了个夫人。

    谢迟并不厌恶傅瑶,也承认她是个很讨喜的姑娘,只是仍旧不大愿意改变自己一贯的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