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三章 反击

    “小姐,小姐,。”恰恰在此时,一道紧张的声音突然传来,随即一个中年女人快速的走来,不顾正站在外面的几个门神,从梦如灵的身旁,冲起房间。

    梦千寻眼眸中隐过一丝轻笑,容妈回来的正是时候,在这个将军府中,唯一真正对梦千寻好,值的她信任的也只有容妈了。

    “小姐,没事的,没事的。小姐不怕。”容妈看到眼前的情形,心中暗惊,不顾梦啸天等人在场,急急的向前,一脸担心的安慰着梦千寻。

    小姐向来胆小,此刻肯定吓坏了,都是她不好,没有保护好小姐。

    容妈是聪明人,明白小姐是被人陷害了,只是,她也明白,这府中没有人会帮着小姐,包括老爷,所以,此刻理讲不通,求情更没有用,她能做的,只有用自己的命护着小姐。

    梦千寻不经意间般的握住了容妈的手,然后在容妈的手中快速的写下了几行字,此刻容妈是背对着门口挡在梦千寻的面前的,所以刚好挡住了门外的那些人的目光。

    没有人看到她那细微的举动。

    容妈惊滞,一脸吃惊的望向她梦千寻,有着难以置信的错愕,小姐怎么会?

    “容妈,来者是客,今天来了这么多客人,你去泡几杯茶来吧,免的被人说我们不懂礼数。”梦千寻松开她,轻声吩咐着,淡淡的声音中,听不出太多的情绪。

    众人纷纷惊住,都是一脸难以置信的望向她,发生了这种事,她命都要没有了,还有心情让人去泡茶?!

    她不会是吓傻了吧,想她平时本就有些迟钝,倒也极有这种可能。众人暗自猜测着。

    梦若灵的脸上更多了几分得意,而梦若晰也是暗自窃喜,只要除去了梦千寻,这太子妃的位子就是她的了。

    “小姐。”容妈显然放心不下,不敢离开。

    “没事,有太子与父亲在呢,我相信,他们会为我主持公道的。”梦千寻对她微微一笑,轻声低语,那轻淡的声音,似乎有着一种魔力,让容妈一下子安心了很多。

    她计划中这几件重要的事情,必须要容妈去做。

    “是,奴婢这就去。”容妈低声应着,然后褪了下去,所有的人都以为,容妈是真的按梦千寻的吩咐去泡茶,都暗笑这老奴才也吓傻了吧。

    却只有梦千寻知道,空妈是去……

    “混帐东西,你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亏你还说的出主持公道的话,今天,我断然饶不了你。”梦啸天听到梦千寻的话,冷声怒道。

    梦千寻心中冷笑,忍不住为以前的梦千寻悲哀,这就是她的父亲,明知道以前的她胆小,怯懦,而且还一直深爱着太子,只怕能早日做上太子妃,又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如今他竟然不加追查的就定了她的罪。

    记忆中,梦啸天一直都不喜欢她,甚至可以说是讨厌她,或者,他也是想要借此机会除去了她吧,当然,最重要的就是,她死了,就为梦若晰清除了障碍了。

    “父亲就这样定了女儿的罪了吗?”梦千寻微微抬眸,望向他,脸上没有丝毫的害怕,甚至不见半点的慌乱与紧张,只是平静的眸子中,似乎带着几分冷意。

    而那轻淡的语气中,却分明带着几分质问。

    梦啸天惊住,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她,仿佛此刻站在他的面前的,不是他的女儿,而是一个怪物。

    他此刻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与耳朵。

    平时的梦千寻见到他时,都会吓的发抖,不敢抬头看他,更不敢说话。

    如今的她,竟然这般平静的望着他,还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而且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被捉了个正着,此刻她的脸上,竟然没有丝毫的害怕!

    而她此刻的行为更是当众顶撞他,他这么多年,叱咤战场,战功累累,就连太子与皇上都对他礼让三分,还不敢有人这般的当众顶撞他。

    这个丫头是哪儿来的胆子,当真是疯了不成?

    “如今证据确凿,你还想狡辩?”梦啸天的脸上多了几分恼羞成怒的狠戾,瞪向梦千寻的眸子中更是恨不能将她焚烧的怒火。

    在场其它的人的惊愕更胜过梦啸天,谁都没有想到,那个平时胆小如鼠,连句话都说不清楚的梦千寻,竟然如此的跟梦啸天说话。

    太子皇浦真双眸微眯,这个梦千寻向来胆小,怯懦,还有些迟钝,让人厌恶,只是偏偏是他从小定下的太子妃,他堂堂一个太子,娶一个这样的太子妃,岂不让天下人耻笑。

    更何况她不仅是庶出,还不讨梦啸天喜欢,而且,太子望向梦千寻那张姿色平平的脸时,眸子中更多了几分厌恶。

    所以,他刚刚不动声色,实际上,也是想要借这件事除去她。

    只是,此刻梦千寻的反映却也让他意外了。

    “五妹妹你有什么冤屈可以跟父亲说清,不要惹父亲生气呀。”梦如晰“善意”的劝说,只是,心中却是暗暗高兴,她还极少见父亲发这么大的火,梦千寻此刻惹怒了父亲,后果肯定会更惨。

    梦千寻仍就是一脸的平淡,不见半点的害怕,只是唇角微微多了几分冷意,红唇微启,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父亲说证据确凿?”

    她的眸子扫过梦若晰,然后毫无畏惧的直直对上梦啸天那让人惊颤的怒火,不避不躲,不卑不亢。

    梦啸天与她的眸子相对时,竟然不由的再次一惊,他明明对着的是她的双眸,却感觉自己似乎望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沉潭,深邃而冰冷。

    而她就这般平静的望着他,却让他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抑,久战沙场都不曾皱一下眉头的梦啸天此刻却感觉到自己呼吸似乎有些乱了。

    “人证,物证具全,难道还不是证据确凿吗?”梦啸天是何等自傲之人,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退让,更何况是这个平时他最看不起,最厌恶的丫头,他的眸子深处,隐隐的多了几分杀意。

    “好,那女儿就让父亲好好看看这所谓的证据确凿。”梦千寻自然注意到了梦啸天眸子中的杀意,心中更是寒了几分,有道是虎毒不食子,而他,竟然连自己的女儿都想杀。

    既然如此,自己也就不必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