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八章 名满濠州的朱公子

    郭子兴赶到了当场,见姜姓粮商已经尸首分离,横在台上,吓得魂飞魄散,连忙手脚并用,爬了上来,扑到了近前,也不顾血污,把花白的脑袋抱在怀里,放声大哭。

    他这一哭,可是惊到了许多人,包括下面的张希孟,怎么回事?难道这个老粮商说的是真的?他和郭子兴的关系当真很密切?

    张希孟侧耳倾听,果然人群中有知道详情的。

    郭子兴是豪强出身,和姜姓粮商认识了十几年,曾经还受过人家的恩惠。每到年节,郭子兴都会登门拜谢,很是恭顺。

    后来郭子兴联络孙德崖等人起兵,攻占了濠州,姜姓粮商还给了郭子兴一百车粮食,算是帮着郭子兴站稳了脚跟。

    按理说此人算是郭子兴的大恩人,为何没在红巾军中谋个一官半职呢?

    原来这位姜姓粮商有个侄子,是在元廷当官,他也是有意疏远郭子兴,却也没有抛弃家业,总之就是这么暧昧着。

    结果弄来弄去,让朱重八把人给抓了,还当众砍了头。

    这下子事情就大了。

    郭天叙眼瞧着老爹大哭,他气得一蹦三尺高。

    “朱重八,你怎么敢随便杀人?”

    朱重八绷着脸,冷冷道:“依军令行事,不是随便杀人!”

    “什么军令?我爹怎么不知道?”

    “大帅让咱征用城中粮草,咱自然是奉命做事。”朱重八不卑不亢回应郭天叙。

    郭天叙气急了,“让你征用粮草,不是让你杀人?你胆大包天!”

    朱重八面色凝重,还要说话,突然郭子兴从台上爬起来,眼中含泪,怒视着朱重八。

    “好大的胆子!姜兄是本帅的好朋友,他对本帅有恩,谁给你的胆子,敢对他下毒手?”

    郭子兴大声斥责。

    朱重八先是一愣,他自然不敢对大帅无礼,但是大帅兴师问罪,却也没什么道理。

    他只能躬身道:“回大帅的话,此人不愿意配合军令,粮食关系全城百姓生死,如何能允许胡来!卑职不得已斩杀了此人,若是大帅要怪罪,卑职愿意领罪!”

    说着,朱重八双膝跪倒,心里的话都按住,等候发落!

    跟姜姓粮商一起押来的几个粮商死里逃生,此刻竟然找到了靠山,都跪了过来,痛哭流涕。

    “大帅,姜老无辜被杀,求大帅做主啊!”他们哭得鼻涕一把,眼泪一把,从鬼门关绕了一圈,肚子里都是委屈。

    郭子兴看在眼里,怒火中烧,这几个人他也都认识,这个朱重八,竟然闯了这么大的祸,让他如何是好?

    “本帅让你征集军粮,你,你总要和和气气,好说好商量,怎么能直接杀人?真是气死我了!”

    朱重八跪着,愈发沉默。

    这个时候,好说好商量,谁会答应啊?

    见朱重八不说话,郭天叙大喜,以为他无言以对,急忙道:“父帅,朱重八滥杀无辜,坏了城中民心,该杀!”

    他始终忘不了马氏的事情,那么如花似玉的美人,怎么能便宜了朱重八这个莽汉子呢?真是糟蹋了!

    郭子兴怒视着朱重八,一时不好决断,整个场面陷入了僵持……

    张希孟在人群中看得真切,心里头也着急了。

    要说让朱重八偿命,郭子兴还干不出来,但是吃亏是一定的。

    张希孟看在眼里,心中着急,奈何他却没法站出来替朱重八说话,急的眼珠乱转,突然,张希孟发现老百姓都义愤填膺,怒目圆睁,很是不服。

    张希孟顿时来了主意,现在就需要一个带头的人。

    他也不管地上的泥土,直接伏在地上,嘴里高声呐喊:“朱公子冤枉啊!”

    一嗓惊醒无数人。

    没错,最初大家过来看个热闹,谁死谁活,他们不在乎。

    可是当朱重八提出给大家伙平价粮的时候,百姓们心动了,觉得这是个好人。当朱重八手刃了姜姓粮商之后,百姓更加钦佩,觉得这是个干大事的,有魄力。

    一个奸商,死了活该!

    现在却发现大帅要处罚此人,这算什么?颠倒黑白吗?

    百姓们不干了,他们也跟着跪倒,替朱重八喊冤。

    躲在人群中的张希孟更加来劲了,卖力吆喝,疯狂带节奏。

    “朱公子冤枉!”

    “杀一个奸商,有什么不对的?”

    “朱公子有功无过!”

    “大帅不能冤枉好人!”

    ……

    人群之中,呼喊此起彼伏,越来越多人跪下,替朱重八求情。

    “杀得好,人心大快!”

    “朱公子做得好!”

    数以千计的人,黑压压的一大片,齐声为朱重八鸣冤,声势骇人。

    站在台上的郭家父子,还有那几个粮商,竟然生出了毛骨悚然的感觉……这个姓朱的,几时有这么大的威望了?

    “父帅,朱重八裹挟刁民,他,他图谋不轨!”郭天叙凑在郭子兴的耳边,继续攻击朱重八。

    郭子兴脸色阴沉,比起刚刚,还要震怒许多,嘴角的肉微微颤抖!如果说刚才是演戏,现在就真的入戏了,好一个朱重八,自己都没法轻易处置他了。

    过了良久,郭子兴才缓缓对儿子道:“你去姜家,把人先安葬了。”

    郭天叙迟疑少许,也只能愤愤不平,招呼人手,捧着脑袋,抬着尸体下去了。

    郭子兴终于转向朱重八,声音冰冷道:“你大胆妄为,回去闭门思过!”

    朱重八没有遭到重罚,人群当中立刻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郭子兴的老脸愈发难看,只能匆匆离去。

    朱重八在欢呼声中,返回了小院,只是他却高兴不起来,大帅来得突然,让人费解。

    此刻的马氏也得到了消息,看到了丈夫情绪低落,知道了缘由之后,马氏也怒火上来。

    “重八,我去见干娘,让她去问问大帅,凭什么一心替大帅好,替濠州好,就落了个这样的下场!”

    马氏口里的干娘就是郭子兴的夫人张氏,女人虽然有闺名,但外人是很少知道的,嫁人之后,丈夫的姓,加上自己的姓,后面加个氏,就算是正式称呼了。比如朱马氏,郭张氏,在正史中,是没有记载马皇后的名字的,马秀英是民间传说的,最初源于戏台子。同样的还有孙权的妹子孙尚香,也是这么来的,还有更好玩的,貂蝉在戏台上自报家门,说奴家姓貂名蝉字丫鬟……听听,这还是个人名吗?

    见妻子替自己打抱不平,朱重八心里感动,却也不愿意生事。

    “妹子,你先别急,大帅只是让咱闭门思过。正好,咱去读读书,静静心。”朱重八说着,突然想起来。

    “对了,怎么没看到小先生?”

    马氏也是一愣,没错,张希孟跑哪去了?

    “我猜他八成出去转转了,以他的聪明伶俐,不会吃亏的。”

    朱重八想想也是,就索性去了东边厢房,那里正是张希孟整理的书房。老朱过来之后,先是翻了翻书,心中依旧烦躁,借着又提起笔,写了一会儿字。

    还真别说,渐渐的,心静了下来。

    足足写满了八张纸,朱重八这才放下了手里的毛笔,伸了个懒腰,扭头一看,张希孟竟然站在了门口。

    “恩公真是好修养,让人佩服啊!”

    张希孟笑呵呵称赞,莫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宠辱不惊吗?

    老朱脸上发红,他顿了顿,这才道:“小先生,有些话咱只能告诉你,昨天夜里,大帅其实跟咱说了,让咱狠狠整治几个,不要手软。不见血这帮人不会怕的!”

    张希孟眉头挑了挑,却不是那么意外,甚至有点果然如此的感觉!

    老朱是够狠,但是现在的老朱,不过是郭子兴手下的九夫长,没有上面授权,他敢当街斩杀一个影响力极大的富商吗?

    那不叫杀伐果决,叫做不知死活!

    唯有郭子兴给他授意,他遵照命令行事,这才合情合理。

    只是郭子兴既然让朱重八去做,为什么又是哭,又是责罚?

    “小先生,难不成咱会错了意?大帅让咱打人,没让咱杀人。”

    张希孟微微摇头,他大约猜到了郭子兴的心思。

    “大帅是濠州本地豪强,和这些人千丝万缕的联系,他要下手,又不能被人非议,只好来了这么一手姗姗来迟了。他固然不会杀恩公,但我猜他要重罚,打板子是跑不了的。”

    朱重八愕然!

    这么干的确符合郭子兴的一惯行为,只是那些百姓喊冤,他只能让自己回来思过。

    其实他也感觉出来了,所以在那么多人面前,只是分辨几句,就沉默以对,并没有把郭子兴抖出来。只是后面那么多百姓替朱重八说话,使得事情超出了预计。这也怪郭子兴低估了老百姓对奸商的切齿痛恨。

    虽说上面人耍弄权术,底下人应该配合,但咱就是你郭大帅手里的一只猴吗?

    “恩公,你心中可是不平?”张希孟笑道。

    朱重八怔了怔道:“大帅有大帅的心思,咱听大帅的!”

    张希孟一笑,“上位者以权术御人,倒也没错……只是郭大帅未免格局太低了!”

    朱重八一惊,“小先生,你这话什么意思?”

    “恩公,刚刚剩下的几位粮商给少帅送了一千石粮食。”张希孟把在街上打听的消息说了出来。

    朱重八一阵错愕,终于明白了,郭子兴这是给那几位粮商看的。只要他们交出一些粮食就好,至于百姓,郭子兴是没放在眼里的。

    草民吗,无所谓的!

    “这些粮食没有算作军粮,也没有分给城中百姓?”

    张希孟摇头。

    朱重八脸涨得通红,他当了猴无所谓,可是仅仅满足郭天叙的私人荷包,这就显得太欺负人了!老朱从委屈,变得愤怒起来,郭子兴做事不公道!

    张希孟看在眼里,笑道:“恩公用不着气恼,刚刚我把恩公赏赐的金豆子花了出去,这时候应该城中到处都在传颂朱公子铁腕除奸商的美名了!”

    你要粮食,我要民心,各取所需!

    朱重八愕然片刻,这是要借着民意压郭子兴啊,能行得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