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十一章 巾帼胜须眉

    大战临头,半点容不得松懈,就算老朱有天命庇护,他身边的人也有吗?十几年的血战,死伤的猛士可不在少数。越国公胡大海,勇力不在常遇春之下,还有丁普郎,脑袋掉了,尚且做战斗状,简直元末刑天了。

    张希孟可不敢说自己能安安稳稳,活到大明建国的那一天。眼见得城防处处窟窿,他是真的着急害怕。

    现在的希望都在马氏身上,就看这位未来的马皇后,能有多大的本事了……张希孟返回了居住的小院,焦急地等消息。

    再说帅府这边,郭子兴召集了几个人过来商议,有女婿朱重八,有徐州来的彭大,还有孙德崖。

    “本帅查看了四城防备,发现城墙附近还有不少房舍,城外的壕沟没有挖掘,护城河也没有清理,如此下去,怎么能抵挡元兵?”

    郭子兴说完,彭大立刻就站了起来,神色很激动,“郭大帅,实不相瞒,徐州就是让鞑子从水门杀进来,一下子攻破了城池,十万弟兄,死伤大半!”彭大动容道:“俺也见了濠州防备不足,还想着怎么和大帅讲,没想到大帅先发现了,没说的,俺赞同立刻整修!”

    他刚说完,孙德崖就开口了,“彭老兄,你说的容易,一半天官兵就可能到了,现在挖壕沟,清理护城河,来得及吗?”

    彭大很生气,“孙帅,你还问俺?这几个月,都干什么去了?你们以为官兵都是面捏的,用不着担心害怕。我们从徐州败来的,都是没本事的废物,你们什么都不用干,就能打退官兵。”

    “你!”

    孙德崖大怒,心说他也算半个濠州之主,你们不过是丧家之犬,还敢来教训自己!

    他正要骂回去,郭子兴哼了一声,“别吵了,大敌当前,过去的事情不要说了。我想着整修护城河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在城里下功夫,挖掘壕沟,修建矮墙,把离着城墙三十丈都清出来,用来防备官兵。”

    郭子兴抛出了方案,彭大眼前一亮,正要称赞,哪知道孙德崖抢先了。

    “大帅,你这是要大兴土木啊?”

    郭子兴点头,“没错!”

    孙德崖冷笑道:“大帅,要我说,这个主意太臭了!”

    郭子兴眉头一挑,沉声质问,“怎么讲?”

    孙德崖嘿嘿道:“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又是拆房子,又是挖沟,又是修墙……让谁去干?是城中百姓,还是咱们的弟兄?百姓能愿意出来干活吗?要是让咱们的人干活,元鞑子还没来,就把自己累坏了,还怎么守城?”

    郭子兴一愣,貌似也有这么一说。

    孙德崖继续道:“还有一层,就算在里面修的再好,还能比城墙坚固?只是这一道城墙,能守住便守住了,守不住往事皆休!要我说不用费事,大家伙养精蓄锐,把刀擦得锃亮,等元鞑子来了,就跟他们拼命!别人害怕,我在城墙上顶着!”

    郭子兴向来不是能决断的,听孙德崖讲得这两点,也不是没有道理……他下意识看向了女婿朱重八。

    这时候朱重八突然笑了,“孙大帅,你以为在里面挖沟修墙,是预备着城墙破了,好继续打仗吗?”

    孙德崖一愣,“难道不是?”

    “是,也不是!”

    朱重八扭头对郭子兴道:“大帅,城中红巾在几个月之前,还多是贩夫走卒,没见过刀兵。如今贾鲁大军来攻,守城的士卒很容易受到惊吓,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只要有一处不备,就满盘皆输。”

    朱重八侃侃而谈,他从容道:“如果在城里修了壕沟,建了墙,就可以阻止守城士卒溃逃。在墙后面,还能安排督战队。不至于士卒受惊溃逃。即便元兵真的打破了城墙,杀了进来。咱们也能在墙后准备一支生力军,以逸待劳,把元军顶出去,而后趁机修好城墙,还能再战!”

    “如果没有这些准备,只是靠着一道城墙,靠着一群乌合之众,想要挡得住精锐元兵,咱可没这个把握!”

    老朱所讲,就是要多一道缓冲,多一重准备。

    挖沟修墙,既能防备敌兵,又能防止自己人溃逃。而且多了一道墙,就多了一分安全,城里的人心就能稳定一分。

    这个安排绝对是好处多多,堪称精妙。

    彭大忍不住拍巴掌了,“好,真是好!当初徐州要是能在里面修一道墙,想来元鞑子也没有这么容易杀进来!朱公子,你可真是文武全才啊!”

    彭大盛赞朱重八,老朱脸色微红,没敢应承。

    毫无疑问,从道理上,挖沟修墙,是站得住脚的。

    这时候孙德崖脸色铁青,朱重八敢打自己的嘴巴,真是胆大包天!他冷哼道:“你说的有理,可你怎么不早说?现在让谁去修墙?城里就几万兵丁,你想累死大家伙吗?”

    他刚说完,突然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

    她先是冲着郭子兴万福施礼,而后道:“父帅,女儿不才,愿意领命修墙。”

    来人正是马氏。

    郭子兴一惊,不由得站起来,沉着脸责备道:“丫头,你说的是什么话?难道城中男人都死绝了不成?”

    孙德崖虽然没有开口,却也是冷笑,仿佛在说打仗是老爷们的事情,你一个小娘们,跟着凑什么热闹?

    马氏不慌不忙,“父帅,元兵十几万,杀进城来,男人不过是一死罢了,我们女子不但要死,还要受辱,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尽一分力气,挣一分活路。”

    “还有,一旦大兵围城,除了每家每户能买的那点粮食之外,或许还有不足之处。凡是出来修墙挖沟的,不论老幼,都能领一份粮食,一斤也好,半斤也罢,好歹有口吃的,也是个法子。总好过挨饿受冻,人心动荡。”

    马氏的这一番道理说出来,郭子兴都惊了,他竟然没有想到?自己这个干女儿,简直花木兰在世,脂粉堆里的英雄啊!

    “丫头,道理是不错,可你怎么能抛头露面啊?”

    马氏一笑,“回父帅,女儿的丈夫披坚执锐,守城杀敌,女儿的义父担着无数军民的生死,殚精竭虑。女儿不是没心之人,又如何能安居家中?便是多一个猴,还能多三分力气,求父帅恩准!”

    说着,马氏再一次施礼,可把郭子兴感动坏了,他连忙跑过来,拉住了马氏,一扭头,又伸手拉住了朱重八,用力摇晃!

    “好闺女!好女婿!”郭子兴激动道:“就按你们说的办,谁敢不听,军法从事!”

    夫妻两个配合默契,总算如愿以偿。

    朱重八就忍不住心疼道:“妹子,又让你跟咱受苦了。”

    马氏淡淡摇头,“都是夫妻,何必说这些!难道我就愿意眼睁睁瞧着元兵杀进来?我不怕吃苦,就怕干不好,坏了大事……我也听到了,孙大帅那么说,城里的人也不是一条心,我是真怕会出意外。”

    朱重八也是颇为感叹,人心不齐,眼界不高,做事着实困难!

    “妹子,咱要守城,你身边没人,让小先生帮着你,他主意多,遇到了不好办的,咱们一起想办法。”

    马氏听到这里,点了点头,“也只好如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