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十七章 炮战又赢了

    再一次挫败了元军的企图,想挖地道入城,也是做梦!

    彭早住押着几十名俘虏,到了空旷的地方,扒光了他们的铠甲衣服,然后用绳索拴着,拖到了城中心,往日里砍人的地方。

    寒风凛冽,没有衣服的俘虏瑟瑟发抖。

    这位彭少帅却是没有多少怜惜,他举起生牛皮的鞭子,朝着第一个人狠狠抽了下去!

    啪!

    一声鞭响,一条血印……彭早住切齿咬牙,又是一鞭,鲜血飞溅。元兵俘虏忍不住,发出了哀嚎。

    随后彭早住抡起鞭子,毫不留情,恶狠狠抽打,打得血肉模糊,鬼哭狼嚎!

    正在这时候,汤和赶了过来。

    “彭少帅,这些鞑子兴许有用,你可别打死了。”

    彭早住顿了顿,突然摇头一笑,“这是朱公子的意思吧?”

    汤和绷着脸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彭早住点头道:“两军交战,的确滥杀俘虏不祥,这一次能抓到他们,也是朱公子神机妙算,俺承他的人情……只是俺不能饶了这些畜牲!”

    汤和一愣,心说你这是给脸不要吗?

    彭早住突然恶狠狠跺脚道:“去年秋天,鞑子丞相脱脱,带领着几十万人,杀进了徐州……他们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抢,放火作恶,无所不为!我,我娘被他们杀了,我的娘子死了,我的两个孩子,一个三岁,一个一岁……也,也死了!”

    彭早住头发立起,怒火冲天,用一双血红的眸子瞪着汤和。

    “你说,这个仇我能不报吗?咱发过誓,抓到一个鞑子,就抽筋扒皮,挫骨扬灰!”

    汤和顿时愕然,他能说什么?

    跟彭早住讲道理,说杀你亲人的不是这些人,不该迁怒……这话汤和说不出口,官兵破徐州的时候,不论军民,老人孩子,没有谁能逃过毒手。

    既然如此,把账算在元兵头上,也没有什么不妥。

    诚然,这么干有冤枉的,有无辜惨死的,但就是这么个世道,上哪去鸣冤?

    汤和垂头丧气,来见朱重八,张希孟也在,他看到了汤和低着头,便知道了怎么回事……不要忘了,他的父母也死在了元兵手里!

    “恩公,还是商议一下明天的战斗吧!”张希孟也只能装作没看见。

    朱重八怔了怔,也点头了。其实他比谁都更早体会了家破人亡的滋味,那种刻骨铭心的痛,曾经让朱重八彻夜难眠,生不如死。

    “倘若有一日,咱必叫百姓安居,世世代代,没有流民,没有战祸!”朱重八咬着牙,发誓说道。

    换成普通人,大约就是键盘侠的牢骚,可这话从朱重八的嘴里说出来,就不一样了。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朱重八在登基之后,制定了最严密的户籍制度,不许改变身份,也就意味着不会沦为流民,一代又一代,被限制得死死的。或许从后世看来,这是很愚蠢的政策。

    可置身乱世,下一秒就可能家破人亡,稳定对于百姓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张希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道:“恩公,贾鲁老儿很精明,他一面起土山,一面挖地道,这样就能地道挖出来的土,堆在土山上。他今夜失败了,明天必定会利用土山攻城,我们一直担心的回回炮,或许也会出现!”

    回回炮到底是个什么玩意,貌似没什么争议,大约就是配重式投石机,由于制作精良,能够发射一百斤以上的石弹,史书上有入地七尺的记载。应该是那种比较大的。

    毫无疑问,这么一大块石头,砸在了城墙上,的确很要命。

    但是另外也有记载,说火炮焚城中民舍,石弹是没法点燃房舍的,故此又有一种说法,回回炮扔出来的实际上是猛火油。

    两种观点,很难说谁是对的……那张希孟怎么看呢?

    他都同意,端水大师了属于是。

    其实张希孟研究了濠州城中的器械,包括那几门青铜火炮,他大约弄清楚了回回炮的本质。

    这东西的确就是个配重式投石机,最远能打四百米。

    但是投石机的弹丸却不相同,可以打单独的石弹,用来破城,也可以但散弹,用石块覆盖敌兵,杀伤有生力量。

    同时还能抛掷猛火油,引燃房屋,焚烧城池,历史上蒙古人攻破襄阳,大约就是用了猛火油的。

    “从那三架吕公车来看,贾鲁军中必定有数量很多,而且相当精良的回回炮。我们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待元兵出手,然后将他们的回回炮悉数捣毁!”

    朱重八略微思忖,就点头了。事实上这是他们多日讨论的结果。回回炮可是大元朝攻城略地的最好武器。

    只要破了回回炮,濠州城也就暂时安全了。

    可说着容易,做起来难。

    “小先生,咱们的数量也不够,射程也未必有元军远,真的能行?”

    张希孟道:“恩公,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不过自从那天使用火炮之后,我就收集了一些火药。而且我打算把火油灌换成火药罐,这东西爆炸开,既能伤人,又能摧毁回回炮,我们还是有机会的!”

    朱重八没有迟疑,这些日子的战斗下来,他已经非常信任张希孟了,更何况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就在他们商议妥当的时候,彭早住突然赶来了,他只是冲着朱重八深深一躬。

    “朱公子,有什么要俺做的,只管吩咐,俺听你的!”

    彭早住的身上,带着浓浓的血腥气,不用问,那些俘虏下场肯定不会好,没准已经被残忍弄死了,大家伙心知肚明,却没有说破。

    朱重八低声道:“彭少帅,眼下这边才七十架投石机,远远不够,你看能不能想点办法?”

    彭早住很干脆答应,“行,我现在就去找我爹。”他又顿了顿,补充道:“你是个能打鞑子的,俺服你!”

    彭少帅去找他爹了,张希孟不由的心中暗喜,他和朱重八商议到了后半夜,略微休息,天边就放亮了。等人们看清楚城外情况的时候,不由得目瞪口呆,心跳加速。

    好一个贾鲁老匹夫!

    他趁着夜色,将一百架回回炮,分头运上了土丘,已经布置好了。

    在土丘之下,又分成五个阵地,排列了二百架各式各样的回回炮。将家底儿都拿出来了。

    这些火炮很有讲究,土丘上的是往城里发射,使用的是猛火油。土丘下面的回回炮,是用来发射石弹攻击城墙的。

    “贾大人,濠州不算坚城,有这么多回回炮,早就该拿出来,砸开城墙就是了。”说话的人是彻里不花,就是那个不敢攻城,只敢抢掠百姓的废物。

    贾鲁沉着脸目光向前,仿佛没有听到一般,彻里不花闹了个老大没趣。

    贾鲁的心思都在城内,他回思这些天的斗法,城里绝不是简单的草贼,他甚至觉得有一位文武全才的高人,在指点红巾。

    如今回回炮就是最好的决胜局,好比墨子和公输班的较量,就看谁的底牌更多了。

    城中似乎没有先发制人的打算。

    “传令,放!”

    贾鲁不想等了,抢先发起了攻击,不管城里有什么布置,都不可能比他的回回炮更多更好!

    决胜负的时候到了!

    一个个装着火油的罐子,越过城头,落入濠州,火罐炸开,火油四溅,宛如一片火海。

    所有守军都心惊肉跳,大家慌忙用事先准备的沙土,掩盖燃烧的火油,隔绝空气,控制火势,总算没有损失太大。

    此刻大家伙都万分佩服,幸好把临近城墙的建筑都给拆了,火油罐落在了空地上,纵然火光冲天,却也烧不到建筑。

    若是没有拆除,谁知道会不会把全城的房屋都给点燃了!

    老匹夫,真是黑了心。

    来而不往非礼也,你老匹夫出手了,我们也别客气。

    城中的投石机早就在张希孟的计算下,安排好了位置,伴随着元军发炮,暴露了位置,红巾军做了最后的调整,悉数对准了土丘。

    “开炮!”

    伴随着命令,和元军大小相似的罐子也飞了出去,数量只有元军的一半,呼啸着划过头顶,落在了元军的土丘上。

    短暂的沉默之后,土丘之上响起了剧烈的爆炸,硝烟火光,冲天而起,又是片刻,更大十倍的一股火焰蹿起,宛如一条火龙,奔着天空扑去。

    周围的元兵炮手,还有那些宝贝疙瘩似的回回炮,悉数陷入了火海。

    “是火油,猛火油被点燃了!”

    张希孟手舞足蹈,开心极了,一轮齐射,就有三个土丘被大火吞没,数以百计的元兵炮手陷入了火海。

    这一场炮战,他们多半又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