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2章 他要把她送人了

    天黑,严厉寒从办公室出来,宋襄跟着起身,周围一圈秘书眼观鼻鼻观心,多多少少露出点同情。

    上了车,严厉寒闭着眼睛养神,忽然幽幽地道:“人事部说你前两天去调过入职合同?”

    宋襄心里咯噔一下,脸上保持着冷静,“忘记入职的准确时间了,想看看我什么时候符合迁户口的条件。”

    严厉寒睁开眼睛,似笑非笑地盯着她的侧脸,“我还以为你是瞧不上严氏,准备跑呢。”

    “您言重了,能做您的秘书,是我的运气。”

    宋襄压着呼吸,语气平稳地说着奉承的话,脑子里却一片浆糊。

    严厉寒没再往下说,她的心却保持着高频跳动。

    她确实是打算辞职走人,严厉寒最近莫名地难伺候,她早点走人就早点有生路。

    严厉寒妻子这个梦她五年前做过,早就已经醒了。

    “严总,到了。”

    宋襄脑子里正乱,车已经在帝豪酒店前停下了。

    酒店经理提前领着人在外面等候,点头哈腰地问候严厉寒。

    宋襄理了理思绪,跟在严厉寒身后,一路往上去了顶楼,透着巨大的落地窗可以看到江上的夜景。

    电梯一开,扑面而来的油腻香水味。

    金发碧眼的四十岁白人,衬衣领口还敞着,上来就打算抱住严厉寒。

    严厉寒是不给任何人面子的,略一侧身就避开了。

    刚好,路易斯直接就撞到了旁边的宋襄。

    男人眼前一亮,一把抓住宋襄的手,“严,你身边这位小姐真是美丽。”

    话音刚落,手就顺着宋襄的手臂往上摸去。

    宋襄咬紧牙关,忍着心底那股恶心,没有后退。

    身后,严厉寒只是微微皱眉,随后就仿佛没有看到,丢下宋襄便往里走。

    路易斯见此,动作也就更加大胆,直接将宋襄揽进了怀里。

    宋襄脸上挂着笑,伺机挣脱,却找不到间隙。

    她几次都看向严厉寒,男人却神色淡淡的,偶尔纡尊降贵听一两句随行高管的奉承话。

    众人落座,路易斯搂着宋襄坐到了严厉寒对面,试探地道:“严,你这位秘书小姐,多少钱能让给我?”

    气氛略诡异,桌上高管都觑着严厉寒的表情,生怕惹毛了这位爷。

    宋襄攥着椅子柄,背脊无意识地绷紧了。

    “她?”严厉寒眼皮一挑,视线转而饶有兴味地看着宋襄,薄唇微掀:“在我身边五年了,小钱大概动不了她的心。”

    他话一出,众人就都有了数。

    哪个身居高位的男人能玩一个女人五年,肯定腻了。

    耳边一阵恶心的笑,放肆的调情话就都出来了。

    宋襄深吸一口气,和严厉寒毫无波澜的眼眸四目相对,忍着路易斯贴到她耳边的亲吻。

    她猛一侧身,躲过了路易斯的亲吻。

    对面,严厉寒略一挑眉。

    “路易斯先生,我敬你。”

    宋襄脸上挂起笑容,将一杯红酒递到了路易斯唇边,“谢您的喜欢。”

    周遭一片起哄声。

    路易斯喜不自胜,就着美人的手喝下一杯酒,“宝贝儿,你可真是小甜心。”

    宋襄感受着对面灼热的视线,她笑容更深,又倒了一杯酒,仍旧是递到路易斯唇边。

    “您再喝一杯。”

    周围男人们起哄,路易斯又精虫上脑,当然会喝。

    宋襄手一倾,一不小心就把半杯酒倒在了路易斯胸口。

    “啊!对不起……对不起……”

    她神色慌张,仿佛误入陷阱的小白兔,一个劲儿地道歉。

    路易斯却丝毫不生气,一把抓住她的手,“宝贝儿别怕,一件衣服而已,咱们去休息室换了就是了。”

    宋襄本来是想让他找点事做,没想到这杂碎居然打算直接去休息室。

    陪路易斯去休息室,跟和他去酒店开房有什么区别。

    她有点慌,下意识地看向对面。

    “怎么还要请示老板吗?”路易斯伸手摸了一把宋襄的下巴,眼神玩味地打量对面的严厉寒。

    严厉寒靠在椅子上,姿态倨傲,眼神都没给宋襄一个,俯身端起酒杯轻抿了一口。

    “你弄脏了衣服,自然该你弄干净。”

    他的声音仿佛机械,一点犹豫都没有。

    宋襄差点咬碎一口牙齿。

    她来不及多看严厉寒的表情,人已经被路易斯揽着腰从座位上带了起来。

    周围都是男人,眼睛里全是心照不宣的嘲弄,没有一个人有帮她的意思。

    宋襄心里一片冰冷,身体根本不受控制地被带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