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5章 您最好不要惹怒严总

    夏末秋初的夜晚,凉的人身心俱颤。

    宋襄一路走回家,脚上全是血泡。

    打开门,一个人的空间。

    她一声不吭地脱衣服,洗澡。

    滚烫的水冲在身上,直到快把一层皮都烫脱了,她才关掉淋浴,然后用浴球死命地搓身上的皮。

    再用力一点,那些恶心的痕迹就都消失了。

    她面无表情地做着这一切,从头到尾都没哭,照镜子的时候看到脖子上那道淤青,盯着镜子里眼睛布满血丝的人看了好久,眼泪忽然就控制不住了。

    怎么把自己活到这种窝囊的地步呢……

    “废物。”

    镜子里的人猛地抬手,对着自己用力抽了一巴掌。

    一下不够,又打了一下。

    脸上疼了,脑子就清晰了。

    她擦干眼泪,从浴室出去,给自己吹干了头发,整个人都冷静了下来。

    路易斯是个炸弹,绝对不能再撞上对方,否则绝不会像今天这么走运。

    她也没傻到真的去算计严榛榛,即便对方再惹人厌,也没到让她毁对方清白的地步。

    辞职是最好的路,离开帝都,带着妈妈去小城市好了。

    严厉寒是个大方的金主,这几年她陆陆续续得过两套房,卡里还有一二百万存款。

    这么一想,压力就小了不少。

    她没再犹豫,丢开毛巾,连夜就给人事部发了离职申请。

    邮件发出去,心上那块巨石仿佛瞬间移开了,然而只是轻松了片刻,那种令人害怕的空虚感就排山倒海地涌了过来,仿佛心脏的位置被挖空了。

    宋襄靠在椅子里,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睛,让原本快要溢出来的情绪全都消失在指缝间。

    不知道过去多久,疲惫感扑过来,她起身去倒在了沙发上,囫囵着睡过去。

    反正要辞职,闹钟响的时候,她直接按掉了。

    一觉睡到日上三竿,宋襄是被连续不停的手机铃声吵醒的。

    她摸到手机,迷糊着接了电话。

    “喂。”

    “宋小姐,我是徐毅。”

    宋襄不耐烦地睁开眼睛,坐起身子,“有事吗?”

    “严总在医院,麻烦您现在来一趟。”

    “医院?”宋襄皱了皱眉,没有动作,“我去不了。”

    徐毅诧异,电话里顿了一下,随即道:“宋小姐,你是知道严总的脾气的,没必要太较真,否则后果您应该想象得到。”

    宋襄不语。

    徐毅的声音又传过来,语气软了一些,“宋小姐,我必须提醒您,您名下两套房属于赠与财产,严总是可以收回的。”

    宋襄猛地攥紧手机,下颚绷紧。

    徐毅又道:“我听说您母亲还在疗养院,费用应该不低吧?”

    宋襄深吸一口气,平静下来,“把具体地址发给我。”

    “好。”徐毅态度礼貌,赶紧挂了电话。

    宋襄心情烦躁,忍着火气去换衣服。

    她没着急,打了车慢悠悠地过去,一路上甚至忍不住诅咒严厉寒。

    最好不要是小毛病,整个痛苦的胃溃疡之类的,让他感受感受人间疾苦。

    到了医院,徐毅发来信息,让她去三楼,说是左手边第二间检查室。

    宋襄出了电梯,仰头一看,却发现是妇科。

    她愣了一下,脑子里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不确定地去敲了检查室的门。

    “您好……”

    监察室里只有一个女医生,对方冷冷地抬头扫了她一眼。

    “宋小姐是吗?”

    “是。”

    “您躺上去吧,我去准备一下。”

    宋襄脑子一懵,脚仿佛被钉死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