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0章 被赶出房子了

    鼻腔里充斥着消毒水味,宋襄皱着眉头睁开眼睛,眼前的模糊散去,世界都是白色的。

    “醒啦?”

    宋襄抬了抬头,看见了身边正在调试点滴的护士。

    “我……”

    “你晕倒了,被送过来一个小时了。”护士语气淡淡的。

    宋襄撑起半边身子,看清楚周围,是个环境不错的点滴室,看着不像是普通医院。

    “抱歉,能麻烦问一下,是谁送我来的吗?”

    护士瞥了她一眼,忽然挑了挑眉,“你运气不错,在商场晕倒,一身的奶茶,还能有个帅哥抱着你过来。”

    宋襄这才感受到不适,低头一看,她的裤子和衣服上全是干了的奶茶。

    “送我来的人呢?”

    护士啧啧两声,冷淡的眼神里有点八卦,“那帅哥真是好人,替你付了医药费,本来还想守着你,结果接了个电话就急匆匆地走了。”

    宋襄叹了口气,扯了扯唇角,“那真是可惜了,不能谢谢他了。”

    护士还想再调侃几句,却听到宋襄继续道:“能麻烦把速度调快点吗?我还有工作。”

    “你们这些白领真可怕,都高烧三十九度了,居然还想着回去工作。”

    护士一边吐槽,一边帮宋襄调快了点滴。

    宋襄疲惫地闭上眼睛,脑子里闪过严厉寒冰冷的眼神,她一个激灵坐直身子,后背上是涔涔冷汗。

    她看了一眼窗外,人来人往,不自觉地攥紧了拳头。

    手机忽然响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

    “小宋啊,你怎么回事,买个奶茶去这么久?”

    宋襄皱了皱眉,这才反应过来是王主任,她缓了口气,“主任,我在商场晕倒了,现在在医院。”

    “医院?”王主任嚯了一声,语气竟然有点关心,“那你今天放假吧,刚好婷婷也帮你把事情办得差不多了。”

    宋襄直觉这群人没这么好的心,但她现在没力气去争辩什么,说了两句场面话就挂了电话。

    输液一直到将近四点,她从医院出去,太阳已经开始西沉了。

    这个时候再去公司也是白搭,不如直接回家,反正她也不在乎那点工资。

    抱着消极态度,宋襄打了车回家,然而刚到电梯门口,她就听到了嘈杂声。

    “都搬出来,赶紧的。”

    宋襄心里一沉,赶紧走进楼道,果然看到有人从她家里往外搬东西。

    “你们在做什么?”

    搬东西的人面面相觑,却并不打算理她,继续忙进忙出。

    宋襄一把拉开门,正面撞上物业的小陈。

    “宋小姐啊,你怎么才回来?”

    宋襄气得胸闷,指了指外面的东西,“这是什么意思?谁允许你们进我家的?”

    小陈摊了摊手,眼神有点不屑,“您自己忘记交房租了,房主要我们把您的东西搬出去,说是马上有新的租客进来。”

    “房租?”

    宋襄僵住。

    这间公寓是两年前严厉寒身边的徐毅帮她搞定的,就是为了来往公司方便,当时说交了三年的房租,她这两天忙慌了头,根本就没想到房子的问题。

    “你要是有问题就打电话给房东,这都快到下班时间了,我们也不好做的。”

    物业翻了个白眼,继续转身招呼工人们搬东西。

    宋襄站在门口,眼看着这群人把她的东西像垃圾一样扔到了楼道口,物业嘴里还叽里咕噜地说着抱怨的话。

    “这些东西可得尽快拿走,要不然我们只能让清洁工来了。”

    宋襄攥紧了包带,脑子一抽,第一反应就是打电话给徐毅。

    然而只是一个深呼吸,她就停止了动作。

    是她自己要离开严厉寒的,对方要收走这些东西也是正当的,怪就怪她没做好前期工作,给了别人羞辱她的空子。

    走廊里堆满来东西,她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了。

    宋襄握着手机,想了想决定找人帮忙。

    “喂……”

    ***

    半小时后,宋襄从出租车上下来。

    周围灯光昏暗,环境还算干净,她按照顾涟给的地址找到了房子。

    一栋老旧的独栋别墅,门口的大门都生锈了。

    顾涟给了她密码,她直接进了院子。

    敲了主宅的门,里面传来回答。

    咔哒,门打开。

    “快进来吧。”

    顾涟一头酒红色波浪发,唇红齿白,一张脸端的是妖精再世。她大概是刚洗完澡,正忙着吹头发,穿着一身丝质睡衣就来给宋襄开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