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019 又遇黑阎王

    炎彬在光洁的泛着热浪的石板路上站了还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便看到袁惟寅走了出来。

    袁惟寅脸上挂着得意洋洋的笑容,好不快活,再看看他这个穷酸样,真是天壤之别啊。

    首辅府实在是太大了,袁惟寅都迷路了,直到一个守卫见了他,毕恭毕敬地说道:“大人,是迷路了吗?请跟我来。”

    说着便将袁惟寅领到了正门,看清楚是正门,不是偏门啊。

    看到北堂赫亦将袁惟寅领到了自己的书房,而且还聊了一阵子,这些人便觉得袁惟寅地位不一般,可不要得罪才好,于是就想着法儿的巴结。

    出了府门,刚才值守的守卫见了袁惟寅各种低头哈腰,笑道:“袁大人走好。”

    袁惟寅啐道:“狗腿子,狗眼看人低。”

    那守卫连连称是,说道:“大人教训的是,大人走好。”

    炎彬心道:袁惟寅都走了,为什么还不让我进去呢?不是有事儿要找我吗?

    他这刚从城墙根儿回来,还没有歇过脚,难道又要被发配出去吗?实在是太惨了。

    可是等了有半个时辰,大人还是没有叫他,这也太难受了,要杀就杀,来个痛快点儿的,也比在这里胆战心惊得强,所以便想着亲自找大人谈话。

    炎彬走上台阶,以大人的耳力,应该早就发现了,没有出声阻止,那就是默认了,果然,大人还是心疼卑职的。

    到了门口,炎彬探头进去,便看到北堂赫亦正看着前方的地面发呆,眉头紧锁,心事重重,难道有什么紧急公务?或者是哪个资金链出现了问题?

    大人这样一动不动地发呆还是头一次,炎彬觉得还是不要进去为妙,省得打断大人的思路,却没想到刚退出一步,便听北堂赫亦说道:“进来!”

    炎彬慌忙灰溜溜地进来了,却见大人刚才的情绪早已经一扫而光,还是往常一样的镇定自若、气定神闲、胸有成竹、游刃有余。

    他大大行了个礼,说道:“大人!您叫卑职有事?”

    北堂赫亦启唇说道:“无事,退下。”

    炎彬的下巴都要掉了,合着刚才在院中罚站是白站了,他需要一个解释,但是他敢要解释吗?大人分分钟把他灭成渣渣。

    看到炎彬慢慢吞吞,北堂赫亦不悦道:“不愿走?守城门没守够?”

    炎彬慌忙说道:“够了,够了,够了,卑职告退,卑职告退。”

    真是吓得魂不附体。

    出了书房,炎彬才不得不分析大人情绪的变化,心道:大人这是怎么了?最近情绪波动很大,以前可是喜怒不形于色的,现如今却是经常真情流露,大人这是中邪了吗?难道也跟我一样,碰到那个小丫头片子就没有好事儿?

    众锦衣卫本想着看炎彬的凄惨下场,但是却看到炎彬像没事儿人一样,大摇大摆走出了院落,一个个哄拥而上。

    锦衣卫乙说道:“缇帅,大人没有惩罚你?”

    炎彬冷眉横目,说道:“你小子什么意思?!”

    炎彬身为锦衣卫缇帅,统领着成千上万的锦衣卫,这些锦衣卫虽然觉得他脑子不太好使,但是其他方面都很佩服他,同时还有些怕他,因为他得了首辅大人的真传,整治起人来,那是真狠啊!

    锦衣卫乙慌忙说道:“没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

    炎彬抬脚向那几个锦衣卫踹去,那几个锦衣卫作鸟兽散,瞬间没了踪影,对炎彬那叫一个怕。

    炎彬这叫什么呢?在北堂赫亦面前屁颠儿屁颠儿的,大气不敢出一下,对手下的锦衣卫却又称王称霸,嚣张无限,人果然是欺软怕硬啊!

    袁清菡到袁府门口,大大吸了一口气,然后稳定了情绪,抬起纤细的小手摸摸脸,发现上面没有泪痕之后便悄悄的走进府门。

    入了府门,先看到的是一个很宽很高大的照壁,上面画着山水画。

    远处层峦叠翠,近处是两只喜鹊在花枝间嬉戏,惊扰的桃花纷纷扬扬落下,很漂亮的一幅画。

    不过袁清菡可没有心思欣赏这些,她虽然天不怕地不怕,但是也害怕爹娘的数落。

    若是爹娘知道她跟北堂赫亦走了,而且还共同骑在一匹马上,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子。

    她先是将身体躲在照壁处,听着院中的动静,发现里面嬉笑欢闹,丝毫没有被她的事情所干扰,稍微放心了一些。

    于是探出去一个小脑袋,正看到柳如烟带着袁瑞鸿在海棠树下面喝冰茶,旁边还站着刘妈和几个小丫鬟。

    好似被袁瑞鸿的表情给逗乐了,皆看着他笑着。

    柳如烟余光中看到了袁清菡,转过头来看着她说道:“臭丫头,鬼鬼祟祟干什么?还不赶快进来?!”

    袁清菡慌忙囫囵个儿地出来,脸上带着一抹谄媚的笑容。

    柳如烟看到袁清菡这副表情,便知道她这个闺女又闯祸了,沉着脸说道:“说,你有干什么错事儿了?”

    袁清菡以为鸿儿将事情吐露了,准备和盘托出,不打自招。

    袁瑞鸿见状,抢先说道:“是啊,阿姐,你赶快给娘亲说,说你是怎么欺负我的?”

    袁清菡一下子便愣住了,难道袁瑞鸿什么都没说,可真是她的好弟弟啊,仗义!

    袁清菡打着哈哈说道:“娘亲,我知道错了,下次不抢鸿儿的东西吃了。”

    柳如烟瞥了嘴,说道:“跟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看将来怎么嫁人?”

    婆子丫鬟心道:她家小姐可不愁嫁,自小姐到了豆蔻年华之后,提亲的人便不在少数,门槛都要踏平了。

    直到坊间开始传闻,说皇上看上了袁惟寅的长女,要纳她为妃,自此再也没有人敢上门提亲,袁府这才得以消停了两年。

    毕竟谁也不敢跟皇帝抢女人,美人大家都爱,可是更爱惜自己的小命。

    袁清菡还因为这件事情去皇宫去找朱耀焯兴师问罪。

    因为年龄小,太后还很喜欢她,所以入宫如入无人之地。

    再加上还有九公主朱丝雨的陪伴,更加肆无忌惮,根据宫人的指路一路找到了御花园。

    御花园中亭台楼榭,假山林立,小桥流水、泉水叮咚,好一派优美的景色。

    走过鹅卵石路,隔着假山,便看到朱耀焯坐在一个亭子中。

    不过坐的姿势却相当端正,对面一定坐了一个重要的大人物。

    袁清菡正想叫上九公主离开,哪曾想性子柔柔弱弱的九公主扯着嗓子喊道:“焯哥哥,菡菡说要嫁给你!”

    袁清菡慌忙拉住她,捂着她的嘴,说道:“臭丫头,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

    很快便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陛下今日有事?”

    袁清菡和九公主都愣住了,从假山后探出头来,竟然是内阁首辅北堂赫亦!我的个乖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