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167 夫人呢

    袁清菡说道:“好啦,我是说万一。”

    北堂赫亦却毫无松口说道:“万一也不行。以后不允许你说给我纳妾的事儿。我知道这两个晚上我可能做得太过分了,我会注意一些。”

    看来纳妾的事儿,只能改日再议了。

    北堂赫亦见她神色恹恹说道:“你感觉身体好一点了吗?”

    袁清菡说道:“好多了,我是大夫,这一点病没事儿。”

    北堂赫亦点了点头说道:“明天我就要开始上朝了。可能回来的会晚点,但是我尽量早点回来。”

    袁清菡点了点头说道:“你尽管忙你的,明天袁氏医馆也有些事情,我也得去处理一下。还有,明天我想去看一下老道。”

    北堂赫亦说道:“你还对他的话耿耿于怀吗?他就是一个疯老道,你不要把他的话当回事儿。”

    袁清菡点了点头,但是他知道那个疯老道,定然是有一些本领的,要不然他也不会看出她是重生而来的。

    况且内老道也说他是有破解之法的,如果说他想起了破解之法,能够赶紧让她保住性命,这样就能跟北堂赫亦天长日久了。

    上一世的遗憾,也成了她的一个心病,若是能够弥补上一世的遗憾就好了。

    北堂赫亦见她根本就没有听进去,说道:“我从来就不信命,如果我要是信命的话,也不会活到现在。当然也不会娶你为妻。”

    袁清菡笑道:“知道啦知道啦。夫君,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了呢?”

    北堂赫亦这是第一次听到她主动叫他夫君,高兴得合不拢嘴。感觉比打了胜仗还高兴,比拥有了天下还高兴。

    他将袁清菡紧紧的搂在怀里,循循善诱道:“你刚才叫我什么?再叫一遍。”

    袁清菡也被自己叫的这么顺口,愣住了。她的脸热热的,感觉特别的害羞,又特别的欣喜。这大概就是爱情的力量吧。

    “不要!”

    北堂赫亦低头吻住她的嘴唇,辗转反侧。

    袁清菡本来就有病在身,这样呼吸不畅,不觉感觉到有点难受。她推拒着北堂赫亦说道:“我还生病着呢,你还这样欺负我。”

    北堂赫亦笑道:“好了好了,知道了。等你病好了再说。我姑且委屈几天吧。”

    他说话没羞没臊的,也不害怕车外的人听到。

    转天清晨,北堂赫亦早早起床,准备上朝。而袁清菡一直有睡懒觉的习惯。正呼呼大睡呢。

    北堂赫亦自己穿好衣衫,站在床前,含笑看着窝在被子里的小人儿。

    本来想跟他打招呼的,可是左等右等她都不醒来,看来他只有先上朝了。

    出门的时候,他嘱咐绛珠好生照顾大家小姐。要是她家小姐累着,一定会拿她试问。

    北堂赫亦对待绛珠那都是和颜悦色的,哪里被一个九尺男子说过?吓得都要哭出来了。之前还打算向夫人和老爷告状,现在她把嘴巴闭的可紧了,可不敢得罪这个黑阎王。

    袁清菡心中有事情,所以也没有睡到太晚。北堂赫亦走了没多久,她就起床了。

    收拾好东西,就去竹林老道住的地方去了。

    到了竹林小屋,袁清菡在方长剑的带领下来到屋子里。老道正坐在火盆旁边吃着酒,十分惬意舒适。看来方长剑把他照顾的不错。

    这次老道见了她不是装疯卖傻,而是眼睛晶亮,说道:“你终于来了,我等了你好久了。”

    袁清菡不敢相信的说道:“等我?”

    老道点了点头,伸出手摸了摸胡须说道:“你应该感谢我,我已经想出了破解之法啦,”

    袁清菡很是激动说道:“真的吗?”

    老道说道:“我这里有一粒药,你要是相信我,你就把它吃掉,然后会陷入到昏睡当中。对于这一世的事情,你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你的灵魂已经回到了上一世。如果上一世的恩怨已经了结了,之后你自然就会醒来。当然,这得是你意愿的情况下,如果你不愿意醒来的话,那么今世你就会就此死去。”

    袁清菡疑惑的问道:“可是,我怎样才能醒来呢?而且我不明白,如果我的灵魂回到了上一世,如果想回来的话,那上一世不就死掉了吗?这样一来,上一世不还是处在遗憾中吗?”

    老道说道:“你上一世又没有死,当然是有灵魂的啦。只不过,对于恩恩怨怨,他还处于懵懂状态,需要你。暂时代替她去完成一些事情,然后等到他的生活进入正轨的时候,你就可以回来了,到时候你就把我给你的咒语念一遍,这样你就可以回到这一世了。”

    老道接着说道:“当然,不是每一个人都敢于尝试的。而且要让你十分信任我这样一个人,也确实不容易。我可以给你时间考虑。你如果信任我的话,就照着我说的去做。这件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绝对不能再让别人知道。否则泄露了天机,你和我都会受到反蚀。”

    袁清菡这才明白为什么当他进来的时候,老道要让她一个人呆在这里,其他的人都要在门外等候。

    离开了竹林小屋,袁清菡脑子乱乱的,她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老道。

    万一老道说的是假的怎么办?可是老道却清楚地说出她的秘密,说她是重生的。那是不是就说明他也有一定的可信性了。

    可是如果像老道说,他命不久矣,那陪伴北堂赫亦的时间就太短了。

    不管怎么样,她心里面都是充满希望,都是充满期待的。

    只要有一线生机,她都愿意去试一试。

    袁清菡去袁氏医馆交代了一些事情,然后就回到了首辅府,然后惴惴不安地等着北堂赫亦回来。

    破暮时分,北堂赫亦回来了,刚走进首辅府的大门,他就问守卫:“夫人回来了吗?”

    守卫慌忙说道:“启禀大人,夫人回来有段时间了。”

    话音刚落,北堂赫亦步履如风向主楼走去。

    大人真是时时处处都想着夫人啊。

    北堂赫亦到了主楼跟前,又问丫鬟夫人的下落在那里。

    知道袁清菡在内室的时候,就像内室大步走去。

    丫鬟们面面相觑,都笑了。

    夫人这是烧了几辈子的高香,才能碰到大人这样好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