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006章 家宴

    在跟刘恢约定好之后,刘长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等到老师讲完了课,刘长急忙起身,朝着刘恢眨了眨眼,刘恢点了点头,率先走出了天禄阁,刘如意伸了个懒腰,跟刘恒聊着什么,缓缓起身,他刚起身,就看到刘恒眼里的惊愕。

    也就是在那一刻,一个不知来自哪里的脚狠狠踹在了他的屁股上,刘恒亲眼看着刘如意起身的那一刻,幼弟刘长凌空飞踹,将没有防备的刘如意给踹飞了,刘如意一个狗吃屎重重的摔了下去。

    然刘长自然也是收不住脚摔在地上,可是他起的很快,一个鲤鱼打挺,就起来了,随即头也不回的冲出了天禄阁。

    刘如意用手扶着自己起身,愤怒的咆哮:“刘长!!!”

    刘长很早之前就想要揍刘如意了,这厮总是挑衅自己,看着那贱贱的表情,刘长就想给他一拳,只是刘恢总是拦着他,刘恢比他年长,又是个胖小子,他拉着刘长,刘长还真没办法去动刘如意,今天刘恢走了,啊哈,吃我一记正义飞踹!

    刘恒伸出手来,将刘如意一把拽起来,刘如意拍打着身上的土,恼火的说道:“我早晚要把这小子修理一顿!”

    “兄长又何必总是跟他怄气呢...兄长也非懵懂小子,明明有更多的事情可以做,又何必整日跟一个小娃娃做无用的争斗呢?”

    “啊?我..这..我就是逗逗他而已...”

    刘如意明明比刘恒要大两岁,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却手足无措,说出不话来,脸憋得通红,有种深深的羞耻感,居然比自己小两岁的弟弟说自己不够成熟。

    “兄长,正如您方才所说,我们将来是要治理一方天下的。”

    “战乱刚刚结束,各地缺少粮食,农具,百姓们过的并不好...我们何其有幸,生在帝王之家,可是在这城墙之外,像我们这样大的孩子们,饿着肚子,还在农田里做耕牛...饿死累死者何其多啊。”

    刘如意脸色涨红,支支吾吾的。

    刘恒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就要离开。

    刘如意苦笑着说道:“有什么比被自己年少两岁的弟弟训斥幼稚更丢人的事情呢?”

    “被年少五岁的弟弟踹屁股。”

    刘恒回了一句,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这群弟弟真的是一点都不可爱!

    刘如意摸着鼻梁暗自想着。

    .......

    “长弟啊,我这从哪里给你找纺车啊。”

    刘恢欲哭无泪,他也没有想到,刘长找到他,居然是想让自己给他弄台纺车。

    刘长思索了片刻,又说道:“那就给我弄把刀...我自己动手。”

    “啊?动手??”

    刘恢被吓了一跳,他急忙抓住刘长的手臂,“兄弟之间,怎么可以动刀动剑呢?三哥其实也很爱你的...上次你昏迷不醒的时候,他每天都去看望你,太医令说你醒不过来的时候,他哭的很伤心...”

    “他哭是因为没有可以欺负的人了吧...不过,这跟我说的事没关系啊。”

    刘长解释道:“我看阿母给我们织冬衣,那么的幸苦...所以呢,我想要给她做一台新的纺车,其实很简单,就是把现在的一个纺轮一个锭改成一个纺轮多个锭...但是阿母不让我碰她那个纺车,我这又没有什么工具。”

    刘恢神色怪异的看着刘长,仿佛在说:傻子才相信你的鬼话。

    刘长很是着急。

    他真的没有说谎。

    他前世虽然是干油井的,但是这样简陋的机械,他基本上看几眼就能发现问题。在前世,他年少的时候就喜欢动手拆屋,奶奶曾有一台纺织机,脚踏的那种老款纺织机,为了搞明白原理,他曾动手拆过。

    如今这种简陋纺织机,改进的空间实在是太大,若是他能找到一些工具,他能做出一台非常先进的纺织机,阿母也就不会那么幸苦。

    可问题是,他真的搞不到工具啊。

    首先,他这个年纪的皇子是不能随意出宫的,而皇宫里头,他能接触到的只有宦官和宫女,宦官们是不能将宫外的东西带进来的,否则便要处死。

    虽然大汉王朝对秦朝的律法进行了一定的改正,可这律法毕竟是脱胎与大秦,动不动就是“剃胡子”,“修皇宫”,“剁脚趾”的全套服务,服务周全,效率又高,敢违法的都是勇士中的勇士,好汉中的好汉。

    刘长想要改进纺车,别的工具可以没有,但是木工刀不能没有啊。

    刘恢只是摇着头,他也没办法给刘长弄来刀子,就是能弄来,也绝对不会给他的。

    对此,刘长也做出了让步,“行了,没刀也行,那就给我弄把斧子,怎么样?”

    “不怎么样...”

    “你既然有这孝心,为什么不直接跟阿母要呢?”

    “你懂什么...这叫惊喜啊!”

    刘长皱着眉头,他要怎么才能在戒备森严的皇宫里找到像样的工具呢?

    忽然间,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目光缓缓投向了长信宫,若是自己没有记错,那里有不少的侍卫,而且这些侍卫都是全副武装的吧...刘长忽然低着头,“阴险”的笑了起来。

    “长弟啊...无论你在想什么,都千万不要去做啊!”

    刘恢语重心长的说着。

    “我记得三哥就有佩剑,为什么不跟三哥借呢?”

    忽然,有人开口提醒道。

    刘长转身一看,这才注意到开口说话的人居然是刘友。

    “吓我一跳!你什么时候来的啊?”

    “我一直都在这里啊...”,刘友低着头,双手交缠在一起,小声的回答道。

    刘如意的确是有佩剑的,刘如意是个很特别的皇子,因为深受宠爱,他可以出宫,他可以佩剑,他还可以不打招呼就去找刘邦...但是,跟刘如意借?自己刚才才踹了他一脚,让他摔了个狗吃屎,他能借给自己吗?

    找他借剑,他怕不是要跟自己借项上人头?

    刘长有些迟疑,他告别了刘恢,沉思着回到了椒房殿内。

    刘邦是个喜欢热闹的人,不喜欢孤寂,因此他很喜欢开宴会,要么是跟老哥们喝酒吃肉,要么就是跟家里人一起吃吃喝喝。

    在今天晚上,刘邦决定再召开一次家庭宴会,刘长是很喜欢这样的宴席的,因为在宴席上会有很多好吃的。别看他贵为皇子,可平日里吃的并不算太好,主食不是粟就是麦,黄色的麦饭,令人没有食欲。

    偶尔吃个蒸饼,也是软塌塌的,一口咬下去,没有任何味道,像是吃沙子。

    肉食也不是那么的好吃,一般就是狗肉,鸡肉或猪肉,没有什么调料,简直无法下咽。

    只有宴会上,能吃到各种各样的水果,蔬菜,还能吃到牛肉,羊肉,马肉等。

    为了迎接这次的宴席,刘长从早上开始就没有吃东西了,他一直在默默等着晚上的宴席。

    当吕后牵着刘长参宴的时候,众人差不多都到了,刘煓,刘邦,曹夫人,戚夫人,薄姬,管夫人,赵子儿,石美人、唐姬等人都在,太子,刘如意,刘恒,刘恢当然也在。

    在吕后到来的那一刻,除却刘老太爷夫妇和刘邦之外,其余众人都是要起身行礼的,戚夫人就坐在刘邦的身边,半个身子几乎要贴上去了,在吕后进来之后,也是犹如触电般迅速起身。

    面对众人的行礼,吕后表情冷漠,甚至都没有回礼,直接前去拜见刘太公和老夫人。

    刘太公笑呵呵的回礼,同时朝着刘长挥了挥手。

    刘长笑着冲到了太公的身边,叫道:“爷爷!”

    刘长前世就是被爷爷奶奶所带大的,与他们非常的亲近,在这两个老人的模样渐渐与自己印象里的爷爷奶奶重合之后,刘长就非常喜欢腻着这两个老人了。

    “哎呀,就等着你来呢,来,吃肉,吃肉!”

    太公直接拿着肉就往刘长嘴边递,太公手里拿着肉,老夫人手里拿着水果,两人一左一右,笑吟吟的看着刘长。太公是刘长的亲爷爷,可老夫人并不是,老夫人是太公的妾室。

    但是刘邦对她却非常的孝顺,在登基之后,将她当作亲母来对待,还封她为太上皇后。

    刘长是在这里的孙子里最小的,自然也是最受老人宠爱的,比他小的刘建还在襁褓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