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0章

    第10章

    郭尉的房间低调简约,整体灰色调,没摆放多余装饰品,只有茶几下的明黄地毯能增加一些活跃气息。

    靠墙有一排书架,里面的书籍按薄厚和大小秩序排列,多数是他大学时的工具书。

    这房间没有太多居住痕迹,却被打扫的一尘不染,落地窗开了道缝隙,清新而冷冽的风钻进来,吹动白纱帘的边角。

    苏颖推开落地窗走出去,虽在冬季,眼前也是一片生机盎然的绿色,向远眺望,不规则湖泊嵌在苍翠的树丛之中,湖水倒映着被云半掩的残阳。

    天色渐渐变暗,只剩天边一抹橘红将退未退。

    没过多久,郭尉从外面进来了。

    苏颖回头看了看,也关好落地窗走进去。

    “她下楼了?”

    苏颖问。

    郭尉脱下外套,将薄衫袖口慢慢卷到肘部:“下去了。”

    他从桌子下面搬出个很大的储物箱,招呼两个小朋友过去,一同坐在床尾的地毯上。

    郭尉现在的样子松懈随意得多,修长的双腿稍微岔开,裤子略微紧绷,薄衫袖管不规则卷着,露出一截健康又有力的小臂。

    苏颖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我刚才说话是不是过分了点。”

    郭尉只说:“相处的机会不多,你别太介意。”

    “你和郑冉有什么过节?

    她对我敌意挺深,脸那么臭,好像欠她钱似的。”

    他笑笑,抬头看了眼苏颖,四两拨千斤地问:“真欠了?”

    “怎么会!”

    苏颖白他一眼:“以前见都没见过。”

    郭尉打开储物箱的盖子,里面装着厚厚一沓纸模图纸,两个小朋友不约而同“哇”了声,眼睛快要掉进去。

    “欠了也没关系,”他抬眸,慢慢地说:“老公帮你还。”

    苏颖脑袋“嗡”一声响,那两个字往常她做戏般叫着不觉得,由他口中说出来,只让她浑身发麻,心跳也跟着加速。

    却不由想着,他平时听到会作何感受。

    这样一来,原本想问问他们之间的历史遗留问题,也不知不觉被抛在脑后了。

    她收拾情绪,嘀咕道:“可用不着,钱要分清楚,签着婚前协议呢。”

    郭尉摆弄纸模,低着头,笑了下。

    他先问顾念:“想折哪一个?”

    顾念说:“蜘蛛侠。”

    晨晨立即道:“爸爸,我也想要蜘蛛侠。”

    郭尉看透儿子那点小心思,目光中带着些许威严:“你好像一直喜欢的是超人。”

    他停顿了下,温和道:“要不这样,两人先合作完成蜘蛛侠,再一起折超人,考验一下你们的团队合作性,如果完成得好,另外有奖励,怎么样?”

    晨晨眼睛一亮:“好!”

    他目光转向顾念:“你呢?”

    顾念高兴道:“没问题!”

    苏颖心中给他竖了个大拇指,又听晨晨说:“考验之前,要先定好奖励的。”

    顾念也说:“对的对的,妈妈做裁判。”

    “就是,不准耍赖。”

    这会儿俩小破孩倒是一条战线了。

    郭尉说:“奖励就是,找个周末带你们去野生动物园。

    但是没那么容易,我也有评判标准,”他从箱子里拿出剪刀和胶水,告诉他们剪裁粘贴的方法,“折痕要清晰,边缘要整齐干净,不能有破损,也不能有其他印迹,明白?”

    两个小朋友乖乖点头,脑袋凑到一块,愉快地折起纸模。

    夕阳又低了些,细碎的橘色光芒穿透纱帘,照在地毯一角,有小小的尘埃在那片光明里跳跃。

    房中极静。

    苏颖窝在沙发里,眼皮渐沉。

    郭尉问:“要不要折一个?”

    她哼了句:“我又不是小孩子。”

    储物箱里多是一些零零碎碎的旧物,都是仇女士收集的,有些东西他以为丢掉了,没想到会出现在这里。

    他拿起一张卡片,上面印着灰色的两层建筑,是大学时的饭卡。

    又翻到一个折好的马里奥纸模,时间久远,帽子粘合处已经分开,很多地方都露着胶水的黄色印迹,想必折纸之人手法拙劣。

    这种环境使他也变得十分慵懒,他缓缓说:“读书时喜欢买纸模,做题做的疲倦,就拿出一张折来消遣。”

    马里奥只有郭尉巴掌那么大,他对着窗外暗淡的光线瞧着,表情有些模糊,像是缅怀那段岁月,又像全心享受当下的惬意。

    片刻后,他把马里奥放回箱子里。

    苏颖视线顺着看过去,里面似乎还有相册、奖杯之类的东西,她不禁又想,这男人学生时代会是什么样子。

    苏颖忍住去翻一翻那相册的冲动:“是学霸么?”

    他毫不谦虚地答:“是。”

    苏颖撇撇嘴,过几秒,忍不住笑了下。

    几人没在楼上停留太久,很快就到晚饭时间。

    仇女士又换一套衣服,喜庆的酒红色花样衬得她脸色极好,头上还绑了条姜黄色发带。

    郑朗轩让她许愿,她摆着手一脸懊恼:“又老一岁,有什么愿望可许的,不许了,不许了。”

    “少不得。”

    他和颜悦色:“就祝自己青春永驻吧。”

    “哎呀,全是自欺欺人。”

    虽这样说,她脸庞却带着笑,一看便知是被人放在手心里宠着的,那经岁月洗礼的脸上不见沧桑,反倒带一丝少女的娇羞。

    仇女士闭上眼,双手合十,许了个愿。

    今天饭桌上倒是坐满一圈人,席间王越彬甚是殷勤,举着红酒瓶忘记先给岳父大人斟酒,反倒先去拿梁泰的高脚杯。

    又起身绕了半圈,来到郭尉旁边,一脸谄媚地笑着,“我来给弟弟满上,平时见面机会不多,今天借着仇姨的生日,可要好好聊聊天。”

    郭尉不失礼貌地挡了下:“我开车来的,不能喝酒。”

    “那有什么关系,就喝一杯,楼上房间都空着,大不了在这儿住下。”

    “你们尽兴,我就不喝了。”

    对面郑冉轻咳一声提醒,王越彬却不为所动,还要去拿他面前的杯子。

    郭尉不想与之争夺,便随了他去。

    郑冉双颊通红,不知是羞是愤,压低声音:“王越彬。”

    饭桌上一时鸦雀无声。

    王越彬抬头,接触到妻子隐怒的目光,这才勉强倒了半杯,然后讪讪而回。

    梁泰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举起高脚杯,对着仇女士的方向,笑着说:“晚辈里我年纪稍长,就先敬您一杯,祝您老长命百岁,健康平安,万事顺心,最重要的是,红颜不老,越来越年轻。”

    最后一句话说到仇女士心坎儿上,她笑的合不拢嘴,“几个孩子中就你最乖最懂事。”

    又点着郭尉与郑冉:“他们都不行。”

    众人笑了笑,碗筷齐动,将气氛搞活跃。

    在这种家庭聚会上,仇女士免不了老生常谈:“梁泰啊,还没女朋友呢?

    岁数不小了,该谈一个了。”

    梁泰笑道:“这不没碰上合适的么。”

    “你们年轻人呐,就会拿合适敷衍我们,不试试怎么知道合适不合适呢。”

    梁泰说:“您老帮我留意着点儿,只要合您意,我就试试。”

    仇女士被他哄得心花怒放,“大家做个证,就这么说定了。”

    又说郑冉:“你和越彬两人也该抓紧时间了,隔壁徐姨介绍给我一个老中医,据说能调生男还是生女,玄乎得很,哪天我带你瞧瞧去,给我添个外孙女,家里也算圆满了。”

    郑冉敷衍地笑笑,王越彬一连声应好点头。

    大家又聊了些别的,没过多久,仇女士又把话题带到孩子身上:“虽说现在国家都提倡年轻人生二胎,但也要优生优育,多了不好教育,现在培养一个孩子的钱都能堆成山,光听着就让人有压力。

    你们年轻人啊也不容易,起早贪黑挣那点钱,最后都得用在孩子身上。”

    显然这话是说给苏颖听的,她吃着菜,没怎么搭腔。

    郑朗轩瞧了瞧对面的夫妻俩,笑着道:“我倒不这么想,过去那年代每家都四五个孩子,像我一样,现在不也过上好生活了嘛。

    多了好,多了热闹。”

    “那怎么一样的。”

    仇女士说:“现在的孩子吃得了苦?

    好比我们晨晨,从小宝贝疙瘩一样宠着,怎么受得了一点委屈。”

    苏颖听着想笑,她话里的警告意味已经很明显了。

    也许二十岁时,苏颖听到这些话会火冒三丈,掀了桌子拂袖而去也不是没可能。

    只是,当她经历过风风浪浪,到了现在这个年纪,情绪波动已经不会很大了。

    餐桌上众人一时眼观鼻鼻观心。

    郭尉朝对面瞧了眼,面色渐沉,已经隐隐透出不悦,刚欲开口,苏颖放下筷子,态度温和地笑了笑:“妈,您放心吧,一个两个都好照顾,不光郭尉工作,我那边的服装店也开起来了,帮他分担一个孩子的生活和教育还是不成问题的。”

    苏颖的话很到位,反倒仇女士面子有些挂不住:“妈不是这个意思,看看你想哪儿去了。”

    她挽了下头发,琢磨几秒:“你们结婚也不算久,我的意思是,如果还想再要一个,是要认真考虑考虑的。”

    虽说再生也是自家骨血,只怕到时候那四口才是完完整整一家人,有继母不比有继父,她是怕苦了郭志晨。

    苏颖说:“您更可以放心,目前没有这个打算。”

    “也说不定。”

    一直沉默的郭尉忽然开口。

    苏颖有些意外,转头看了看身边那人。

    郭尉像是没有再动筷的意思,身体靠着椅背,目光平静地瞧她一眼,朝对面说:“我倒是想再要一个,最好是女孩。”

    苏颖不清楚这话的真心成分占多少,只觉得这顿饭吃得心力交瘁,听他说完,心中又好受了些。

    所幸有人转了话题,她勉强忍到散席,又跟着去客厅说了会儿话,才随郭尉开车离开。

    回去的路上两个孩子都睡了,手里还抱着做好的纸模玩具不肯撒手。

    苏颖懒得端庄下去,踢掉高跟鞋,不管身上那件昂贵的连衣裙,蜷起双腿,歪在座椅里,转头看向车窗外。

    夜晚的霓虹编织成一张巨大的网,笼罩住整个城市。

    空气湿冷,车灯下飘着细小的、海盐一样的颗粒。

    一路沉默。

    郭尉漫不经心地打着方向盘,另一手随意搭在腿上,遇到超车的情况,他提前挑两下灯光,提醒前方车辆,再平稳快速地超过去。

    苏颖余光瞧了会儿,电话在兜里振动,她取出来接听,是周帆打来报告今天店铺的收入情况。

    她看时间不早,便嘱咐她没什么顾客就可以提前关门。

    此刻刚好经过步行街附近的繁华路段,郭尉朝窗外看了一眼,等她挂断电话才说:“星河旗下的购物广场近期快开业了。”

    “哪里?”

    郭尉朝外面摆一下头。

    苏颖稍微坐直了些,隔窗望去,夜幕下一座庞大建筑安静矗立在整条街的黄金位置。

    “听说过。”

    她问:“什么类型的商场?”

    郭尉说:“以往来看,应该是接近大众消费水平的综合性商场,服装餐饮娱乐之类。”

    苏颖没吭声,她所想的是,是否会影响到自己服装店的生意。

    他就像一台能读取她内心想法的精密仪器,毫不留情地说:“不用想了,肯定有影响。”

    苏颖:“……”

    郭尉说:“多元化的业种组合起来,能够互相带动消费。

    在舒适的环境里能吃能玩能购物,或是去专卖看着不太高档的女性服装的陈旧商场,你作为消费者,你会怎么选?”

    苏颖噎了下,反驳道:“哪里有不太高档。”

    郭尉利落地打了把方向盘,车子拐上另一条路,他目光在她脸上落了两秒:“开店前功课做的少。”

    他语气还蛮严肃的,很像工作时对待下属的样子。

    苏颖不由放下腿,向后看了眼:“两边隔着几条街呢。”

    她认真说:“我也仔细调查过的,在步行街附近。

    当时主要考虑资金问题,也看服装城客流量还行,刚好有家店铺要转让,我怕错失良机……”

    “说白了,就是急着赚钱。”

    苏颖咬唇瞪着他:“是啊是啊,着急赚钱,刚才你妈还叫我自己赚钱养孩子呢,我怎么敢闲下来,难道要我带着顾念去大街上喝西北风么?”

    郭尉手移过来,去寻她的手:“你自己喝吧,顾念我来养。”

    “走开。”

    苏颖轻轻拍掉他的手。

    隔了会儿,她到底没忍住,“那,你的建议是?”

    “择址重来,你会采纳么?”

    “不会。”

    郭尉笑了下。

    苏颖说:“我要是像郭总你一样财大气粗,大概不会在这问意见了。”

    回家路程并不短,先前那些小小的盐粒忽然间舒展开身体,变得毛茸茸,轻飘飘。

    原来是下雪了。

    世界变得安静,城市中残留的浮躁也在慢慢消散。

    苏颖扭头望着窗外,从未想过有一天会身处陌生环境,和这个男人共同经历某年的第一场雪。

    她不知道这样的雪夜是否会在记忆中永远留存,每当初雪降临,依然记得,这天车中暖暖的温度。

    好一会儿没说话,她以为刚才的话题已经结束。

    等红灯时,郭尉忽然认真看着她,嗓音低沉:“‘财大气粗’一般有两个含义,你具体指哪一个?”

    苏颖反应了几秒,或许没料到他也有这么无赖的一面,脸刷一下涨得通红。

    她气道:“都不怎么样。”

    郭尉点点头:“你这回答挺危险。”

    盯着她的脸看了会儿,他终是笑了下,不再逗她:“资金问题不难,我可以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