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5章

    第15章

    这个午觉睡得似乎久了一些。

    从阳光浓烈到夕阳渐沉,仿佛是个漫长又漫长的过程。

    两人共用一个枕头,她的头发被他整齐推到一侧,没压到半分。

    郭尉声音里带着衣冠楚楚时绝对不会出现的暗哑:“再睡会儿,嗯?”

    苏颖很想翻个白眼给他看:“我睡没睡着,你心里没数么?”

    郭尉轻笑一下:“累不累?”

    她懒得答,没回头,只慢慢耸了下肩膀:“别挤了,我快掉下去了。”

    房中短暂陷入安静,窗外的世界有着细小又嘈杂的声音。

    郭尉的手机铃声单调乏味,一下午不知响了多少次,他曾停下接听,用刻意冷静的声音交代公事,一心二用,也能条理清晰。

    这会铃声又没完没了响个不停,郭尉瞧了眼,接起来。

    那边嚷嚷:“几点了,人呢?”

    他简短说:“家里。”

    “这个时间没在公司?”

    “有别的事。”

    赵平江不相信:“什么事?

    在家干什么?”

    “你们先开始,过会儿到。”

    赵平江还没问出个究竟,他直接给挂了。

    郭尉撑着手臂坐起来,看见她发丝中藏的左耳小巧白皙,不由多瞧了会儿:“赵平江老何几个,去么?”

    苏颖说:“不去。”

    他从地板上捞过睡袍:“没外人。”

    “那也不去。”

    直到浴室传来哗哗水声,苏颖睁开眼,呆呆望了会儿别处。

    她面对着卧室的窗,窗帘半掩,昏黄的日光从缝隙里钻进来,一直争着做这场限制剧集的观众。

    光天化日之下让一切都无比真实,郭尉离她很近,让她清晰地意识到不是别人,他微微抿紧的嘴唇,他明亮幽深又浸满情绪的眼睛和他额头不断滚落的汗珠,都足以把她拉进旋涡,万劫不复。

    苏颖心中突然升起一丝恐惧,有意识地努力去想那人的样子,他的轮廓却如光影般越发模糊暗淡。

    她自厌地咬住下唇,指尖发凉,猛然间抓过被子遮住了脸。

    不知过多久,直到她呼吸不畅,胃部也开始造反,一阵阵抽痛提醒她除了那半块抹茶蛋糕,今天几乎没吃什么。

    苏颖暗自整理着思绪,又过一会儿,才掀开被子看时间。

    邓姐和孩子们有一会儿才能到家,她想先弄碗面垫垫肚子。

    懒得动,心中不禁又有些怨郭尉。

    原以为他不太沉迷这些,会如对待工作一样讲求效率,却没想到,只要她稍肯配合,他便比任何时候都有耐心,并且注重质量,无比执着。

    苏颖口中嘀嘀咕咕不知骂些什么话,光脚下去,从衣柜里找了套干净居家服。

    她去厨房煮面,等待水开的时候,跑到晨晨房间偷拿薯片,企图用牙撕开。

    郭尉还没出去,正站镜子前打领带,视线稍移,便将她微微野蛮粗暴的行迹看进眼里。

    他勾了下唇,顺手拿起桌上的剪刀过去,从苏颖手里拿走薯片,用剪刀沿着上面标记的虚线,笔直平整地剪开。

    苏颖十分不理解他多此一举的行为,低声吐槽:“真麻烦。”

    郭尉瞧她一眼:“不然剪刀发明出来干什么用的?”

    “牙齿同样可以。”

    郭尉在她旁边坐下:“多少有损害,到时候容易变成没牙老太太。”

    苏颖立即补脑出自己年老时的样子,心中哆嗦了下,也没细寻思:“放心,等那一天我肯定紧紧闭上嘴巴,不让你瞧见。”

    “可以带口罩。”

    苏颖瞪他:“……”

    郭尉低低笑出声,顺手捏了片薯片送进嘴里。

    她一把夺过:“不如直接说你想吃。”

    郭尉又笑了笑。

    两人分别坐在沙发上,苏颖蜷着腿吃了一阵,侧过头去,郭尉坐姿端正,正用手机浏览什么,这会儿的他看上去稳重沉默,举手投足间很是斯文高雅。

    差别似乎大了些,平时多么严肃正经,就有多么不严肃不正经的一面。

    郭尉察觉到她的目光,扭头:“怎么了?”

    她一慌,迅速把薯片袋子递过去:“还吃不吃?”

    “你吃吧。”

    她又问:“他们不是等着你?”

    郭尉刚刚给司机打了电话:“老陈过来就走。”

    “看来排场不小。”

    “嗯,估计要多补几碗米饭。”

    苏颖就当听不懂,没理他,又嚼两片薯片,“那个叫季什么的,你倒是挺照顾她。”

    郭尉目光从手机上挪开:“照顾?

    谈不上吧。”

    她哼道:“出国深造机会难得,谁都知道。

    为了她,你倒是竭尽全力,花费不少心思。”

    郭尉问:“如果是你,打算怎么处理?”

    “我有底线,不会婚内出轨。”

    郭尉噎了下:“……”

    这回换苏颖笑,想了想,还是问:“你们这类大佬,不应该随便甩手给个几百万了事,以后再无瓜葛?”

    “我岂不亏了?”

    苏颖说:“吝啬小气可是男人的大忌。”

    “分对谁。”

    她瞥他一眼。

    郭尉说:“季妍业务能力在组里名列一二,却因部门经理压制,始终没有晋升机会。

    现在海外市场刚刚起步,急需对公司经营模式及产品相当熟悉的资深人员。

    她意不在我,同时有个很好的平台摆在面前,必定竭尽全力作出成绩,那么,互利共赢,何乐不为?”

    苏颖根本没想这么多,不由坐直了些:“就不怕她哪天阴你一把,转过头来报复你?”

    “夸张了吧。”

    郭尉柔柔地皱了下眉:“她该感谢我才对。”

    “不好说。”

    他慢悠悠转着手机:“那你也未免低估了我。”

    苏颖总结两个字,“奸商。”

    她不再问,身体靠回去,隔了会儿,忽然又想起一件事,用脚尖踢踢他腿侧:“本来约好了一起吃午饭,我没过去,你妈生气了?”

    郭尉说:“没有。”

    苏颖:“没有?”

    郭尉放下手机,稍微扭身正视她,问,“如果有,你打算怎么办?”

    他这样子又要长篇大论,苏颖立即伸出食指按住他嘴唇,说:“大不了找个时间,再约老太太出来吃个饭。”

    郭尉稍微偏头,躲开她的手指:“她还是希望和你亲近一些的。”

    苏颖暗地里撇一下嘴角:“我也是。”

    “有时间一起喝个咖啡就好。”

    顿了顿,他忽问:“厨房在烧什么?”

    “……准备煮面。”

    苏颖彻底忘到脑后。

    郭尉看了看腕表,按住她的手,“我来吧。”

    苏颖没想到郭尉还有这种技能,不久后,厨房里飘出食物香气。

    她放下薯片袋子,忍不住想去看一看。

    厨台对他来说可能低了些,他衬衫袖口挽到肘部,领带随意掖进衣襟里,稍弓着腰,正切一颗西红柿。

    意面已经煮熟,他用叉子挑起,一圈圈摆在盘子中,另外一边正熬制简单的番茄酱料。

    他做饭的样子有板有眼,认真专注的神情不同以往,相较工作状态似乎也有差别。

    房间中温度在升高,玻璃窗上氤氲着薄薄雾气,苏颖看着眼前一幕,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

    她靠着门框,低下头,脚趾蹭了蹭光滑的地板。

    郭尉最后撒了些洋葱碎和黑胡椒进去,问她:“很饿?”

    苏颖点点头。

    “稍等,很快就好。”

    郭尉打开冰箱看了看,“橙汁还是西瓜汁?”

    “西瓜汁。”

    他取出西瓜,洗净切半,用勺子挖下中间的部分放在盘中,再小心剥去一些成熟的西瓜籽……

    苏颖看着他动作,忽然想起小时候的趣事,忍不住笑了下。

    郭尉瞧她一眼。

    苏颖轻轻说:“小时候每次吃西瓜时都格外小心,生怕西瓜籽吃进肚子里,会长出树来。”

    郭尉想了两秒,忽地笑了:“小孩子多半会有这种困扰。”

    “挺可笑的,你呢?”

    “比你胆子大一些,每次都故意把籽吞进去。”

    料理机开始运作,他转头看她:“那是什么时候知道西瓜是长在土壤里,而不是树上的?”

    苏颖一愣,半天才懒懒哼着:“谢谢你,今天才知道。”

    苏颖不再搭理他,扭头出去,身后传来悦耳笑声。

    片刻后,郭尉把意面和西瓜汁端到餐桌上,朝苏颖勾了下手:“过来吃。”

    苏颖慢腾腾晃过去,坐下看了看,意面色泽鲜亮,汤汁浓稠,旁边的玻璃杯里是通透的红色果汁,杯壁上挂着一层水珠,看着就清凉爽口。

    她抬头说一声:“谢谢。”

    “应该的。”

    郭尉站在她身后,忽然弓身凑近,低声说:“你辛苦了。”

    苏颖心尖儿一颤,佯装镇定道:“不辛苦,你才是卖力的那个。”

    “荣幸之至。”

    他在她发顶轻触了下:“用餐愉快,郭太太。”

    她极小声地嘀咕一大串儿:“现在装绅士,真应该让你员工看看你边讲电话边动的样子。”

    “什么?”

    苏颖皮笑肉不笑:“我说看着很好吃。”

    ……

    找了个周末,苏颖打电话约仇女士出来逛街。

    老太太嗯啊应答,听着像是不情不愿,其实心中还是乐意有人陪她玩儿的。

    苏颖猜想仇女士肯定不会坐她那辆车,于是提前管郭尉借了辆。

    郭尉这人比较低调,用车多半注重实用性,车库里停着的三辆都是黑色奔驰,只是型号不同。

    苏颖开着S500出来,先去仇女士家里接她,等了将近一刻钟,老太太终于挎着包包出现在门口,她筒裙套装搭配黑色收腰大衣,头上一顶贝雷帽,打扮得时髦又洋气。

    仇女士逛街自然只去高档商场,南海路上的银河购物里奢侈品牌云集。

    苏颖俨然变成一个小跟班,跟在仇女士后面帮她提包拿衣服,这哪里像个年近六旬的老太太,她腰板笔挺,健步如飞,从一楼护肤专柜到上面的鞋帽内衣全部都选高档货,简直比她活得还精致。

    一上午很快过去,仇女士终于逛累了,停下来说:“找个地方歇会吧。”

    苏颖说:“楼下有个咖啡厅。”

    “好,正好口渴。”

    说着她走进旁边的LV品牌店。

    苏颖:“……”

    仇女士试了几个当季最新款,苏颖等的无聊,四处转了转。

    她看上一款MINI手袋,棕褐色小牛皮与黑白双色粗花刺绣相搭配,锁扣处是小巧的金色LV标志,同色系链条短肩带,可肩背也可手拿。

    店员注意到她的目光,立即取下来让她试背。

    苏颖穿着黑牛皮高筒靴和浅棕色羊绒大衣,这包与她的衣着很相配,她左看右看,一时爱不释手。

    苏颖今天也背了LV,不过是许多年前的款式,好在上面的经典老花看着还不太过时。

    没有哪个女人不爱包,她也不例外,只是以现在的状况,苏颖舍不得去花六万多买下它。

    “看中什么了?

    先来这边看看。”

    仇女士招手唤她。

    苏颖应一声,取下手袋还给店员,快步过去。

    “你看我背这包怎么样?”

    苏颖说:“很好看。”

    “是吧,我也觉得。”

    仇女士转过去,对着镜子照个没完,忽然遗憾地叹口气:“还是算了。”

    “喜欢就买吧。”

    仇女士一脸恋恋不舍的样子,稍微提高音量:“是喜欢的,不过太贵了。”

    她话中意思苏颖明白,不搭腔说不过去,一时想起郭尉给她的那张卡,想了想,大方道:“没关系的妈妈,我买给您。”

    “那怎么行,你和郭尉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赚钱不易的。”

    苏颖听出老太太是怕她花郭尉的钱,说谎话眼都不眨:“我店里最近经营状况不错,给您买个包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仇女士看看她,脸上终于露出满意的笑,推让一番,让店员包了起来,又说:“刚才她看的那款也一起结账吧。”

    店员喜上眉梢,立即去拿。

    苏颖一愣:“妈,我就不……”

    “要不,妈妈买给你吧。”

    她笑着说。

    苏颖还能说什么,一时眼前浮现出郭尉的样子,犹豫一阵,反倒变得坦然。

    她虽没钱,但老公是个款爷,婚都结了,还有什么可矫情的呢。

    苏颖从钱夹里拿出那张卡片,一起结了账。

    店员将两人热情送出门,仇女士还不忘跟人炫耀:“这是我儿媳,不是女儿,但是比亲生女儿还要亲。”

    苏颖全程赔笑。

    两人坐电梯去楼下的咖啡厅,仇女士挽着她胳膊,孩子气地晃两下:“破费了,妈妈谢谢你。”

    苏颖笑着,心中说,还是谢你儿子吧。

    仇女士:“你那包也该换换了,好像是很多年前的款式吧。”

    顿了顿,老太太笑着说:“郭尉的地位摆在那里,我们作为他的家人,多少要给他撑起场面的,对不对?”

    苏颖知道又遭人嫌弃了,没等说话,老太太自言自语:“有些钱要省,有些钱不能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