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7章

    第7章

    林汐月听出来了,傅少钦对她无比嫌弃。

    她的心像被万根针扎一样,又痛又羞又恼。

    却又害怕傅少钦。

    正要假惺惺的撒娇几句,那端‘砰!’挂断了电话。

    林汐月心里‘咯噔’一下。

    “怎么了汐月?”许瑛赶紧问道。

    “妈......傅四爷他......不同意来商议我们的婚事,他......会不会知道什么了?”

    林汐月吓的直哭:“会不会发现我是在冒充沈湘了?妈,怎么办?傅少钦杀人如麻的,我害怕......呜呜呜。”

    许瑛和林志江也吓的六神无主。

    整个下午,一家人都在惶恐中度过,直到佣人进来禀报:“先生,太太,沈湘来了,说是来拿她和她妈妈照片的。”

    “让她滚!”林汐月立即将火气撒在沈湘身上。

    这一刻,她光顾得惶恐,压根就忘了她昨天刚跟沈湘说过,让沈湘来拿沈湘母亲的老照片。

    实际林汐月是想当着沈湘的面跟傅少钦秀恩爱,好让沈湘难受死!

    却是如何都没想到,傅少钦断然拒绝来这里。

    佣人:“......”

    “等一下!我去跟她说!”林汐月起身就往外走。

    一个下午,林汐月哭的眼泡都肿了,头发也无比凌乱,她忘了照镜子便冲了出去。

    “沈婊!你一个干那种生意的婊,来我家把我家再给弄脏,我家不欢迎你!马上滚!”林汐月恶狠狠的凶道。

    沈湘冷笑:“林汐月,是你让我来拿我妈的照片的!”

    “滚!滚!给我去死!马上滚!”林汐月毫不讲理的怒吼。

    沈湘被气笑了。

    她上下打量林汐月。

    忽而发现,林汐月在发无名火。

    沈湘无辜的表情,不紧不慢的问道:“汐月,看你哭的眼睛都肿了,头发乱的像鸡窝,你不会是怀了哪个男人的孩子,又被人甩了吧?”

    林汐月气的张牙舞爪朝沈湘扑过去:“我打死你......”

    沈湘眼皮都不翻林汐月一下,只平静的说道:“你敢在你家门前打死我,莫不是你也想把牢底坐穿?”

    林汐月:“你......你!你给我去死!滚!马!上!滚......”

    沈湘冷笑一声,转身走了。

    她没时间跟林汐月互撕。

    她饿了,需要补充食物。

    自从怀了孕她就一直很容易饿,想吃点有营养的,但她没钱。

    她只能回到住的地方,在小摊上买几个香菇菜包吃。

    正吃的津津有味时,看到了前方站着的一个人。

    那是傅少钦的助手严宽。

    沈湘愣了一秒,然后吃着包子一言不发越过严宽继续往自己住处走。

    她和傅少钦只是交易,除了在夏阿姨面前演戏之外,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关联。

    沈湘从不主动攀交任何人。

    “沈小姐。”严宽在身后喊道,他没想到沈湘不跟他打招呼。

    沈湘转过身来:“你叫我?”

    “上车。”严宽简短的说道。

    沈湘:“?”

    “夫人今天会打电话回家查询,如果发现你和四少没住一起......”

    “懂了。”戏要演全套,沈湘坐进车里。

    他们去的地方不是‘傅宅’,而是市中心的一处高档小区,严宽将沈湘带到楼下,交给一个四十来岁的家佣阿姨便离开了。

    “你就是新少奶奶吧?”阿姨笑吟吟的看着沈湘。

    沈湘尴尬:“......您是?”

    阿姨自我介绍:“我是伺候在夫人身边十几年的家佣秦阿姨,夫人特意打电话通知我让我好好照顾她的儿媳妇,快跟我上来吧。”

    这是一套高档的复式套房,套房内的奢华程度自是不必多言,这种住所一般家庭绝对是买不起的。

    沈湘问秦阿姨:“这里是?”

    “是四少爷以前的住所。”秦阿姨回答。

    沈湘明白了,是严宽把她接来的,估计傅少钦应该不会来这里。

    正好,省的自己发愁没有房子住。

    她打算明天就把出租床那边的简单行李拿过来。

    刚在沙发上坐下客厅的座机就响了,秦阿姨接通后便笑道:“夫人啊,嗯,在在,少夫人就在沙发上坐着呢。”

    秦阿姨将座机递给沈湘:“夫人打来的电话。”

    沈湘接过电话喊道:“阿......妈,您还好吗?”

    夏淑敏温和的问道:“湘湘,跟妈说你住的习惯吗?”

    沈湘应道:“非常好,我从来没住过这么好的房子。”

    “臭小子呢,有没有在你身边陪着你?”夏淑敏又问道。

    沈湘很清楚如果她在这里,傅少钦肯定是不会过来的,但是她依然回复夏淑敏道:“少钦马上就到家,我等他一起吃晚饭呢。”

    “好好,妈不打扰你们小两口的二人世界了,妈挂了。”

    “再见,妈。”

    这个晚间,沈湘不仅吃了一顿丰盛美味的晚餐,晚餐过后,秦阿姨还亲自为她放水洗澡。

    “少奶奶,这是精油,这是沐浴奶,这是玫瑰花瓣,用这些泡澡保证少奶奶的皮肤变的越来越好。”

    “我把浴袍给您准备好放在浴室外了,您出来的时候随手能拿到,我现在去给您准备床铺。”

    秦阿姨是个十分周到的佣人。

    沈湘都有些受宠若惊了。

    偌大的盥洗室,超大型多功能浴缸,清香的精油和玫瑰花瓣也真真吸引了沈湘。

    她住的地方只是出租了一个床铺,每次洗澡都要去公共淋浴。

    出狱后的沈湘从未放松的泡过澡。

    今天这么好的机会,她可舍不得浪费。

    不知道泡了多久,沈湘只觉得整个人舒服极了,困意也很快袭来。

    她睡意朦朦的从浴缸里爬出来,浑身带着湿意开门伸手想要拿浴袍,却和一个高大坚实的身躯撞在了一起。

    “啊......”沈湘吓的高声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