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0章

    第10章

    沈湘僵住。

    听着林汐月的侮辱,她恨不能把林汐月的脸抓破相。

    但她不能冲动。

    一旦动起手来,难免剧烈扭打,沈湘怕伤到肚子里的宝宝。

    她笑了一下,问道:“你对这种生意很感兴趣啊?”

    “啧!”林汐月得意哼笑:“我只是为你的身体担心,别搞出一身脏病来!沾染我的家都乌烟瘴气!”

    “那为什么要请我到你们家来,还要留我在这里吃饭呢?我还以为你是对那方面的生意感兴趣呢。”沈湘的话语很平静,却足以把林家全家人噎死。

    没人注意到,这一刻的傅少钦正一双阴鸷的放射出寒冷气势的眼眸正深深凝视着沈湘。

    片刻,他抓起钥匙起身起身离去。

    “少钦哥哥,你是不是生气了......”林汐月追了出去。

    “如果再跟这种女人打交道!我补偿你你一部分钱,然后取消婚约!”傅少钦冷冰冰的,头也不回。

    “我知道了,少钦哥哥你为了这样一个女人生气不值当啊,少钦哥哥我送送你......”林汐月磕磕绊绊追了出去。

    “你这个丧门星!你故意把汐月的未婚夫气走是不是!给我滚!死出去!”许瑛恨不能一巴掌打死沈湘。

    沈湘转身走了。

    “站住!”许瑛又恶狠狠的喊道。

    沈湘回头看着许瑛:“?”

    “明天给我送来五万块!”

    “凭什么!”沈湘激动的问道。

    “凭林家养你八年!八年五万块,林家没讹你。”许瑛知道,别说五万块,就是一千块,沈湘也拿不出来。

    林汐月就是要逼死沈湘。

    就连林志江都被许瑛的行为错愕住了。

    沈湘更是被气笑了:“两年前我顶替你女儿服刑,难道不是让我还债?一个半月以前你们让我陪了一个死了的男人难道不是让我还债?我早就不欠你们的了!”

    许瑛森森冷笑:“只要你不怕你妈的坟墓被掘出来,不怕你妈曝尸荒野,你可以不还。”

    “你......”沈湘双手攥拳,怒瞪许瑛。

    隔了几秒,她强压怒火道:“明天!我一定会送五万块!”

    语毕,转身离开。出了林家大门,有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沈湘倔强的抬起下巴,不允许自己哭出来。

    哭是没有用的。

    她得马上弄到五万块。

    五万块钱真是一笔小数目,对她来说却难如登天。

    林宅的门外,林汐月正拉着傅少钦的胳膊左右晃动,撒着娇。沈湘经过的时候只当没看见他们,继续往前走。

    她不认识为傅少钦会捎她一程。

    虽然他们同路,又共处一室。

    林汐月也没看见沈湘,她正泪眼婆娑的装委屈:“少钦哥哥,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惹你生气了是吗?我真的没想过要嫁给你,我那天只是想救你一命,你不喜欢我我是不会勉强你的,大不了以后我找一个又老又丑的,不嫌弃我不干净的男人就是了,我就是希望你幸福......”

    男人知道她说的都是一些迂回的套路。

    但一想到那晚她柔弱的承受了一切,他便说到:“别胡思乱想了,两个月后,我和你的婚期会如期举行。”

    林汐月破涕为笑。

    男人又开口道:“我这个人凡事喜欢低调,你跟着我,必须习惯这一点。明白吗!”

    “我知道了少钦哥哥。我一定记住,凡事低调!”林汐月连连点头。

    傅少钦开车离去。

    等到车走远了,林汐月才在原地冷笑道:“沈湘,你想破坏我的幸福吗?没门!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幸福是用你的身体和尊严换来的!”

    前面不远处沈湘依然在往公交车站走着,身后一辆车从她身边呼啸而过,却丝毫没有减速。

    这个晚上,沈湘十点多了才来到傅少钦的住宅,她以为傅少钦已经休息了,却不曾想,傅少钦一个人坐在客厅内,手指夹着香烟,客厅里充斥着烟味。

    空气中却又弥漫着一股超强冷气。

    阴暗的光线下,傅少钦那张冷峻的面容忽明忽暗。

    见沈湘进来,男人冷森的问道:“你盯上林家多久了?”

    “什么意思?”沈湘不解的看着傅少钦。

    “我是第一次去林家商议我和林汐月的婚事,你却在她家,你是要告诉我这是个巧合吗?”傅少钦咄咄逼人的看着沈湘。

    真是小看这个女人了,瞧她在林家自在吃东西的模样,简直厚颜无耻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那你想警告我什么呢?”沈湘毫不拐弯抹角的问。

    “汐月和你不一样,她单纯善良根本不是你的对手。你有任何企图都不防告诉我,不要去骚扰汐月和她的家人,否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所以,你愿意支付我五万块钱来买林汐月和她的家人不被我骚扰,对吗?”沈湘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