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1章

    第11章

    “什么?”傅少钦以为自己听错了。

    “给我五万块!我保证不再去骚扰林家人。”沈湘是一种视死如归的平静语气。

    傅少钦被她气笑了。

    她还真是会顺杆子往上爬。

    “是谁昨天向我保证,再也不开口问我要钱了?”他讥诮的问她。

    “你觉得我这种有污点的,几次三番对你欲擒故纵的女人,会有诚信可言吗?”她讥诮的笑问。

    傅少钦:“......”

    差点忘了她有多厚颜无耻。

    他狠辣的对她冷笑:“那你觉得,我能把你从牢狱里捞出来,就不能把你再送进去了?”

    沈湘:“......”

    记住网址

    她知道,跟傅少钦玩狠,她只有输的份儿。

    但是她必须想办法弄到五万块,她不能让母亲的坟墓被人掘了。

    “是呀。”她垂目,落寞一笑:“你捏死我,等于捏死一只蚂蚁那般容易。”

    说完,便拉开门往外出走。

    男人呵住她:“干嘛去?”

    “你没权利过问我。”她说。

    男人逼迫到她面前:“我都忘了,汐月说你是做晚上生意的?我警告你,在你和我合同期间,你不要做些肮脏不堪的交易,否则......”

    “否则!否则!否则!”沈湘突然爆发:“我欠你的吗傅少钦?是你说我处心积虑想从你这里骗取财物,我有主动找你吗?

    我只是因为在狱中受到过你母亲的恩惠,想报答一下她才答应和你做交易。

    仅此而已!

    我刚出狱,好不容易找的工作就差一天就能拿工资了,却被你搅黄了。

    我身上连坐公交车的钱都没有你让我拿什么生活下去?

    在林家你也听到了,是他们让我留下的,我没想去打扰他们,他们资助过我,现在让我在一天之内还五万块!如果不还,我母亲的坟就要被挖出来!

    你告诉我我拿什么还?”

    傅少钦被震惊了。

    一直以来她都波澜不惊。

    没想到她会突然爆发。

    吼完了她又自我讥讽的嘲笑:“我为什么冲你吼?卖惨吗?在你眼里我只不过是个可以随意踩踏的小玩意,我向你卖惨岂不是会更惨?我真是蠢的可以。”

    说完,她跑回自己的房间,迅速收拾了衣物装进蛇皮袋里走了出来。

    然后平淡无波的说:“傅先生,我要和你终止交易。”

    “单方面解约?”

    她答:“我知道,我是要付违约金的,钱我肯定没有,请给我一星期时间,回来我任由你处置。”

    男人饶有兴趣的问:“你这一星期干嘛去?”

    “先去黑市卖血,卖够路费我就回老家给我妈上坟,回来之后随你把我怎么样,都无所谓了。如果你不放心可以派人跟着我。”

    说完,拉开房门就走。

    却被男人抓住了胳膊。

    傅少钦将一个厚厚的信封递给她,声音冰冷如常:“五万块,不要再有第二次!记住明天照常照顾我母亲。”

    她怔怔的看着他,久久没有反应过来。

    然后接过钱,转身跑回自己房间,门关上的一刹,她泪流不止。

    她的蛇皮袋丢在他脚边,他巴拉了一下,里面就一两件廉价的不能再廉价的替换衣物,牙杯牙膏,一块舒肤佳的香皂。以及二三十块零钱。

    沈湘哭了一夜,第二天起来眼圈通红。

    幸好傅少钦早起去了公司处理事务没看到她,沈湘收拾了一下便去医院看望夏淑敏去了。

    “湘湘,你眼睛这么红?”夏淑敏心疼的问。

    “没有,妈。”沈湘眼圈又红了。

    不想被夏淑敏看到她流泪的样子,她转身跑了出去。

    夏淑敏却一个电话打给了傅少钦:“儿啊,你天天忙公司事务,每天上午来陪我尽孝道的都是湘湘一个人,多好的儿媳啊,妈不知道能活哪一天,妈妈希望快点参加你们的婚礼......”

    她以为沈湘伤心是因为没有举办婚礼。

    试问哪个女孩儿不渴望穿上婚纱步入婚姻殿堂?

    像她,活到现在生命快要结束了都没机会穿婚纱?

    她要将自身的缺憾弥补到沈湘身上。

    “妈,您病着,我和沈湘不宜隆重。”傅少钦劝慰母亲道。

    “儿啊,不需要隆重,有婚礼就是圆满。”

    傅少钦:“......”

    隔了半晌,他沉声答道:“听您的。”

    夏淑敏立即舒心的道:“择日不如撞日,后天就是黄道吉日,准备个小型婚礼,跟婚庆公司和酒店打声招呼就可以了吧?”

    后天。

    对于寻常人来说的确太仓促,但是对于傅少钦来说,想举办婚礼,别说后天了,明天都来得及。

    “好的妈。”傅少钦答道。

    收了线,沈湘也管理好自己情绪又回来了,她笑看着夏淑敏:“妈,我这两天有点感冒,老是眼泪鼻涕一起流,真是让您见笑了。”

    “湘湘,妈要给你个惊喜。”夏淑敏拉着沈湘的手说。

    “什么惊喜?”沈湘脱口问。

    “都说是惊喜了,肯定不能提前告诉你。”夏淑敏卖了个关子,然后又驱赶她:“你不要总是陪着我老太婆,你这两天去做做美容,给自己添点新衣,快去。”

    明知道自己身无分文,沈湘也不好说什么。

    不过正好趁此机会出去找工作,她必须尽快落实工作自力更生。

    下午时分,沈湘去林家还钱。

    等公交时,她听到几个路人在热议:“有钱就是好办事啊,一天的时间就能举办婚礼。”

    “很难吗?现在什么都是现成的呢,一个婚礼还不好弄?”

    “应该是订婚吧?傅家那样的家族,要是举办婚礼怎么可能这么低调?”

    “我也觉得应该是订婚宴而不是结婚宴,结婚的话肯定比这隆重。”

    “啧啧,有钱人就是好啊,订婚宴这么大的事,一天就能筹备好。”

    几个等车人在津津有味的讨论着傅家的婚礼。

    傅家?

    是傅少钦的什么人吗?

    经过昨夜,沈湘对傅少钦的看法有所改观,觉得他也不是那么冷漠无情的男人。

    公交车来了,沈湘坐车去了林家。

    看她竟然真的一天之内把五万块钱放在茶几上,许瑛气的七窍生烟:“你抢劫去了吗?”

    “这和你无关。请你跟我立个字据,我们以后两清了。”沈湘将纸笔递给许瑛。

    许瑛抬手打掉:“既然钱来的这么容易,你当然不能只还给我们五万块!八年,五十万不多吧?”

    沈湘:“......”

    “许瑛,汐月!”正在这时,林志江进门便激动的喊道:“特大好消息!后天,傅少钦要和汐月举行订婚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