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7章

    第17章

    沈湘瞬间明白了。

    原来,是夏阿姨特意安排的。

    夏阿姨前几天就跟她说过,一定要给她一个惊喜。

    沈湘心里忽而暖暖的。

    无论傅少钦如何对待她,夏阿姨却是沈湘在这个世上唯一的温暖,夏阿姨还有两个月的生命,就算为了夏阿姨,沈湘也得配合傅少钦,把戏做足。

    “谢谢妈妈。我太喜欢这个惊喜了,妈妈您看,这是少钦给我准备的婚纱,好看吗?”沈湘抬了抬自己婚纱问道。

    夏淑敏来来回回打量好几遍,继而,眼圈红了。

    “湘湘,妈妈没想到你这么漂亮这么上妆,你和少钦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夏淑敏高兴的合不拢唇。

    她这话说的不虚。

    别说夏淑敏觉得沈湘和傅少钦天造地设的一对,就连餐厅里的工作人员,都觉得这一对新人真般配。

    记住网址

    “湘湘,妈妈这一辈子没结过婚,没能穿婚纱,妈妈就特别希望你能穿着婚纱体体面面嫁人,可,因为妈妈的病,少钦不想太铺张,就把你们的婚礼定在了这里,没有人来,但妈妈可以为你们祝福。好吗?”夏淑敏歉意的问沈湘。

    沈湘自然知道,傅少钦之所以不愿铺张,不是因为母亲的原因,而是因为他们之间只是合约而已。

    但她表面上什么也没说,只一脸含笑的道:“妈,有您的祝福就已经足够了,其他的外人来了再多我也不认识,我以后是跟少钦在一起过日子,又不跟别人,要这么多人干什么?”

    夏淑敏听了愈发高兴了,她抬腕拉住沈湘的手,随手将一枚翠绿的镯子戴到沈湘手腕上,笑吟吟的说道:“我的儿媳妇,是最懂事,最善解人意的儿媳妇,妈高兴,就算妈妈到了那边,也安心了。”

    沈湘握住夏淑敏的手嗔道:“妈妈,今天是我和少钦大喜的日子,您不准说这样的话。”

    “好,好,进去吧。”夏淑敏笑道。

    被沈湘挽着的傅少钦全程没怎么说话,他很是不明白,在任何人面前都冷清的浑然不觉的沈湘,在母亲面前怎么话这么多?她把母亲哄的是真的开心。

    傅少钦的心里不免震动了一下。

    两人携手,旁边是坐着轮椅的夏淑敏,三人一起来到餐厅顶楼的小礼堂内,这里已经什么都布置好了,礼堂的前面,有个牧师。

    走进这样的环境内,沈湘忽而觉得这就是自己真正的婚礼,她有一种神圣的感觉。

    忽而又十分自嘲。

    今生,自己还能和爱的男人真正举行一次这样的婚礼吗?

    应该不会了。

    这世上,谁会要一个从大牢里出来,居无定所,连工作都找不到,还未婚先孕的女人呢?

    恐怕没有。

    那她就把这次的婚礼,当做自己真正的婚礼吧。

    牧师前面,沈湘虔诚的听着那些教诲。

    等到牧师问她:“你愿意嫁给傅少钦吗?无论他是顺境还是逆境,无论他是贫穷还是富贵,无论他健康还是疾病,你都将毫无保留的爱他,对他忠诚,直到永远?”

    沈湘肯定的点点头:“我愿意!”这样说着,心里却是无比悲楚的。

    在她心里默默的对自己的宝宝说:“宝贝,你见证妈妈的婚礼了吗?妈妈这辈子可能再也不会结婚了,妈妈就当给你找个爸爸了,好吗?”

    耳边响起牧师的声音:“新郎新娘互换戒指。”

    戒指是傅少钦事先就买好的,成色的好坏沈湘不知道,她只按部就班的和傅少钦做交换,当傅少钦抬起她的手为她套上戒指的时候,沈湘又有了那一夜的感觉。

    总有一种错觉,傅少钦好似那个男人。

    “新郎,现在请亲吻你的新娘吧。”牧师轻快的语音再一次拉回沈湘的思绪。

    沈湘头脑懵的一下。

    在这里,和傅少钦亲吻?

    怎么能够!

    即便她不曾见过那个死去的男人,可她也不能在这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里,和两个男人亲吻。

    她的心里会有一种罪恶感,她会厌弃自己。

    下意识里,沈湘将头别到一边去了,远远的,坐在观众席上的夏淑敏还以为沈湘是害羞呢,夏淑敏一脸和蔼的笑看着这一对新人。

    傅少钦却强硬的俯下身,精准的捉到她的唇,吻了上来。

    她无处可逃,又无法当着夏阿姨的面挣扎,被他控制在怀里的感觉,再一次让她想到那个死去的男人。

    傅少钦和那个男人,有着同样霸道的力气。

    这一吻过后,她的整张小脸都通红如血,而傅少钦,也有一种别样的感觉,总觉得和她似曾相识的。

    这样的感觉让他心中无比懊恼。

    偏偏母亲就在旁边:“妈妈祝你们白头偕老。”

    一场只有牧师和母亲两人见证的婚礼,算是落下帷幕,而这间中餐厅的外面某个角落处,却还藏着三个人。

    是林志江许瑛已经林汐月一家三口,遭受如此奇耻大辱,他们岂能甘心?

    尤其是林汐月,更是嫉妒到发狂的地步。

    一家三口在背后琢磨,既然傅少钦并不知道那天用身体救他的人是沈湘,可他为什么要和沈湘结婚,而且还承诺两个月之后娶她林汐月呢?

    这之中,必定有其他缘由。

    正好这个时候,从他们身边经过一个护工打扮的女人,许瑛上前一通好话夸奖那五十多岁的护工一番,又装作不经意的语气询问道:“怎么在这里举行婚礼的一对新人,这么低调?连亲朋好友都没请啊?”

    “嗨。”护工感叹道:“也怪可怜的,这位阿姨儿子是出息了,可她只有两个月的生命了,这个儿媳妇是老太太看中的,儿子并不见得喜欢,也是为了满足老太太的心愿,所以才在这里举行个这么低调的婚礼。”

    许瑛:“......”

    原来如此!

    她将这则好消息告诉丈夫林志江以及女儿林汐月。

    林汐月却愈发嫉妒了:“沈湘竟然能获得傅四少母亲的喜爱?我一定要让她死的很惨!”

    说完,她掏出手机拨了一组号码:“黑子,帮我处理一个女人,价格随你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