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8章

    第18章

    电话那端叫黑子的男人,是云城这一代混社会的一个渣痞,早前沈湘入狱前后的污点,都是黑子操作的,林家和黑子合作,也不止一次了。

    而这一次,林汐月干脆做个大的。

    本来在和傅少钦结婚前夕,林家是不打算要沈湘的命的,一是怕惹出大麻烦到时候影响结婚,还有一个原因是,林汐月一直都想亲口告诉沈湘,她现在得来的一切幸福,都是沈湘用身体换来的。

    她就是要活活气死沈湘。

    然而,现在林汐月管不了那么多了。

    她就是要沈湘死!

    立马死!

    那一端,黑子一开口就是一千万。

    林汐月吓一跳:“黑子!你也太渴了吧?”

    黑子却嘿嘿奸笑:“你要我处理的人我知道是谁,我不仅帮你把她处理的干干净净,我还得让她走的十分痛苦,这才能解你大小姐的恨不是吗?而且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亲眼看着我折磨她。你说这个价格,值不值?”

    林汐月当场答应了:“好!一千万就一千万!”

    虽然这个数目对林家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但是林汐月一想到不久的将来她就要嫁给傅少钦,就要成为傅家的当家主母了,林汐月就觉得一千万根本不算钱。

    和黑子合计好,收了线,林汐月独自冷笑:“沈湘!原本应该属于你的一切,都是我的,我的!而你已经完成了你的任务,你就该下地狱了,去死吧!”

    林汐月回眸恶毒的朝漪云中餐厅望了一眼,继而快速离开,漪云中餐厅这边,沈湘正好推着夏淑敏的轮椅走出来。

    “妈,您今天能回家来住吗?”沈湘问道。

    明知道这是不可能,可沈湘还是得问。

    夏淑敏的病这么重,即便是来参加婚礼,也是在医护人员的陪同下,而且医生只准许她出来三个小时,三个小时候之后,立马就得回病房。

    夏淑敏一脸含笑摇摇头:“傻丫头,你和少钦今天是大婚之日,应该好好的过一过二人世界才对,妈妈怎么能做电灯泡呢?我有医护人员的陪同回医院就可以了,你和少钦直接回家吧。”

    “好的妈。”沈湘目送夏淑敏上了陪护车,目送车子远离,再一转身,傅少钦已经不知去向了。

    沈湘不由得落寞一笑。

    终究只是一场交易。

    他是为尽孝道。

    而她,夏阿姨是她中仅有的一丝温暖。

    即便傅少钦对她再怎么误会,再怎么狠厉,再怎么冷淡,她也一定会陪夏淑敏走完人生最后一程。

    沈湘拖着曳地长婚纱穿过大厅往化妆间走去,身后一群服务员奇怪的眼神看着她。沈湘冲到化妆间,却没有看到她换下来的那身衣服。

    一个服务员走过来问她:“新娘子你找什么?”

    “我......我的那身衣服呢?”沈湘问道。

    “啊?”

    “就是黑色一步裙,白色衬衫,有点脏......”

    “那个呀?我们以为是垃圾呢,扔了。”

    沈湘:“......”

    没有那身便服,让她怎么出门,怎么乘公车?难不成穿着婚纱和水晶高跟鞋乘公车吗?

    掏出手机打给傅少钦,傅少钦不接电话。

    沈湘穿着婚纱,一个人坐在大厅里不知该何去何从。

    一个小时前自己还是人人艳羡的貌美新娘,而现在,自己也和林汐月一样,成了这个餐厅的笑话。

    拿起手机给傅少钦编辑短信:你是不打算让我回你的住所了吗?请告知。

    傅少钦没有回复短信。

    沈湘足足在酒店内等了两个小时。

    天色很晚了,看来她真的要穿着一身婚纱穿坐公车回傅少钦的住处了。正要起身,一道礼貌的声音喊道:“沈小姐,傅少有事先走了,我负责送您回去。”

    看到傅少钦的助理严宽的到来,沈湘终于如释重负道:“嗯。”

    回到傅少钦的住处,客厅静悄悄的,估计傅少钦已经睡了。

    沈湘正要回自己卧室打算将婚纱换下来,忽而看到了夏淑敏硬套在她手腕上的那枚翠绿手镯。

    这枚手镯应该价值不菲吧?沈湘不会天真的以为傅少钦会把这枚手镯送给她。她将手镯摘下来,站在傅少钦的卧室门外敲了敲门,里面没声音。

    她又敲了一下,门竟然缓缓的开了。

    沈湘推门看了一下,傅少钦并不在卧室。

    原来他还没回来。

    沈湘猜,这会儿傅少钦应该是在林家安慰林汐月呢吧?本想转身退出来,沈湘又觉得一枚价值不菲的手镯应该尽快还给他存放好才行,她便走进来将手镯放在了傅少钦床头柜上,转身回到门边要出去的时候,沈湘才才发现门打不开了。

    她咯噔一下。

    歪头研究门把手的暗锁在哪儿,却怎么也找不到。

    这扇门和普通的房门没有任何两样,门把手也没什么暗锁,可怎么就是打不开了呢?

    她使劲推,使劲拉,使劲往下按门把手,结果都是于事无补。

    到最后沈湘急出了一身汗依然打不开。

    她只好返回傅少钦的床头柜前,想要拉开抽屉看一下有没有钥匙或者门卡之类的东西,结果就在她拉开抽屉的同时,抽屉里突然射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直戳她的进来。

    “啊......”沈湘吓的大惊失色。

    危险的事情却没有发生,那把匕首只沾一下沈湘的身体便自动弹回去了。

    匕首插在墙壁上,上方还有一行字。

    沈湘仔细了才发现那上面写着:第一次只是让你虚惊一场,如果再敢动一下房间里的任何东西,你都会被乱刀砍死。

    沈湘吓出一身冷汗,站都站不稳了。惊魂未定间想要扶一把床,手差一点点摸到被子了,又吓的抽了回来。

    她什么也不敢碰,只缩在门边的墙角处。

    她想她一定完了。

    即便傅少钦房间里的暗器没有乱刀砍死她,傅少钦回来也一定不会放过她。

    就这么缩在墙角处双手抱膝,不知不觉间沈湘睡着了。

    深夜才回来的傅少钦,刚来到卧室门外便发觉有人动了他的门,傅少钦警觉猛然推开,便看到了蜷缩在角落里的女人。